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起疑心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寂静的郊区白茫茫一片,景物都银装素裹一般在黑夜中闪着晶亮的光芒,昏黄的灯光下车子不断地驶向亮着灯光的别墅,思言凝神细想,忽然嘴角轻扯一下,也可能是他想多了,他只是得不到妈咪找了一个相似的女人结了婚而已。

飞机在夜空中翱翔,飞向异国他乡,完了一天的孩子已经熟睡,丁晓看着昏暗的夜空,c市好像有牵绊她的东西,手覆上胸口,每当难受的时候她的心脏处总会传来似有似无的疼痛感,她曾经问过医生,医生说是之前她胸口做过手术留下的后遗症。

“又疼了?”欧阳辰抓住她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手。

“老毛病了,也就能受得了我这个动不动就生病的身体。”欧阳辰是个标准的好丈夫对孩子和她都好的没话说,体贴入微事事都想的很周到,可她倒觉得跟他是很要好的朋友而不是相恋很多年育有两个孩子的夫妻。

“是我不该带你回来的,本来还以为···等回去之后,待在家里过了冬天就会好多了。”

“其实我···我很想出去走走,整天关在家里我都觉得与世隔绝了。”

“等天气暖和一些,我带你们出去,去那个开满郁金香的美丽国度。”

提到郁金香丁晓脑中闪过紫色的郁金香,头微痛,秀眉皱了一下,闭上眼睛敛去痛苦。

“睡一会吧,睁开眼睛就到我们的家了。”

丁晓轻点下头,长长的羽睫微微颤抖,脑中又出现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影,大眼闪出一条小缝,看着正在眼中饱含深情看着他的欧阳辰,那个人会是他吗?

丁晓闭上眼睛,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迷糊间听到一句不甚清楚的对不起。

郊区别墅中,萧亦寒头上沾染几片雪花温暖的屋中雪花化作几滴晶莹水滴,“怎么今年这么匆忙?阿姨和雨彤还好吧。”

“她们很好,是我想回来多陪陪外公外婆了。”思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玩着游戏机,“雨彤阿姨好像很想你,一直问你什么时候去看她们呢?”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总拿我开涮。”萧亦寒坐他的身边,思言的脾性和少年时候的睿真的很像,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能将一个人彻底的改变。

“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下个人问题了。”

“再等等吧。”

“等到和我一起结婚,爹地抱孙子你抱儿子或者生个女儿给我当个现成的儿媳妇,我就能和你平起平坐了,呵呵···”思言笑的奸诈狡猾。

“臭小子美事想的可不少!睿,可得看好了,没准哪天真的给你抱个孙子回来,你就升级当爷爷了。”

“当个年轻的爷爷貌似也不错。”安天睿喝了咖啡,苦涩的味道滑过喉咙之后还有一丝甘甜。

萧亦寒嘴角抽了一下。

思言挑了下眉,“爹地那你能不能不要让王葵天天跟着我了,粘人的要死,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不喜欢就换安森吧。”王葵是他刚来c市遇到的一个交警,责任心很强,他将他收入旗下,专门负责接送三个孩子。

“不要,还是王葵吧。”思言慌忙摇头,安森叔叔经常神出鬼没的他的小心脏受不了,还有他那张常年不变的死人脸将他那些桃花运都吓跑了。

“睿,少喝点咖啡小心晚上睡不着。”

安天睿没有吭声,看着杯中晃动的咖啡色汁液出神,自从她离开后他就整日整夜的睡不着,除非真的累极了才能睡一会但也会被噩梦惊醒。

“欧阳辰竟然结婚了,孩子都有四五岁了,这件事瞒的挺结实的一点风声都没有漏出来,不过他也挺小心的这样的日子还带着”

“我们已经知道了刚才在商场还见到他和孩子了呢。”思言撇了下嘴,表示这个消息已经过时了。

“那你们也见到孩子的母亲了?”不可能,如果见到了,这两个人不可能那么平静的坐在这里。

“是不是和我妈咪长得有些像?”思言没有抬头,眼睛还盯着游戏机。

“你们真的见过了!”萧亦寒再次确认,“不过她也只是和慕林林长得很像而已,脾气性格好像差了很多,刚开始我都认错人。”

“你说什么!”咖啡翻落,溅了一地,杯子在地上滚动两下,安天睿慌忙弯身捡起,这是她用过的杯子,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管着。

“睿,你不要这么激动,她根本就不认识我,她还告诉我她叫丁晓。”萧亦寒瞪了眼思言都是他给他错误的信息以为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思言很无辜的耸耸肩,他也只是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做了一下猜测。

安天睿站起身抓起车钥匙就要往外走。

“睿你要去哪,她不是···再说就算你现在去也见不到她了,她已经跟欧阳辰一起离开了。”

“你忘了她的真名就叫丁晓吗。”安天睿生气的拎起他的衣领,萧亦寒一愣,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他都忘的差不多了。

“是我疏忽了,睿你先不要着急,我现在马上去查他们乘的是那个航班。”萧亦寒慌忙打着电话。

思言放下游戏机,剑眉微蹙,手微微握紧,想到欧阳辰急匆匆的带着孩子离开商场又慌忙的离开这里,这里面一定有事情。

给安森打了个电话,让他准备好飞机,安天睿脸色阴沉,隐藏在头发下浓眉紧皱,欧阳辰如果真的是你将她藏了起来的话,老子一定不要你好过。

“睿,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我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熟悉的感觉···”萧亦寒打了个电话,劝说已经掏出烟准备抽的安天睿。

“闭嘴,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两个长得完全想象的人。”就像当初的思言和宋天阳,不是父子也是有不可忽略的血缘关系。

萧亦寒刚想说什么手机就想了起来,知道飞机是飞往法国的。

“照顾好他们,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他们。”安天睿与思言拿着外套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