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赴法国

第4卷 赴法国

“不要太冲动。舒睍莼璩”萧亦寒知道现在说什么也阻止不了两父子,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

飞机上冷静下来的安天睿坐立不安,既希望快点到达又怕会失望而归,萧亦寒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是她为什么不会来找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孩子。

“爹地,现在想的太多也没用,等一切见到她自然而然就清楚了。”思言把玩着从不离身的游戏机,他有一种感觉他的妈咪就在法国等着他。

回到法国之后欧阳辰一直待在家中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是不是公司的事情很棘手,说出来我帮你分析一下啊。”

“没事,我能解决。”欧阳辰握住她的手,“晓晓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离开我好吗?”

“辰,你最近真的很奇怪,同一个问题已经问了两遍了,是不是真的瞒了我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说出来也可能会原谅你哦。”

丁晓明亮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的有些慌乱的桃花眼,记忆中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只不过写满的不羁和骚包还有满满的自信。

“晓晓假如,我是说假如,我真的瞒了你很多事情,你会不会原谅我。”

“我不是回答过你吗,你得看是什么事情。”丁晓抽出手,打了个哈欠,“我有些累了,先上去休息一会。”

回到卧室的丁晓脸上隐去笑容,辰的表现太过可疑,打开电脑,抿了下唇,五年前醒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欣喜到差点哭出来的辰。

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丁晓,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所有的记忆都是辰一点点告诉她的,拼接成支离破碎不完整的回忆,她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十指灵活的敲击着键盘,她脑中残留的关于解码计算机的步骤,她可以很轻易的侵入她想进入的系统,她曾经一度认为她就是传说中的职业黑客。

快速的找到人事那一页,快速的浏览着,找到乔治的联系方式,退了出去。

拨通号码,心跳不由加快,电话接通,她谎称是王芳蕊的朋友这个联系方式是王芳蕊给她的,乔治是个热情的人,告诉她王芳蕊的号码。

丁晓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连串数字不知道要不要按下去,也许拨通以后,也许她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鼓足勇气刚要按下去,敲门声响起,“晓晓你再跟谁说话?”

丁晓收起手机,打开门,“妈打电话问我们到家了没有。”她很少出去,整天窝在家里,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扯个谎都很难。

“你公司的事情不要紧吗?怎么还没出去?”

“噢,我正要和你说,晚上不要等我了,我可能要到很晚才回来。”欧阳辰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不要睡太长时间,记得起来吃完饭。”

“恩。”

欧阳辰走后,丁晓觉得和他这样相处很累,她很想和他好好的谈一谈,但是又怕他敷衍她。

车上,欧阳辰冷着一张脸,“查到他现在在哪了吗?”

“查到他乘着私人飞机已经离开c市具体的目的地还不清楚,应该是有什么急事,他平时是不轻易动用他的私人飞机的。”

“我知道了,盯好了如果他的降落地点是法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知道了,小老板。”

“这座公寓除了你知道还有谁知道?”

“除了张妈就是司机老李,其他的没有人知道。”

“恩,这几天你不要露面,躲得远远地,公司的事情交给乔治就行了。”

“小老板,跟了你那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吗,就算是有人拿刀子逼我,我也不会说的。”

“不要小看了他,听说他混过几年黑道,整人的手法不得不防。

“那小老板你要小心一点,我怕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这里是我的地盘,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通话结束,欧阳辰握紧手机,他决不能让她离开他的身边,他忍受不了失去她的痛苦。

丁晓拿出手机又放了回去,还是算了吧,她再给他一个机会,等着他亲口对她说出事情的真相。

两父子刚到法国消息就传了过来,欧阳辰在这里开了一家百货商场,效益还不错可是他居住的地方成谜,暂时还没有查到,安天睿不停地跺着步,他等不了很想马上搞清楚。

“爹地,坐下休息一会,我的偶像看起来早就做了准备,我看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是不会有任何进展的,还是慢慢跟他耗着吧。”思言心中也焦急,可是欧阳辰像个狐狸一样将行踪藏得太好,他们不可能直接到人家的公司问他要人吧,但越是这样就说明越有问题。

“偶像?不管他是什么如果真的是他藏起了你妈咪,老子非撕碎他不可。”

“爹地,你怎么那么粗鲁,真要是他干的,直接告诉书凡妈咪,还用的了我们吗。”书凡妈咪现在可是牛的很,都已经是中校了,要搞一个人不是再简单不过的吗。

“不行,这事男人之间的战争,我要自己解决。”欧阳辰抢的是他的女人让一个女人出面算什么。

“爹地,你就先不要操心这个了,整理下您的尊荣吧,你都不知道和我的偶像站在一起你都老了多少,我要是妈咪当然要挑一个精神又年轻的了。

“臭小子,你再给老子说一遍。”安天睿危险的眯着丹凤眼,儿子竟然说他老了他不过三十出头而已。

“你现在就是个糟老头,虽然很有范但肯定不是妈咪的菜。”思言笑的实在是欠扁的很,这样的爹地看起来才有些精神,“要不要我给你做参谋,好好的打扮一下。”

安天睿轻哼一声从上到下看了下穿的有些花哨的思言,“老子可不想和你一样穿的不伦不类的。”

“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就想这幅样子去见妈咪,没准她一心疼二话不说就扑倒你怀里跟我们回去了,告诉你别异想天开了,妈咪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了解的多,她肯定会说‘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搞成这样,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