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制造麻烦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制造麻烦

“臭小子老子三天不教训你,你又皮痒了。安天睿开始磨牙之后轻笑出声,该死的女人真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连过了三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安天睿耐心耗尽,实在等不下去了准备直接去找欧阳辰问个明白。

“爹地,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就去了,他要是一口咬定她不是妈咪,以他的财力想将一个人藏起来,我们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别想从茫茫人海中找到妈咪。”

“那你说怎么办。”安天睿瞪着坐在那里笑的格外不怀好意的儿子。

“我们可以给他制造一点小麻烦,让他伤下脑筋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安天睿不屑的轻哼一声“如果我要是他任由你们折腾去吧,反正老子有的是钱,这个公司垮了还有老子可以···”还没说完忽然打住。

“爹地你终于开窍了。”

“臭小子,你跟她说让她给老子好好地整一下钻石会所。”安天睿将手机扔给思言,那里是欧阳国际来钱最快最多的地方,也只有它最容易搞出事情。

“遵命,书凡妈咪出手可绝不会手软的。”思言笑的很贼,不过倏尔隐去笑意,“爹地,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两个孩子···”他们如果是欧阳辰与妈咪的孩子他不知道之后的事情怎样发展才是最理想的方向。

安天睿脸色微僵,想到他们的年龄,“你觉得妈咪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会爱上一个男人吗?”

“别人我说不准,可要是妈咪绝对不可能。”一个男人要打动妈咪很难,那么多年了他也只是见到一个男人走进了妈咪的心里,那就是爹地。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们说不定是你们的弟弟妹妹。”他还记得在她离开的前几天他们还发生了关系,时间也刚好吻合,但一切都是他的猜想。

“爹地你和妈咪什么时候···”思言笑的邪魅,爹地果然威武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扑倒妈咪绝对是杠杠的。

“打电话了,耽误老子的事情老子断了你的零花钱。”

“爹地,你的钱我都有好几年没动过了。”人家早就自己能挣钱,不再做啃老族了,虽然他爹地还风华正茂。

“我们爷俩好久都没练过了,现在正好也没事我们过两招怎么样?”完美的唇形漾起一个万分邪肆的笑容,臭小子你的软肋老子可是清楚的很。

“我打,我打还不行吗?”思言麻利的跳到沙发的另一侧,拨通电话,他连大姐都打不过更别说他了,在他的手下他只有挨打的份。

“臭小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情?”

“书凡妈咪您不是很忙吗,没事我哪敢打扰您呢。”

“说吧什么事请?”

“书凡妈咪这大过节的还在训练呢。”电话那边传来嘹亮的呐喊声。

“趁着大雪训练才有意思吗,臭小子要不要来试一下,思彤已经答应我等她十二岁就会到军营来陪我,你们一起过来好了。”

“还是算了吧,我不是那块料,而且我还得照顾外公和外婆。”

“胆小鬼,一点苦都吃不了,说吧什么事,我这边还忙着呢,再快一点。”书凡趁空吼了一嗓子。

“书凡妈咪,你带人清查一下钻石会所,爹地最近整天夜不归宿的,我都不知道他的魂被哪个狐狸精给勾走了,妈咪还没回来我可不能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便宜老爹给看丢了啊。”

安天睿嘴角抽搐两下,脸色黑的都能滴出墨来,恨得牙痒痒的,臭小子竟然敢污蔑他,这五年来他连出差都基本上带上她们,手指关节咯咯作响,看来今天两父子真得好好的练一下了。

“你说什么,安天睿竟然···”夏书凡停顿一下,“算了你爹也是男人,你体谅一下他。”都五年了也难为他了。

“书凡妈咪,如果是一夜两夜不回倒可以原谅毕竟每个男人都有生理需求,可是夜夜不归嘛我就有点气不过了,还有二姐天天闷闷不乐的,我怕她···”

思言不顾安天睿难看到不行的脸色继续不怕死的说着,二姐是书凡妈咪最担心也是最疼惜的,她见不得她受一丁点委屈,这个时候搬出她最有效。

“好了,我知道了,等训练完以后我跟白狼商量一下。”

“就知道书凡妈咪最好了,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一定去看你和朱雀阿姨。”

“就你嘴甜,我还得训练这些新兵蛋子,记得好好地安慰一下思语,听到没有。”

“遵命长官。”思言边打手机边向房门退去,惹恼了爹地那尊大神,准备逃之夭夭。

“ok,搞定了,手机还给你。”思言将手机人给安天睿刚要拉开房门,肩膀就已经被他扣住,“臭小子,说了老子那么多坏话就想走,你觉得可能吗?”

“爹地,我也是逼不得已嘛。”思言贴着门笑的很狗腿。

“是嘛,你怎么不说你在你里输了很多钱没钱还债被人家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现在鼻青脸肿的还躺在医院中呢,估计她立马就会带人平了钻石会所。”

“爹地,那样我的英明形象你就一下子毁了吗?”

“就你的形象值钱,老子的形象就一文不值了!”安天睿磨牙拎着思言的衣领,攥着拳头就要招呼过去。

“爹地虎毒不食子,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和我们家的幸福啊。”思言泪眼汪汪的看着愤怒的安天睿,忽闪两下眼睛,一副潸然欲下的样子。

“五年多都是这一招,就不能换个其他的。”铁拳眼看就要招呼到他白皙如玉的脸上,“爹地打人不打脸。”思言闭上眼睛用手覆上他最爱惜的脸上。

“臭小子,你赢了。”安天睿虽然生气除了在训练的时候打过他,平常的生活中还没有动过手,“等事情结束以后跟她解释一下,我安天睿说话算话,从没食过言,别等你妈咪回来的时候在她的面前乱嚼舌根,污蔑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