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她要弄清楚真相

第4卷 她要弄清楚真相

雪儿随风飘落,入目全是白色,今年的雪一直下了好几天,洁白的美景是记忆中所没有的的,两个孩子由张妈陪着在院中中欢乐的戏耍着,欢快的笑声不时的传入耳中,院中四个手牵着手的雪人分外惹眼。舒睍莼璩

辰从那天出去以后就没有回过这里,甚至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打过,她只是从司机口中知道辰因为公司的事情脱不开身。

这是五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丁晓隐隐的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浅色的宽松毛衣越发衬得她纤瘦,轻咳几声,她不禁想到古时弱不禁风,悲秋伤月的林黛玉。

手机忽然响起,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轻抿下略微泛白的樱唇,纤指轻滑,“请问你是?”

“我们在酒会上见过面。”

“你是总裁夫人,那天真是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如果给你造成困扰,我在这里给您道歉。”

王芳蕊很惊讶,乔治回家告诉她有个朋友找她,她不知道是谁,前几天有事忘记了,今天才想起来就打电话询问一下,没想到竟然是被她认错成慕律师的总裁夫人。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打听一下慕林林的事情?”沉思一下,问出一直想问的事情。

“应该是我认错人了,你们只是长得很像,再说那样大一场爆炸当时轮轮船上没有一个人生还,我想她也应该···”王芳蕊声音哽咽,没有慕林林就没有今天的她。

“我只是单纯想知道她的事情,她是在五年前消失在那场爆炸案中的而我的记忆恰好也是从五年前开始的,之前的事情我一点都记不得,你说她曾经帮助过你,我只想恳请你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她的事情。”

王芳蕊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她之前查了一下,欧阳辰确实曾经和慕林林相识,如果他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要一直瞒着她到现在。

“你确定你的记起是从五年前开始的?”王芳蕊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她还记得欧阳辰对她的警告,不许在她的面前提任何有关慕林林的问题,不然乔治的丰厚的工作待遇还有他的人身安全他可就不能保证了,一方面是她的恩人,一方面是她深爱的丈夫,心中人神交战。

“医生说我是由于体弱生了场大病高烧不止,伤到了脑子才导致失忆的,可是我很疑惑,高烧可以将人烧傻,为什么我却是脑子好好地,只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了。”

她觉得她的智商要比一般人高很多,过目不忘,精通电脑,还会很多她意想不到的的技能,比如那一次她们出门匆忙忘记带钥匙了,她竟然能用铁丝轻易的开开门,当时两个孩子还打趣说她有当神偷的潜质,还有她还会功夫,这些根本就不是一个一直体弱的人该会的。

“慕律师的父母住在c市还有三个孩子,之前我去看过她们,知道孩子的父亲是···”电话那边忽然没有了声音,丁晓连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挂断短话接连拨了两遍,电话传来忙音,第一感觉就是她出事了,拿起外套就要出门。

“夫人,安总说这些天天气不好让您尽量不要出门。”司机老李拦住刚走出客厅的丁晓。

“李叔,我只是到院子里叫孩子们进来,外面太冷,我怕他们冻坏了。”丁晓浅笑着看着有些紧张的李叔,“这几天路面很滑车子一定很难走吧。”这几天李叔和张妈一直都没有出去,一些生活必须品也是打电话让人家给送来的。

“这几天下雪安总怕出事也吩咐我少出去,夫人您身体不好还是回去吧,我去帮你叫少爷和小姐。”

“好,李叔。”丁晓叫住已经转身的老李,“你跟着安总多长时间了?”

“六年多了吧,那时候您和安总还没···”老李自觉失言慌忙打住,“夫人,我先去叫他们,免得感冒了。”

“恩。”丁晓敛去脸上的笑容,辰和他说两人是结婚两年以后才要的孩子,算起来他们结婚已经七年多了吧,欧阳辰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手机响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一条信息,“对不起,刚才忽然想起厨房中正在煲汤,我的手机快要没电了,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

丁晓眼光黯然一下,因为这条短信心中疑惑更盛,她下决心要弄清楚,不然她一辈子都要活在疑惑中,c市,她要再回去。

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她从未给他打过电话,五年来一次也不曾,不知是她心太冷还是忘了怎么去回应一个深爱她的男人。

电话接通,“晓晓是不是想我了才给我打电话,不过最近几天我都很忙没有办法回去,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辰,我想回一趟c市。”体贴关心的话语让她分外窝心,一度想放弃心中的想法。

“为什么?我们不是刚回来吗?还有你身体天又那么冷不适合旅途奔波,等一下吧,天气暖和一些再回去行吗?”欧阳辰拿着电话的手一紧,桃花眼中冷意骇人,她已经不再相信他了。

“辰,你是不是真的瞒了我很多事情?如果真有你就告诉我。”这是她给他的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还说我最近有些反常,我看是你最近神经过敏了吧,最近我真的很忙,等忙过了这阵,我就带你们出去旅游散散心好不好?”

丁晓拿着电话许久都没有说话,“要不这样吧,我现在把手上的工作先放一下回去陪陪你,省的你胡思乱想。”

“不用了,你忙吧,公司的事情比较重要,还有路面滑。”说了声再见挂断电话,他好像很怕她回c市,王芳蕊说慕林林有三个孩子,那他们现在还好吗?还有孩子的父亲和她的父母老年丧女他们是否承受不住那种锥心之痛而两鬓斑白呢?

如果一起生活在一起五年的人给她编织一个天大的谎言,不知道将来她要怎样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