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命运的安排

第4卷 命运的安排

夜深,外面一片白色隐射好像白昼一样,丁晓简单收拾一下,叫醒身边两个还在睡梦中的孩子,两个孩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妈咪你怎么还没睡?”浓重的鼻音,欧阳川寻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宝贝听妈咪跟你们说,我们跟爹地做个游戏好不好?”

“好,只是这么晚了,我们要玩什么呢?”两个孩子一听来了精神,刚想高呼一声被丁晓制止。

“爹地做了一件事让妈咪很不高兴,我要带你们离家出走,如果爹地能在三天之内找到我们,妈咪就考虑原谅他好不好?”

“好,爹地已经好几天没回家报道了,是不是他做了对不起妈咪的事情了!”欧阳川寻杀气腾腾,爹地如果敢红杏出墙她一定不会原谅他。

“不是因为这个,你个小丫头的脑袋里就成天想着这些不靠谱的东西,好了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待会出门的时候记得小声一点不要惊动张妈,听到没?”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夜里都不太容易入眠,一点点声音都会把她吵醒。

“知道了妈咪,保证一会一点声音都不出,走路比猫还要轻。”

三人商量好后,两个孩子快速的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出了家门。

外面白雪皑皑,寒风带着雪花扑面而来,好冷!

“妈咪,没有车我们要怎么去机场啊?难道说要靠两条腿?”欧阳川寻缩着小脑袋,没有交通工具就算是走到天亮也见不到机场的影子吧。

“你们说妈咪会不会开车?”丁晓看了下双手,这些年她很少出门,就算是出门也是李叔开车,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开车。

“妈咪,还是回去吧。”两个孩子齐齐摇头,这样的路面他们可不敢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开玩笑。

“不行你们站在避风处,妈咪回去取车。”脑中闪过开车的过程,她应该以前会开车。

“妈咪,你真来啊,路面这么滑···”欧阳川咂舌,他对妈咪的驾驶技术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少废话,不许出声乖乖的在这里等妈咪回来,妈咪会保证我们会安全的到达机场。”

丁晓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翻找出车库的钥匙,李叔晚上住在后院,她很快从车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开出一辆车,娴熟的驾驶技术让自己都惊了一把,原来她还是个全才。

“妈咪,你真的会开车啊。”两个孩子见到平稳驶到他们面车的车子崇拜的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丁晓。

“快点上来,妈咪可不想逃跑未遂就被你们爹地发现了。”

许久未开车的丁晓集中精神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妈咪,下这么大的雪机场会不会已经封了?”欧阳寻想到他们离开后会急疯的爹地有些不忍心。

“别乌鸦嘴了,妈咪已经订好了飞机票,服务员没有告诉妈咪会停飞啊,要不妈咪再打电话确认一下吧。”刚刚拿出手机,车子忽然熄火了,“妈咪怎么了?”

“不知道啊。”丁晓再一次启动了一下,刚刚打开就熄火了,“妈咪你看前面。”车子的前盖正在冒着浓浓的黑烟,丁晓慌忙的带着孩子下车,她专门挑了一辆不太起眼的车子,没想到这辆经常不开的车竟然疏于保养光荣的罢工了。

“先把它放在这里吧,我们还是先去那里过一夜等天亮了再找拖车公司来拖车吧。”还好老天还是对她不错让车子停在酒店的不远处。

开好房间丁晓带着孩子上了楼,刚出电梯。

“大哥哥好巧啊,你们怎么也来法国了?”裹得只剩下两只眼睛的欧阳川寻慌忙拿掉围巾和口罩露出胖乎乎的小脸。

丁晓看着眼前震惊的看着她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寻寻你认识···”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紧紧地拥在怀中,“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丁晓用力的挣扎两下,可她的力气对他来说就是蚍蜉,一点作用都没有。

“女人,是你吗?”磁性带着颤抖的声音敲击着她的心灵。

“妈咪···”思言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布满泪水,他的妈咪真的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她是我们的妈咪,还有你放开妈咪。”欧阳川男子汉一样对着沉浸在失而复得欣喜中的安天睿说道。

一声妈咪让丁晓放弃挣扎,慌忙转头看向思言,“你在叫我吗?”这双眼睛很像她记忆中的那双,熟悉又陌生。

“妈咪,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思言啊。”思言英眉紧蹙,她明明是他的妈咪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呢。

安天睿也发现她语气中的陌生,双手扣在她的肩上,“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快点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女人,你竟然敢忘了老子是谁,老子现在就帮你回忆一下老子是谁。”说完扛起睁着杏眼怒瞪他的女人向房间走去,“放我下来,你这个野蛮奇怪的大叔!川川寻寻去找你爹地帮忙。

”两个孩子急忙欲跟上去,被思言拦下,“大人们的事情小孩子最好不要偷看哦,现在你们由哥哥照顾你们。”

“你才不是哥哥呢,你们是坏人,快点放了我们的妈咪。”

“刚才不是叫的很甜的吗,还有她也是我的妈咪。”

三个孩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愿让步。

丁晓不停地踢蹬着修长的腿,“大叔!你竟然给我叫大叔!还有竟然还想找别的男人来救你!看老子不好好的教训你。”边说边在她不算丰满的俏殿上拍了两下,正在挣扎的女人忽然停下动作,这一幕她好像经历过一样,头好疼。

“女人你怎么了。”安天睿察觉到她不对劲,停下脚步,慌忙放下她,看到双手抱不断摇着的头,紧闭着眼睛,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贝齿紧咬着下唇,一脸痛苦的表情。

“女人到底怎么了,醒一醒,不要吓我。”安天睿打横抱起她,慌忙的跑向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