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碰面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我们早婚早育不行吗!”安天睿说的有些心虚,失忆后的女人好像可爱多了。

“不是我们是你们。”丁晓及时更正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心中的天平已经倾斜,她会的这些技能如果是一个军人的话完全可以解释的通,没想到她以前竟然是个特种兵,想着想着几天没有休息好的她竟然伴着淡淡的烟草味进入了梦乡。

安天睿宠溺的看着倚在沙发上睡着的丁晓,女人瘦了好多,刚想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一下子想到了她闻不得烟味阔步走进卧室,卧室中三个孩子还在继续大眼瞪小眼见安天睿进来三个孩子眨巴两下酸涩的眼睛,“思言,拿床被子给你妈咪盖上。”

“好。”思言飞快的拿起被子放轻脚步来到丁晓身边,他还没有好好地近距离看一下她呢。

“丁晓是我们的妈咪!”两个孩子气呼呼的瞪着眼前身材高大威严的男人。

“都瞪了那么长时间了累不累。”安天睿蹲下身子看着两个胖乎乎的孩子,“没人跟你们抢妈咪,你们都是她的孩子。”

“他是你的孩子,妈咪只有我们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捍卫自己的所有权。

“我要说你们也是我的孩子呢?”

“不可能,我们的爹地叫欧阳辰,才不是你这个对妈咪大呼小叫还动粗的野蛮人呢。”他们的爹地从不舍得对妈咪这样,生怕惹恼了妈咪。

“呵呵···”安天睿不怒反笑,这两个孩子很可爱,他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他的孩子,而且他很想知道轮船爆炸的时候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c市,节日的欢庆还没有过去,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人们寻找乐子的脚步,钻石会所停车场车子爆满,五彩的灯光映射在光滑的地面上绚丽纷呈,动感的音乐声让路过的行人也忍不住扭动两下。

“队长时间差不多了,抓现行刚刚好,不过队长你要一块进去吗?”

“哼,男人的身体我见过多了去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身边的队员纷纷恶寒,队长你强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在我这里没有男女之间,只讲实力,好了,进去搜,整的动静越大越好,最好让这里歇上一阵子。”

“是,队长。”一群如天降的特种兵拿着冲锋枪闯进了玩的正High的一群人一下子停了下来,就连一向很敬业的舞女也停下了动作。

“都蹲下。”会所保安纷纷跑了过来。“停下,抱着头蹲下。”书凡向几人前面开了一枪,保安看了下向这边走来的经理,站在那里踌躇不前。

“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们会所一直都守法经营,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每一次的检查都会接到上面的提前通知。

“搜,z军区特种部队,我们接到举报你们这里有人贩毒,你是这里的经理吧,先上那里蹲着,从现在开始不准打电话也不准接电话,直到行动结束,听到没有。”

“你们有搜查令吗?”

“你们不知道特种部队的紧急情况可以做特殊处理吗?”经理刚想张嘴,“你他妈的哪那么多废话,到那里给老娘乖乖的蹲着,北极狼看一下,我到上面看一下。”

按理说楼下搞出那么大的动静,以安天睿的警惕性早该下来了,难道是真的沉醉在女人的怀抱不舍离开了。

酒店的人都不由望向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女人,浑身凌厉狂妄的霸气是在场的男人都无法比拟的。

“如果搜不出你们所说的毒品,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话刚落一发子弹打在他的脚边,“地板还挺好的,说明没有偷工减料。”书凡莞尔一笑,要她的解释下辈子吧。

经理看着脚边的弹痕喉结不断地滚动着,这是哪里来的混世女魔王!

楼上寻欢作乐的人都被书凡带来的人给揪出来站成两排,有的衣不蔽体骂骂咧咧的被她凌厉带着杀气的目光扫过立马噤声。

来回看了两遍并没有她要找的人,“所有房间都查过了。”

“队长,查过了,所有的人都在这里。”

书凡忽然嘴角一勾,思言这个臭小子,她怎么忘了他一向古灵精怪的,如果安天睿真的在这里的话,他绝不会纵容事态发展到要找她解决的地步,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把这些人交给警察,收队。”估计经过这一会的折腾,钻石会所又得经过很长时间才能调整过来。

书凡让他们先回去,她独自去了郊区别墅,天微亮穆天翔夫妇已经起来了,见到书凡站在铁门前很是惊讶,“书凡来了,快点进屋暖和一会。”见到她穆天翔一下子就想到了夜莺,如果她穿上军装也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思言呢,不会又赖床,没有起来吧。”书凡来到厅中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思语和思彤。

“他和爹地说是有事去了法国连个招呼都没跟我们打。”思语用手语告诉书凡,书凡摩挲一下下巴,“这么说你们的爹地也没有夜不归宿的记录喽。”

“没有啊,爹地天天很准时回家的。”

“你们想不想去法国去玩啊。”书凡笑的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竟然敢骗老娘,等老娘把你揪回来带上军营好好的磨练你几个月。

两个孩子看着笑的有点瘆人的书凡妈咪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

“书凡妈咪是爹地他们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觉得好长时间没见到思言了,有点想他了,快点上去收拾一下东西,书凡妈咪带你们去找他们。”

两个人有古怪,林林不在她要看好他们。

法国,“安天睿你们在法国干什么,不许骗我,不然老娘手中的枪可不认识你。”

“钻石会所的事情办好了吗?”

“别给老娘提那件事,看起来是你们父子俩联合起来耍老娘来着,说你们现在在哪,老娘带着思语思彤两个丫头在法国的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