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店门前齐聚首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酒店门前齐聚首

电话那头一夜未眠的安天睿沉默着,她火爆的脾气虽然已经好多了,可是如果要是知道女人五年来一直被欧阳辰藏在法国,不知道她一激动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现在女人根本就记不得他们,她怕她会站在欧阳辰的那边。舒睍莼璩

“告诉你安天睿老娘今天心情极度不好,如果你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老娘就将你的两个女儿全部带到军营,以后你想见一面都难!”常年的军营生活使她的第六感很是敏感,她隐隐觉得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然他不会口风这么紧。

“你先到巴黎酒店来吧。”安天睿报上房间号。

回到厅中,躺在沙发上丁晓睡得很不安稳,秀眉紧皱,细密的汗珠打湿额前的秀发,微白的樱唇不对的颤抖着。

“醒醒,女人醒醒···”安天睿捧起她巴掌大的小脸,尖细的下巴一点肉都没有,疼惜的叫了她几声,沉浸在噩梦中的女人紧闭着眼睛,怎么也醒不过来。

安天睿心急的拍了两下她苍白的脸蛋,“女人,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醒醒···”急切的声音惊醒陪着两个孩子一起睡觉的思言。

“爹地,妈咪怎么了?”思言慌忙跑了过去,慌乱的叫了几声妈咪。

陷在噩梦中不可自拔的丁晓听到已经退去稚嫩换上成熟的嗓音,这和她梦中听到声音好像,缓慢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焦急的两张面孔,擦了下头上的细汗,“最近老做噩梦,我的两个孩子呢,我想我还是带他们回家比较好一些。”以她孱弱的身体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确实不太安全。

“女人,你不是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吗,现在回去是什么意思!”安天睿脸色一冷,周围空气的温度骤降,她是在告诉他她相信欧阳辰不相信他。

“我现在没有力气和你吵架,我只想回家。”又做了那个火光冲天的噩梦,像经历了一次生死一样,身体有些虚脱。

“家,那里不是你的家,你的家在c市,那里有你的父母还有z市,你的亲生父母还等着你回去和他们想人呢!”

提到父母丁晓的她又开始疼,用力的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浑身疼的**,感觉要死了一样,“女人,你不要想了,是我的错,不该心急,你不要吓我。”安天睿双手覆在她的哆嗦的手上,不断的说着对不起。

“爹地,还是带妈咪去医院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对,去医院。”安天睿慌忙的抱起颤抖个不停的丁晓。

“不用了,医生是不会说实话的。”缓过一口气的丁晓虚弱的出声制止,她以前偷偷的去过两次医院,医生跟她说的都是大同小异,今天仔细想来应该是辰事先打过招呼了吧。

“回国,我现在就带你回国,思言带上弟弟妹妹。”

刚进门的书凡就见到安天睿怀中抱着一个女人,“安天睿,不要告诉老娘,你们父子俩来法国就是来找女人的!”

“没时间跟你解释,带上孩子现在马上跟我回国。”思彤和思语见爹地只关心怀里的女人,连一个关心的眼神都没有给她们眼中闪过手上,思语生气的撅起小嘴。

慌忙拉起两个和衣而睡的孩子的思言见到三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们误会了。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快点跟上啊,不然爹地说不定会扔下我们。”思言将欧阳川寻推到书凡怀中,“这个小家伙就麻烦你了。”说完就慌忙的拉着还没睡醒的欧阳川跟上已经消失在电梯中的背影。

三人不知道两父子搞什么鬼,书凡抱起不断揉搓眼睛圆滚滚的欧阳川寻快步跟了上去。

刚到酒店门前就见到安天睿正在和欧阳辰怒目相视,安天睿黑着一张脸,浑身散发这冷冽的气势,危险的丹凤眼中闪着嗜血光芒。

欧阳辰也不甘示弱气势上不输分毫,漂亮的桃花眼满是哀伤的看着安天睿怀里的丁晓,丁晓挣扎着站在地上,“辰你···”

“晓晓跟我回家。”

“辰我只想找到我以前失去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会去面对,我不想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

“这些年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还是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

“你对我的好我都铭记在心,我说了我只是想找回记忆···”

安天睿爱怜的看着身边纤瘦的身影,抿唇不语。

“你现在先什么都不要说,你就是丁晓,告诉我你是跟我回去还是跟他走。”欧阳辰一脸受伤,握紧拳头看着已经脸色惨白的丁晓,站在寒风中的她,身心都好冷,如果她真的是慕林林两边都有她的孩子还有深爱她的人,无论哪一边她都无法割舍,“辰,你不要逼我。”

书凡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林林···”

“妈咪···”三人慌忙跑熟悉的身影,欧阳川寻和欧阳川两人早已跑到欧阳辰身边。

“妈咪真的是你吗?”思彤泪眼汪汪的看着真实站在她面前的妈咪,这样的场景她幻想过很多次。

思语不停的比划着,红润的樱唇不断的一张一合,她多么想亲口对妈咪说一声对不起,当初如果不是她的任性,也就没有之后的事情,妈咪也不会离开她们那么长时间。

“林林,你怎么不说话?”书凡发现她眼中的陌生,方觉得不对劲。

“她不是慕林林,她是我的妻子丁晓!”

“真他妈的睁眼说瞎话,怎么钻石会所的烂摊子还不够你忙的,还想要老娘让它永远歇业。”书凡怒瞪着欧阳辰,现在她才明白思言的用意。

“钻石会所是你带人去的!”刚才老头打电话让他立马回国他还以为老头又想设计他回国另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才没有放在心上。

“是老娘干的又怎样!你到底对林林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不认识我们。”

丁晓拉住怒气冲冲欲教训欧阳辰的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