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放手

第4卷 放手

“林林你不要拦着我。书凡推搡一下,本就身体虚弱的丁晓一下子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倒在地上,安天睿慌忙的将她抱在怀中。

“林林···”几个孩子也跑了过去,“你是个坏人,骂我们的爹地,还欺负妈咪。”

书凡愣怔的看着面前两个胖乎乎的孩子,担心的看了一眼安天睿,事情好像复杂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欧阳辰我要带女人回国。”她羸弱的身体必须要好好的检查一下他才会安心。

“如果要是我不同意呢,晓晓过来,我和我们的孩子都在等着你呢。”

“你们的孩子?欧阳辰你拿什么证明他们是你的孩子!”

“就凭他们叫了我四年多的爹地!”欧阳辰微眯着眼睛,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哼,如果不是你将他们霸占那么多年,他们应该叫我爹地才对,你让我们骨肉分离这么多年你说这笔账应该怎么算!”

如一道闪电劈在她的身上,如被定住一般,丁晓脑中混乱一片,他刚才说她的孩子是···她再也听不到他们再说些什么,脑中闪过一个个零碎的画面,遥远模糊的记忆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脑海。

“安天睿你在胡说什么,他们是我的孩子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有没有关系也不是你说的算的。”察觉到怀里女人不断颤抖的身体,“女人···”打横抱起痛苦的不断滴着冷汗的丁晓,“今天无论你说什么我必须带走她还有他们!”

阴鸷的丹凤眼中杀气尽显,安森带着人来到酒店门前,“安总一切都准备好了,这里交给我。”

“还有我。”书凡冷笑着看着欧阳辰和他身后的那些人,手握上腰间的手枪。

寒风凛冽的街头,一群人剑拔弩张,很像黑帮的火拼,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

“你们在孩子能不能不要这样。”痛苦捂住头颅的丁晓无力的声音中带着愤怒和一丝冷意。

“女人你好些了吗?”

“放我下来。”软绵无力的声音却让人无法拒绝,丁晓迈着虚浮的脚步走向欧阳辰,安天睿抬了下手又垂下。

“不想让我跟他走也可以···”

“晓晓你说的是真的吗?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只要你不离开我的身边。”欧阳辰激动的抓住她的手,眼中是满满的惊喜。

“妈咪···”思言三个孩子泪眼婆娑的看着看着丁晓,妈咪真的不要他们了吗?

安天睿冰冷的心不规律的跳着,他的女人真的会弃他而去吗?不!他不相信她的女人会那么绝情,会舍下她的孩子!

“你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慕林林,还有他们···”是谁的孩子,看到两个孩子晶亮带着疑惑的眼睛她咽下了后面的话。

“晓晓···”欧阳辰握住她消瘦的双肩,他不能说。

“好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丁晓拿掉肩上的胳膊,逼退眼中的泪水,原来五年来她一直活在别人的谎言中,“我要带孩子回一趟c市。”

拉过两个依稀明白了什么的孩子,走向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她的三个孩子,心微痛,这么多年她一直不知道有她们的存在,两个孩子转过脸看着站在原地的欧阳辰,“爹地···”

“你还会回来吗?”明知道知道真相的她会恨死自己,明知道这个问题很幼稚,他还是问出了口。

“谢谢你照顾了我那么多年,我现在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风撩起她的秀发,迈出的每一步都那样的艰难,还没有走到孩子们的面前,她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一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医院中,病房外安天睿刚想点燃一根烟忽然想到答应过她以后不抽烟,直接将口袋中的烟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完美的弧线证明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承诺。

“说说当年在轮船上发生的事情吧。”

欧阳辰一直倚在墙上看着紧关的病房门,安森已经将孩子们带走。

“说吧,我也很想知道。”当时这些事情发生在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他是怎样将林林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的。

“没什么好说的。”

“没有什么好说的,告诉你老娘想知道的事情无论你怎么瞒老娘都会想办法给掀出来。”欧阳国际偌大的公司肯定有黑色交易,她搞不垮它她就不是八哥。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安天睿低着头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

“是你救了她。”也只能是这个才能解释的通,他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在离开他以后而心怀愧疚吧。

“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吗,现在你已经是个胜利着,五年了她依然还是没有爱上我,他们应该是你的孩子,我和她没有···”

“不是应该是肯定,还有经历了那么多我还能遇到她,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计较的。”

“告诉她我走了,虽然骗了她可我从没有后悔过,她脑部受过重伤,不能受刺激,还有她身体不好。”无奈的轻笑一声,“总之,好好对她,不然我会回来抢回她的。”他还是不忍心看她痛苦,决定先放开手,这些年他虽然很快乐满足,可总是不踏实,今天吐出实话,他觉得一身轻松。

他决定带着于她的回忆到处走走,放松一下,能让她陪在身边五年他已经很知足了。

“让他走吧,我绝不会给你任何把她从我身边夺走的机会。”他对着落寞哀伤的背影许下誓言。

“这样让他走未免也太便宜他了。”书凡双手环胸,没有好好的教训他,她心中一直都窝着火。

安天睿没有吭声他很爱她,如果是他他绝不会做到先放手,至于当年的事情是怎样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他现在关心的只是病房中还没有醒来的女人,还有那两个对他极度排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