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结局篇

结局篇

“这件事情还是安天睿亲口跟你说比较好。”

书凡讪笑两声,“林林不管之前你们之间有过什么不愉快,为了孩子你还是好好地考虑一下他,你离开的这五年他一直悉心的照顾叔叔阿姨,孩子还有他还带着孩子经常去见你的亲生父母,他是不错的好丈夫人选,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觉得你比我想的要透彻得多。”

“你回部队了?”熟悉的作训服见证了她们年轻时的美好与痛苦。

“外面的生活不适合我,我还是比较习惯军营洒脱的生活。”

“真的放下了吗?”她记得当时她和夏书询两人之间情愫很耐人寻味。

“他来军营找过我几次,可我没见,我了解爸妈接受我做女儿是一回事,挑儿媳妇的标准是不可能接受我这样的出身身份,所以没有结果的事情还是不要开始的好。”书凡脸上的闪过落寞,一辈子待在军营也不赖。

“你试过怎么知道呢,我认识的书凡可不是这样胆小的人。”

“上战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一回事,我相信时间一久,他就会忘记我开始他的新生活。”

“你的事情自己决定,只是以后不要后悔才好。”

“不要说我的事了,欧阳辰已经走了,他···”这个人对错存在很大争议,“他在我这里就是个坏人,因为他自私的将你藏起来了五年,让我们每个人都痛苦的渡过那段失去你的黑暗日子。”

“每个人心中的评判标准都不一样,我已经为以后做好了打算。”

“好吧,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书凡拍了下她的肩膀,“不过思彤要来军营陪我你可不能反对哦。”

“只要她高兴就成。”

孩子们回来后只看到安天睿不停的向里面张望着,“爹地,妈咪把你关门外了?”

“臭小子,又在胡说,你妈咪和夏书凡在谈事情,让我在外面等一会。”

“咦,哥哥我们的爹地呢?”欧阳川寻灵动的双眼四处看了一下。

“他有事先走了,以后你们···”跟着我们生活可好?看着两个孩子失落的眼神,咽回要说的话,以后时间还很长,他有大把的时间让他们接受他,不急于这一时。

“进去吧,你们的妈咪在等着你们。”看着五个可爱的孩子安天睿冰冷的心柔化成一池春水,他们都是他和女人的孩子,心中嘚瑟一下他的种子就是强大,两次肌肤之亲竟然全中。

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十几年前的一夜一直到今天原来老天早已替他们做好了安排。

听到孩子们的声音,丁晓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门,“是妈咪不好没有认出你们。”冰凉的指间拂过思语红扑扑的小脸,思语无声的张了两下嘴扑到她的怀中,思彤与思言也抱住她,这是他们的妈咪,真实的妈咪,而不是照片中只有没有温度的妈咪。

欧阳川寻两个孩子撅着嘴满脸不高兴的站在旁边,“妈咪你是她们的妈咪,那我们呢?”

“你们也是妈咪的孩子啊,她们是你们的哥哥姐姐以后我们是要生活在一起的。”

“那爹地呢?”欧阳川寻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要她帅到无敌温柔迷人的老爸,不要外面那个冷酷的糟老头啦!

要是外面的安天睿知道女儿的想法肯定会暴跳起来,他怎么会是糟老头了,他才三十出头好不好而且他五年前还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只是这些年疏于打理个人造型罢了!

“爹地做错事情妈咪很生气,所以我想带你们离开一段时间。”房间的门再一次关上,安天睿抬脚想踹下门,想想后又放了下来。

夜晚医院中静悄一片,孩子们已经熟睡,丁晓站在窗前,外面是化不开的浓雾模糊了视线,看着孩子恬静的睡颜她很想她的两对父母。

安天睿一直坐在病房外,他起身好几次想推开门两人好好的谈一谈可是每一次都敲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怕打扰到孩子们休息,他只要住手。

一声清脆的开锁声音响起,安天睿慌忙抬起头,“女人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声音中满是欣喜。

“总不能躲一辈子吧,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清冷的声音,平静的表情,好像两人如陌生人一般,他的样子变了好多像个历尽沧桑一般,心忍不住一疼。依旧如以前一样一身黑色的他更加精瘦,这才应该是她脑中的那个身影吧。

“女人你真的爱上了欧阳辰?”他很很受伤,日思夜想了五年,相见却是如此疏远,“就算你爱上了他,老子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回到他的身边,老子的儿子必须生活在老子身边!”

“安天睿能不能不要那么霸道,你的孩子?安天睿老娘还没有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呢,你竟然对我吼!”

“他们就是老子的孩子,这一点错不了,当年在z军区跟你上床的是老子,这下你明白了吧!”

“骗鬼呢,就算你们是孪生兄弟,看你们的长相根本就不会是同卵双生···”

“老子出过车祸整过容,还有什么问题吗,要不要把我和孩子的亲自鉴定报告拿给你看一下。”

“吼什么吼,当年强完老娘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老娘还没找你算账呢!”

“事情都过了十几年,孩子都那么大了,你跟老子翻这些旧账有意思吗!”

“你说是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了,在老娘没有承认之前,他们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说完欲甩门进房间。

“女人···”安天睿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将她拉进他坚实宽阔的怀抱,“不要再闹了好不好,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不好吗?”

“我的家人中暂时没有你的位置,当年我就说过要是让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一定会赏给他一发子弹再将他扔进监狱,没那样对你你就知足吧。”她好像开始贪恋他怀抱中的温暖,不想离开。

“女人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好想···”将头埋进她的秀发中,一股清香充斥鼻尖,热血澎湃,“女人,我好想要你。”

怀中的丁晓倏地睁开眼,丫的,刚见面就想着这事,真是个十足的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我身体不好想上床找别人!”

丁晓笑的邪肆,这五年来她身体一直很弱,再加上詹姆曾经说过尽量减少夫妻生活,她有点排斥和欧阳辰有肢体上的接触,所以他们之间一次也不曾有,从这件事上看欧阳辰要比他要强上许多。

“女人你是在暗示我你和他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还是说虽然你不记得以前还是潜意识的对我念念不忘。”安天睿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心情大好。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放开我。”

“不放,女人乖乖的让我抱一会。”这是他刚见到她时就像做的事情。

“我又不是你养的阿猫阿狗的凭什么听你的。”他还是如两人刚认识时一样的霸道。

“凭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安天睿唇边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女人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的疼惜你,给你想要的生活。”双手按在她羸弱的肩上低下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心爱的女人。

“有你这样求婚的吗?”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差点就融在他宠溺的目光中不可自拔。

“你等着,我马上回来。”安天睿像个活力四射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倒退着看着站在病房前浅笑盈盈的女人,忽然向她抛了一个媚眼还不够又给了一个飞吻,丁晓一瞬间惊悚,原来他冷酷的外表下还有一颗无厘头的心。

来到楼梯口快速离开。

丁晓低下头深深地吐纳一口气傻瓜这个时候还有店铺开门吗?

“走了?”书凡身后跟着几个一身军装的人。

“恩,准备好了吗?”

“你真的就这样带着孩子一声不吭的走了,估计他真的会疯掉的。”

“就这样嫁给他也太便宜他了。”她也要给欧阳辰时间忘记她。

“呵呵,随便你吧,只是不要把他惹急了,到时候把你强制的帮进礼堂我可是当做没看见啊。”

“呵呵,我不相信你能见死不救,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鸟儿了,我们先去美国,别忘了叫白狼把我的父母都带到那里啊。”

“我办事你放心。”

一架军用飞机迎着雪花飞向远方。

废了一大番功夫才花高价买齐鲜花和戒指的安天睿高兴地嗅了下浓郁的花香来到病房外,整理下衣服,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应,唇向上扬起,他的女人不会是害羞了吧,忽然瞥见地上掉了一个蝴蝶小发卡,捡起仔细看了一下,这是思语的东西,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一脚踹开门,空空如也的房间中哪还有人的影子,手中鲜花掉落,女人你竟然敢骗我!

掏出电话,安森的手机一直无人应,自嘲一笑,她既然敢走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女人不管你逃到哪里老子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你找出来!

一年以后,c市机场一个男人喷火的眼睛望着一架刚刚起飞的飞机怒火中烧,无论他是守株待兔还是搞突然袭击,总是会晚一步,一年来总是差那么一小会,她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到了,真是郁闷的不行,下一次,下一次他一定会抓住这个不乖的女人好好教训一顿,直到天空中的飞机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他才不舍转身,瞬间脸上表情凝固,倏尔闪过狂喜,大步走向不远处笑的灿烂的一群人。

一年多来她带着孩子们去了很多地方,孩子们也打了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学习生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们都很想念他。

欧阳川寻兄妹两人一年多也隐约懂得很多,已经不再像刚开始一样排斥安天睿。

带走近巧笑倩兮的女人,安天睿冷下脸二话不说就将她抗在肩上,“女人,婚暂时不结,我们先洞房怎么样?思彤带上弟弟妹妹跟上。”看着她红润的小脸和一年以来的逃跑记录来看身体恢复的应该不错,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地把她压在身下直到她讨饶为止,已慰他六年多没有头一次开荤。

“安天睿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被抗在肩上的女人很不舒服的踢打两下,“快放我下来不然我找机会还要带孩子们离开。”

“女人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的,因为我会二十四小时随时守在你的身边。”可是当婚礼没有接到新郎的某人脸都绿了,机场的人纷纷看向他们阵容壮观的一家人。

一个月以后c市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安阳国际的总裁要迎娶六年前声噪一时律师界的金牌律师慕林林,报纸杂志上纷纷报道,关于五个孩子是谁孩子的问题也是众说纷纭两人的事情被传成很多版本,最后安天睿在报纸上竟然大方的登出两张盖有c市最权威医院的亲子鉴定报告,这一骇人举动着实让丁晓汗颜,他真怕全世界不知道似的。

安天睿还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子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你们是老子的女人和孩子,让觊觎你的人给老子滚远点,弄得丁晓心中直翻白眼。

婚礼当天现场布置得如幻似梦,红白蓝三色的玫瑰花瓣洒满整个会场,还沾染着晶莹的水滴的百合花于紫色郁金香整齐的摆放在两边,巨大的婚纱照记录了一家人的愉快的荷兰旅行,周琦穆天翔夫妇还有高致夫妇都满面喜庆的招呼着客人,今天的伴郎和伴娘是萧亦寒和廖雨彤,郎才女貌的两人站在一起很是般配。

在化妆间没有接到新娘的安天睿脸色阴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夏书凡,你说该死的女人去哪了!”不听话的女人竟然敢在婚礼当天逃跑,真是气死他了!

“她只说了一声可恶的男人之后就跑出去了,我追出去之后就没影了。”书凡耸耸肩化妆的时候还好好地,之后林林就有些难受的跑向洗手间,在之后就咬牙切齿的低咒一声就跑出去了。

听她一说该死的女人应该也跑不远,安天睿慌忙跑了出去,四处张望一下,瞥见常青树后面飘出的一抹白色,沉着一张脸走了过去,“女人,结婚的日子你也不能让老子省一下心!”

丁晓揉碎手中的树叶,愤怒的瞪着他,自从回来之后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每天都压榨她,搞得她每天都腰酸背痛的,提不起精神,而且她还在刚刚发现···

“安天睿告诉你这个婚老娘不结了,老娘要带孩子离家出走!”

“女人你再给老子再说一遍!”

“不结就是不结!”说完转身就跑,她不要再生孩子了,五个孩子已经都要关心不过来了,在来一个,不对谁知道这胎是一个两个还是三个呀,望天欲哭无泪老天谁来救救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足球队吗?篮球队已经够她受的了。

“女人你给老子去哪,给老子说清楚原因。”

“原因就是老娘不想跟你结婚!”丁晓提起婚纱大步向前跑出,脚上的高跟鞋不太适合奔跑,不小心绊到脚,下意识的捂住肚子,安天睿急忙拉住已经贴向地面的女人。

“好了,闹也闹过了,该把婚结了吧。”

“安天睿,我不想生孩子怎么办?”她能感受到平坦的肚子中又有生命正在发芽。

“不想生就不要生了,五个孩子应经够多的了,我也不想在要孩子,我很想和你过二人世界呢,你不会就因为这件事情跟我闹别扭的吧。”安天睿无语,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再生孩子的问题。

“关键不是想生不想生的问题,他已经在我的肚子里了,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呜呜,现在怎么办,我不想再生孩子了可是我又舍不得拿掉他,你说到底要怎么办···”这是她的孩子,作为一个母亲她狠不下心不要她们。

安天睿愣怔的看着她平坦的腹部,手不由覆了上去,“你说这里真的有我们的孩子,我们又有孩子了。”他的孩子他都没有参与他们幼时的成长过程,是他的一大遗憾。

“呵呵,我们又有孩子了,女人再为我生一次孩子吧。”安天睿高兴地抱着她转起了圈圈,双喜临门,看来他们的家庭队伍又要增加了。

刚才还说不想要孩子呢,一转眼就高兴成这样,反差也太大了吧,“女人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让我亲自照顾他。”打横抱起美丽的新娘向婚车走去,丁晓一瞬间明白他的想法,纤手捂住肚子,但愿这里只有一个孩子。

一段插曲过后,浪漫而美好的婚礼正常举行,一对新人在无数人的见证下许下相知相守一辈子的誓言,互换戒指,丁晓环顾下人群没有他的身影,看来他还是没有放下她。

在一群年轻人的起哄声中,丁晓看着手中的捧花,鸟儿雀儿书凡还有欧阳辰我希望你们都能幸福,闭上眼睛将花扔向后方。

待她转身一个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单手接住鲜花,“莺儿,新婚快乐!”

“鸟儿···”丁晓和书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姐妹抱在一起。

“大喜的日子不要哭了,白狼想给你们一个惊喜。”话刚落几架飞机撒下无数花瓣,放下几条鲜艳写满祝福语的字幅,机舱的门打开探出几个头,“夜莺,结婚都不请我们喝喜酒太不够意思了吧,不过这次还真没空,呵呵,走了。”

蜂鸟拿着捧花望向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莺儿,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丁晓望向蜂鸟所指的地方,“欧阳辰···”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