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9章 峰顶苦修

第九章 峰顶苦修

晨露丝丝,倾洒在峰顶之上,夜色即将退去,朝阳的霞光已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暗淡的弯月已经渐渐地向着西方逐渐落下。

一阵清风带着丝丝的凉意从峰顶吹过,峰顶之上的花草随着清风轻轻的摆动,花草之上的露珠在晨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粒粒珍珠。

此时的龙无绝站在峰顶之上,看着曰月交替同现天空的景象,随后转动身形,又把四周的景色也尽收眼底。龙无绝闭上双眼,平展双臂,把心神完全的沉浸在这美景之中,又好像要把这美景尽数的拥抱。

许久后,龙无绝才从这种状态中退了出来,随后、便向着东北角看了过去,那里、一棵粗如井口,高达数十丈的参天巨树矗立在那里,而那树身之上还有着数道不同的光芒闪现,向上看去,茂密的树叶遮掩间,有着不同颜色的果实隐隐出现,而且在那果实的表面也同样有着光芒流转。

咕噜噜,腹中传来一阵声响,这时龙无绝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吃过任何的食物。他看向那巨树之上的颗颗果实,口水都情不至尽的流了出来。

龙无绝走到那棵巨树的前面,仰头看向树顶之上那些果实,他伸出双手,可是比量一下后就把双手收了回来。随后左手抱胸,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摸索着下巴,皱着眉、自语道:我该如何才能上去呢?

龙无绝围着这棵巨树就开始来回的打转,可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又过了好半天后,龙无绝猛然间抬起头来,随后左手一番,火云枪就出现在了龙无绝的手里,随后就见龙无绝身形一个提纵、跳到半空,紧接着就把火云枪对着那巨树就飞射了过去,随后砰的一声,长枪的枪头直接刺进了巨树的树身之内。

龙无绝落地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个提纵,双手抓住悬在半空的枪身,双臂一用力,到了枪身之上,随后身体向下一压,借助着枪身的弹姓一下就把他弹到了大树的顶端,龙无绝看好时机双手同时抓住了一根如手臂粗细的树枝,双臂又一用力终于翻了上去。

龙无绝坐在树枝之上,在他的身前就有一棵紫色的果实,而且那果实的上面还有着流光闪现,龙无绝一把便将那果实给摘了下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果实吞进了肚中。

果实进肚,一股疾饿感猛然攀爬而上,随后龙无绝便向着树上的其他果实扫荡了过去,一顿扫荡过后,手里还剩下了一棵黑色的果实,再把那黑色的果实吃进肚中之后,龙无绝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种满足感显现在了脸上。

突然,一股强大的真元在体内猛然升腾,真元流转,就见龙无绝的身体迅速的膨胀了起来,随后身体之上皮肉炸开,鲜血犹如喷泉一股狂喷而出。

龙无绝一声惨叫,随后由树上直接掉落了下来。

砰!

龙无绝掉落在地,硬是把地面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洞,随后就见那坑洞之中一股霸道的真元之气,升腾而起。紧接着“轰”的一声,人形的坑洞竟被炸成了一个巨型大坑,就见一个浑身是血的龙无绝盘坐在了那大坑之中,随后就听见,龙无绝的体内一阵轰鸣响起。

此时龙无绝竟然运转起了《祖龙诀》把那所有在体内的真元尽数的利用起来,进而去打通身上的所有经脉。

就这样十天的时间悄然而过,龙无绝依然盘坐在那大坑之中,而身上的轰鸣声还是没有停止。

十五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可就在第五十天到来的时候,龙无绝竟然猛然的睁开了双眼,一股狂喜攀爬上了脸庞,随后龙无绝双手一拍地面,直接跃出了大坑,仰天大笑道:我终于把经脉全都打通了!我终于把经脉全都打通了!!哈哈哈哈。

大笑之声响彻了整个山脉。

好半天后,龙无绝终于停止了狂笑,双手握拳,而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拳,就见一团紫色的真元之气从双拳之上升腾,随后一路直上,最终包裹住了龙无绝的全身,随后龙无绝对着地面轰然砸下。

轰!

一拳砸下,灰尘四起,大地都为之颤动了一下,而等到灰尘散去,一个两米深的圆形大坑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龙无绝收回拳头,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兴奋之色流露,可就在这时,一股恶臭的味道钻进了龙无绝的鼻中,使得他猛然间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可是吐了半天也没有吐出任何的东西,这时龙无绝才反映了过来,自己的身上已经被血伽和经脉之中的杂质给包裹住了,所以才会发出那种恶臭的味道。

龙无绝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水源,想了一会后,就见龙无绝双拳紧握,一丝丝的真元在体表出现,随后一声大喝:真元猛然爆发,竟把身上的血伽和杂质尽数的炸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甚至连身上的衣裤都没有留下,一丝不挂的站在峰顶之上。

龙无绝尴尬的站在峰顶,随后自语道:多亏这里没有别人,要不然可就糗大了。他也没有想想,他才一个九岁的小孩就算是光着身子上街,又能怎样呢?

随后龙无绝又在峰顶之上修炼了三天的时间,经脉打通真元的吸收也是加快了数倍,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真元之气,向着龙无绝的体内疯狂灌进,随后顺着那一千一百九十条的经脉,最终进入到了龙无绝的“元海”之中,紧接着就见“元海”里的真元之气越来越多,到的最后“砰”的一声“元海”爆裂,随后一个比先前大了数倍的“元海”在体内形成。

龙无绝的心神从体内退了出来,随后全身颤抖的说道:没想到我竟然进入到了真元境中期!

龙无绝走到了“破天峰”的边缘,向着自己家的方向望去,自语的说道:不知家里现在怎样了。

次曰的清晨,龙无绝从巨树之上拔下了火云枪,随后走到了破天峰的边缘处,收起火云枪后,竟把狼牙刀取了出来,随后对着山体猛然一插,就见那狼牙刀的刀身直接没入到了地面之中,双手握住刀柄,慢慢的向着山下滑去。

山体之上火花崩溅,龙无绝借助着,山体的阻力和狼牙刀的锋利两个时辰后终于又从新回到了密林之中。

可就在到达密林地面的同时,数道喊杀声从远处传进了龙无绝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