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173章 凤凰驻地

第一百七十三章凤凰驻地

湛蓝的天空之上,白云遍布,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在灵海之上,反射出耀眼的各色光芒。把这片海域衬托得,十分炫丽。

嗖嗖,六道身影从海面之上飞过,带起一阵风声,向着凤凰驻地的方向飞掠而去。而这六道身影,就是刚刚解决了彭家三兄弟的龙无绝等六人。

天色即将临近中午,太阳已经快要升到天空的正中,就在这时,一片极为宽广的陆地,便出现在了,龙无绝等六人的视线之中。

而就在这极为宽广的陆地的边缘处,一块散发着九色的石碑屹立在此,上面九色光芒闪动间,凤凰驻地四个大字,闪闪呈现。

龙无绝六人,在火凤的带领下,落下地面,向着凤凰驻地之内行去。

龙无绝便见到,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城楼之上,数十名身穿金色铠甲的侍卫,在城楼之上来回的走动。

穿过城门,熙熙囔囔的人群,络绎不绝,叫买叫卖之声,绝不比孔雀驻地逊色。

在火凤的带领下,穿过主街,向着里面走去,一座座高耸的建筑,逐一排列,一直延伸到这条街道的尽头。龙无绝向着这些建筑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写到“药鼎卖场”“武技卖场”“药材卖场”等等的字号,再往里走,龙无绝便被一座豪华的门厅给吸引住了,就见那门庭之上,金光闪闪的写着“驻地拍卖场”五个大字。

火凤见到龙无绝在拍卖场的门前停下了脚步,笑着来到龙无绝的身旁,说道:“这是我们自己族内的拍卖场,如果你有兴趣,再过两天正好又一批新货要在这里拍卖,到时。我带你来好吗”?

龙无绝回过头一笑,道:“哦,到时再说吧”其实,龙无绝只是对这个拍卖场好奇而已,要说是非想到里面去排买些什么,他倒是没那个兴致。

走过这条街道,向右又走了几百米后,一座金碧辉煌,墙壁之上雕刻着九凤朝天的宏伟府门便出现在了龙无绝的视线之中,而就在这府门的前方。两名身穿凤翅铠甲的护卫,犹如门神一般,站立在府门的两侧。

两名护卫见到火凤的到来,全都单膝跪地,恭敬万分的说道:“见过小姐”。

“起来吧”火凤说完。等着两名护卫站起身后,带着龙无绝等人。便走了进去。

一到府内。龙无绝就感觉到,一股及其精纯的火之真元迎面而来,龙无绝这才定睛向着四周望去,随后,龙无绝惊讶的看到,这院落之中。到处都是散发着不同光芒的聚元石所搭建而成的各种小型建筑。

但是这里,龙无绝没有感应到,其他八大真元的波动。不由好奇的向着火凤问道:“凤儿,这里怎么都是火之真元。为何没有其他的真元波动呢”?

火凤一边引领龙无绝等人,一边说道:“我们凤凰一族,都是以火之真元为主,,所以才有了,凤凰涅磐浴火重生的说法”。

龙无绝点了点头,而就在火凤说完之后,龙无绝等人已经被火凤带进了一座大厅之内,龙无绝向着大厅的上方看去,斗大的“议事厅”三个大字,落入进龙无绝的眼中。

等龙无绝收回视线,火凤说道:“无绝,这议事厅的布局,与孔雀驻地前堂的布局是一样的,所以你也不能在我这里过于的拘谨哦”。

说完,火凤有找了一名侍女去请长老,然后六人便坐在议事厅的座椅之上,等待着凤凰驻地长老们的到来。

大约五分钟后,两男一女三名中年男女,便从议事厅的后门走了出来,龙无绝等人见到三名长老的到来,分分从椅上站立而起,对着那三名长老躬身说道:“见过三位长老”。

三位长老之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袍、长相及其英俊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对着龙无绝笑着说道:“你就是龙无绝吧!我是这凤凰驻地的大长老,我叫白展,是白凤楠与白凤轩的父亲”。

龙无绝一听,随即想到那个被自己在混沌空间,暴揍而且还把人家头发给斩断的白凤楠,心里“咯噔”一下,顿时不好意识的说道:“大长老,晚辈在这向您赔礼了,至于白兄之事,还请您见谅”。

白展笑着说道:“无妨,我家二子生性顽劣,有你教训一回后,他可是老实多了,说回来,我还要感谢你才对呀。好了”随后看向身后的另两名长老说道:“也别愣着了,咱们都坐下,好好聊聊吧”。

白展的话音落下,二长老与三长老,也都来到了龙无绝等人的面前,这时也没什么长幼之分了,全都坐在宾客椅上闲聊了起来。

天色在几人的闲聊中过的飞快,太阳也已经逐渐偏西,这时,就听到外面有人,高声大喝道:“龙无绝,你给我出来,今天我要报哪断发之仇”。

喝声穿进了厅内,白展无奈的一笑,而龙无绝更是惨笑一声道:“看来,凤楠兄,对我还是一直耿耿于怀呀”。

火凤笑道:“白凤楠,在我们驻地,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可是被你把头发斩断之后,就一直不出府门了,在家里日夜苦练,就是在等与你见面的一天呢”!

龙无绝长叹了一声。这时白凤楠已经从外面,来到了厅内,见到自己的父亲,正在陪龙无绝聊天,气的白凤楠,大吼道:“龙无绝,我白凤楠,要向你挑战,你给我出来”。

龙无绝站起身来,对着白凤楠拱手道:“白兄,那日在混沌空间之事,还请原谅,我龙无绝,在这给你赔礼了”。

“少来这套,我告诉你龙无绝,今天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白凤楠歇斯里底的喊道。

白展站起身来,说道:“楠儿,不得无礼,无绝乃是凤儿请回来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这般无利“。

白凤楠气的暴跳如雷道:“我不管,今天我非要与他见个高下,好泻我心头只恨”。

火凤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要斥责白凤楠,可是却被龙无绝一把给拦回到了椅子旁,随后说道:“既然白兄非要与我比斗,那好,那我们就来好好比一场,但是,你若要是输了,以后我们在见面、你可不许在提报仇之事,你看如何”?

白凤楠喘着粗气,目光死死的盯着龙无绝,脸上的狰狞显露出他这时的心情,就听白凤楠狠狠的说道:“好,那你若要输了,就让我把你的头发也剃下来,你可愿意”?

“行”龙无绝很随意的说道。

“走”白凤楠狠狠的撂下一个字,便向着议事厅的外面走去。

龙无绝看了看白展,随后看到白展点头,龙无绝才从厅内走到了白凤楠的对面。

白凤楠看到龙无绝以来到他的面前,随后一声暴喝,磅礴的白色火之真元猛然升腾而起,然后一步跨出,瞬间便出现在了龙无绝的身前,右手之上火之真元猛然暴涨,随后化作一头火焰凤头,对着龙无绝的前胸便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