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200章 戏弄

第二百章 戏弄

两个人,四目相对,同时两人在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了惊讶与不可思议。

两人之间的对峙,变成了一场相遇的前奏,彼此之间的气场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女子把手缓缓的放下,看向龙无绝的表情,也有些不太自然,随后主动的伸出她那美丽纤细的右手,道:“我们和解吧”不冷不淡的口气,使得龙无绝有种想笑的冲动,可是人家女方都伸手表示和好,那龙无绝也不能太过不近人情,所以,他也伸出手来,与那美丽彷如无骨的纤细小手,便握在了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龙无绝在握住那女子小手的同时,问道。

“寒如月”女子回答道。可是她的回答,竟不带一丝表情,这让的龙无绝觉得,这寒如月,可真是人如其名。

龙无绝想要收回手,可是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没有收回来,不由奇怪的看向了一直握着寒如月小手的手掌,却发现此时他的右手,已经被寒如月,不知何时,用冻气把自己的手,与她的手冻到了一起,而且还失去了知觉。

“你这是什么意思”龙无绝觉得好笑间,问向寒如月道。

“我没有那么好的修养,正如你所说的,我就是这个脾气,虽然先前是我不对,但是、你侮辱了我的老师,所以我要你想我道歉,要不然,你自己想办法把手从我的冰锁之中取出去吧”寒如月认真的说道。

“你真的想好了要这么做吗?”龙无绝没有做任何想要把手退出的动作,反而问向寒如月道。

寒如月的眼睛一闭一睁,然后点了点头。

可就在寒如月点完头之后的一瞬间,龙无绝做了一个让满屋人都为惊讶的事情,就见龙无绝,右手一扬。没有丝毫准备的寒如月。被龙无绝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得她的身体猛然间,做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身体从龙无绝抬起的右手下穿过,随后寒如月发现到,自己竟然被龙无绝搂在了怀里,而且那种姿态还是相当暧昧的一种。

寒如月被龙无绝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后就像从龙无绝的怀中挣脱出去,可是不管她如何的挣脱,都是无济于事。随后她突然想到自己与龙无绝冻在一起的右手。连忙吹动真元,想要把那冰锁解开,可是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在她解开冰锁之时,一层比她的冻气还要强上无数倍的冻气。瞬间将两人的手,又冻在了一起。

“你!”寒如月没有想到。龙无绝会这样。更没有想到,龙无绝竟然也是冰之真元,还把她的手,又再次冻在一起,气急之下,寒如月也只能发出一声惊讶之声。

龙无绝没有理会寒如月。自顾自的的想着自己的队伍走去,借助着自己的力气,比寒如月的大,把寒如月不费力气的便带动了修罗众人的面前。

冰宗的那位老者。满脸呆滞的看着龙无绝把寒如月,就这样带走,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此时正在向此处观望的弘扬那里。

弘扬与那老者的目光碰到一起,弘扬摇了摇头,看出了那老者的意思,随即走到龙无绝的身旁道:“无绝呀,放了月儿吧,毕竟他可是你的老师为你定下的女人,你要是让她在这丢了脸,这以后,你怎么去见她的老师呀”。

龙无绝听出了弘扬话中的意思,随即笑了一笑道:“我没有让她跟着我呀,是她自己非要铐住我的,我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龙无绝的话被寒如月听得真切,随即寒如月的脸色,犹如是秋天熟透的苹果一般,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了,然后满脸红霞的仰脸看向龙无绝,可是就在她做出这动作之后,刚要对龙无绝说话之时,龙无绝却抢在她的前面说道:“干什么,这么多的人,就想要亲我,等会,等进屋之后,你爱怎么亲就怎么亲,总之在这不行”。

哗,一片笑声,在这客栈之内瞬间响彻。

寒如月都要哭了,眼带丝丝怨气的看着龙无绝,语带颤音的说道:“你到底还想怎样”。

龙无绝的脸,慢慢的想着寒如月那美丽的脸蛋贴了过去,然后在她的嘴边用那只有寒如月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样才是女孩应有的样子,别生气,我是在教你如何的做一个美丽的女人”。

寒如月,眼睛瞪得大大的,仰着身,看着紧紧贴在她身上的龙无绝,此时她的脑海里,演绎着无数种,杀死眼前这男人的片段,可是眼前,她又是无能为力,随即寒如月,说道:“现在,你可以把我放开了吧”?

龙无绝慢慢的站起身体,同时寒如月的身体也慢慢的站直了起来。随后寒如月满脸羞红的,看向龙无绝,摆了摆那还一直被冻在一起的双手,道:“解开吧”。

“解开可以”龙无绝看着寒如月说道。

“你还想干什么”寒如月看着龙无绝没有要解开冰锁的意思,怒斥道。

龙无绝一皱眉,随即说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学乖呀,难道还要让我教你一次吗?”龙无绝表情瞬间严肃的道。

寒如月一跺脚,心道:“算了,现在跟他斗,吃亏的是我,我就顺着他一次,等到以后见面,不、等到在盛会的比武中遇到他,我一定要给他难堪”想到这,寒如月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脸上带上一丝笑意的说道:“我知道我错了,你赶快把这冰锁打开吧”说话间寒如月带出了一个小女人耍娇的声音,使得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为之掉了一地眼睛。因为在场的,谁都知道这冰宗的寒如月,那是一个极度的冰美人,对谁她都从来没有笑过一下,对谁她都没有服软过,可是今天在这里,他却被一个刚刚进入圣府不久的人,给制的是服服帖帖,而且还露出了让无数男人都为之倾倒的笑容以及妩媚之音。这时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好!”就这一声,把这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龙无绝与寒如月,都弄的一愣,随后当在场所有人都反映过来后,这客栈之中瞬间爆发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赞叹之声。

“好”声音如海浪一般,传进了两人的耳中,寒如月瞬间呆滞,红唇微开,眼带惊呆之意看向屋内的所有人,然后脸色猛地一红,随后抬头看向比她高出一头的龙无绝,眼里的泪水瞬间流下,哽咽的说道:“你还打不打算,放了我”。

龙无绝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个举动,对照成这么大的影响,随后连忙解开了束缚住寒如月的冰锁,然后寒如月面带羞红的走回到了那老者的身边,一下坐在了座位之上,随即眼含怒意的看向龙无绝随后恶狠狠的说道:“龙无绝,你给我记住,今日的羞辱,我日后一定会找回来”说完,双臂抱头,趴在了她身旁的桌面之上。

龙无绝耸了耸肩,随后看向了弘扬副阁主,而此时的弘扬则是面带苦笑的看向了那老者。然后几步走到了那老者的近前道:“薛老,今日之事,还望薛兄不要见怪才是,无绝没有恶意,这您也是看到了,所以等这次盛会结束之后,还望薛兄,在宗主面前,澄清一下才是”。

那被弘扬称之为薛老的老者,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苦笑道:“我尽力而为,但是我想,无绝少阁主今天的举动,可能会让宗主有些不适应,所以我还是提醒一下少阁主,最好心里有些准备才好”。

弘扬听完,无奈的看向一旁的龙无绝,随后对着那薛老说道:“嗨,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咱们俩,等着喝喜酒就是了,好了薛兄,带着人,与我们一同到进屋吧”。

薛老看了看弘扬所带着的这些人,然后想了一会到:“还是不了,我们就在这,修炼一宿,就行了”。可是薛老的话刚说完,弘扬便用着只有薛老才能听到声音说道:“你还想让月儿,在这些人的目光注视下带着,好了与我们一同上楼吧”

薛老看向寒如月,然后一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打扰了”可是就在这时寒如月猛然站起,就要向外走。

薛老一惊,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瞬移一般,突然的在寒如月的身前出现,而寒如月一个没注意,一下撞进了那人的怀里,随后寒如月一个激灵,看向被撞之人,然后看到此人是龙无绝时,寒如月大喝道:“滚开”。

龙无绝皱着眉看向几乎快要暴走的寒如月,没有任何要躲开的意识,而此时的寒如月也是感觉到了龙无绝的意图,然后双眼猛地看向龙无绝,可是当看到龙无绝那带着一种霸道的眼神之后,寒如月就好像感觉自己做了某种亏心事了一般,气势一落千丈,然后龙无绝没有任何的言语,一把我住了寒如月的小手,就想着楼上走去。

而寒如月也不知怎么了,就这样顺从着,跟在龙无绝的身后向着楼上走去,而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之后,屋里瞬间安静。

薛老与弘扬看到龙无绝一直大寒如月带劲屋里之后,薛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无需在担心了”语罢薛老带着剩下的三人便于弘扬一同向着楼上的客房走去。

ps:强烈要求月票啦,名次太往后了,我太不甘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