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219章 悬空台

第二百一十九章悬空台

晨阳的光辉,带着阵阵的暖意倾洒而下,照在这片远古的山脉之中,而这时的山脉之中,人影绰绰,犹如密密麻麻的蝗虫一般,以极快的速度,飞快的向着,这山脉的中心地段飞去。

而这时,山脉的中心之处,一座悬空高台,悬浮于天空之中,而在那高台之下,又分别在四个方向,也有着四座悬浮的高台悬浮于此,而那四处的悬台,则是这些前来参加这次盛会的角逐之地,而那最高的悬台,就是从那四处悬台,最终获胜之人决战的擂台,而这五座悬浮的高台,就被统称为“悬空台”。

此时这悬空台之下,成千上万的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都以到达了这最后决战的地点,剩下还没有到来的,也是正在急速的向着这里急赶而来,而龙无绝等八人,也在赶往这里的途中。

悬空台,远古时期为了选拔优秀的年轻一辈之人,建立而成,数万年过去了,在经过第一次天地大战之后,就被人皇挪至到了这远古悬空山之上,而此时便再次成为了这天元大陆,年轻一辈,选拔的场所。

悬空台的布局,是按照五大圣兽的格局而建,四个方向,分别是以四圣兽的名字,来命名,东为青龙台,西为白虎台,南为朱雀台,北为玄武台,而那中心处,最高的高台,则叫做麒麟台。

悬空台一但开放,便以中心的麒麟台为主台,然后向着四座圣兽台,洒下四道犹如天梯一般的通道,通道一但接通,下面的四座高台,也会同时。向着地面,洒下四道阶梯般的通道入口,到那时,才是真正开启悬空台的时候。

而此时的悬空台,在众人的眼前,并没有洒下通道,由此可见,最后的较量,还要等到那通道出现后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所有人都是目光灼热的盯着那四座悬空台,个个都摩拳擦掌。显得是既有要大干一场的意思。

可就在众人都在等着那悬空开开放通道之时,有东北方向,四个身着黑色长袍之人,犹如四道流星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也赶到了这里,随后。一名长相及其阴柔的女子。眼光向着那所有人都飘了一眼后,语气之中,带出一丝不屑道:“都是一些垃圾,我看今年,我们暗黑宗,是稳拿第一了”。

“秀儿。不得无礼,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你可千万不要太轻敌了”一个长相及其貌美。的女子走到了那叫秀儿的身前说道。

“大姐,你看看他们,实力最强的,也才到圣灵境初期,就这样的人,也配来这里参加此次的盛会!我看哪,圣府之中,已经没有一个宗派,可以与我们暗黑宗来一较高下了”那秀儿,不但没有听那女子的劝阻之言,反而声音犹如加了扩音器一般,声声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可就在那叫秀儿的女子刚刚说完之际,天空之上,又有数道的破风之声临近,片刻后,人影落下地面,然后从容的来到了众人的队伍之中。

而就在那几人走进人群之后,又有着四人也是相继的到来,而那四人,身穿着,四种不同颜色的长袍,可是他们的长袍之上,有一点是与别人所不同的,那就是他们所穿的长袍之上,有着各色的光芒在那长袍之上闪烁,随后就听那名叫秀儿的女子不屑的说道:“没想到,圣府之中,一直垫底的光明宗也来人了,难道就不怕在这里丢人?”秀儿的那直率的语言,没有一丝的遗漏,全都传进了她身旁之人的耳中。

同样,她的话语,也是被那光明宗的四人听进了耳中,随后你、就见那四人齐齐的来到了秀儿的身旁,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怒气,随后一名身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子,对着旁边与那秀儿说话的女子拱手说道:“云娇姑娘,我等刚刚才到,并没有得罪你们之处,你的妹妹是不是,有些太不像话了一些”。

云娇听到出那男子的语气之中,带着这一些怒气,随即看了看此时的云秀,然后又再次吧目光看向了那男子后,脸上连着一丝歉意的说道:“白岩少宗主,实在是对不起,我的妹妹平常被宗主溺爱惯了,所以,言辞之间,有得罪之处,还望白岩少宗主,可以海涵”。

而那名叫白岩之人,看了一眼云秀之后,随即对着云娇说道:“云娇、你的妹妹在暗黑宗,可以说是一支独秀,小小年纪便可以突破至圣灵境中期,我白某人确实有所不如,可是今天等到那悬空台开启之后,我倒要领教一番,令妹的实力”。

云娇听到白岩一语道破云秀的真是实力,心中一种不安猛然升腾而起,然后,眼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看向白岩,因为他知道,要想看破对方的实力,除非要有比之那人还要高的境界,而这白岩一语说破云秀的境界,这说明,这白岩,已经突破了圣灵境中期,进入到了后期甚至巅峰的境界。

而就在云娇心中想着这番念头之时,突然,悬空台之上,光芒大放,随即,四道如天梯一般的阶梯,由最高的那座麒麟台之上,向着四大悬台之上不断延伸而下,而等到四大阶梯,落到四大悬空台上之后,有分别由四大悬空台,又分别分出四条阶梯向着地面,延伸而下,而就在那,十六道虚空阶梯,成型之后,所有的台下之人,竟然犹如蝗虫一般,疯狂的向着那四大悬空台,便冲了进去。

一时之间,人流如海洋一般一同涌进了悬空台,同时,圣府之中,年青一代,真正的较量,也在此时,先开了帷幕。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向着那悬空台之上冲去之时,却有着八人竟然没有如那些人一般,而是用着一种看好戏的目光,看向此时那悬空台之上,正在进行较量的人群。

而这时,暗黑宗,也终于动了,云秀展动身形,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带起一道黑色的光尾,冲进了那悬空台的阶梯通道。

同时云娇尾随而至,可就在云娇身形刚刚出现在那云秀的身旁之时,一道白光,也是如影随形的来到了云秀的近前,然后挡在了云秀的身前,随即用着一种淡淡的语气对着云秀说道:“别走了,你们到此,此次的盛会也就算是到头了,接下来,就让我送你们最后一程吧”说完,那白岩,一声暴喝,随即真元之气犹如,涛涛江水一般,一浪一浪向着四周荡漾而开,随即一股庞大的威压从白岩的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尽把云秀与云娇尽数笼罩。

ps:新年临近,好多的事情还要去做,可能一直到初三四都无法接触电脑了,我也要赢新年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