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222章 战兽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战兽

吞天牢笼,从天而降,把白岩等十一人全都镇压在了那牢笼之中,而这次龙无绝所施展的吞天牢笼,与以前他所施展的完全不同。

以前他所施展的吞天牢笼,是以绳索的形态出现,而当九灵至尊把另外的一半传给了龙无绝之后,完整的吞天牢笼,竟然是以一种黑色的牢笼的形态,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牢笼成四方形态,黑色光柱,密集的排列而开,而且在哪一根根排列整齐的黑色光柱之上,一股及其强大的吸力,迸发而出,将那白岩等十一人牢牢地吸在了那光柱之上,随后黑色的光柱,光芒瞬间大放,随后一股股的魔煞之气从白岩十一人的体内,蜂拥向着那光柱之中灌注而进,最后,魔煞之气,通过那些光柱,便一同向着那牢笼的上方聚集而去,因为在那最上方,一个巨大的吞噬漩涡,正在急速的运转着。不多时,除了光明宗的四人,剩余的七人,全都被那牢笼,吸尽了魔气,化为了这远古悬空山的尘埃。而白岩四人则是晕死在了那牢笼之中。一刻钟之后,龙无绝收回了吞天牢笼,然后走到了白岩四人的身旁,随后在众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魂之眼瞬间启动,一瞬间,便把白岩四人的的真元,完全的封印了起来。等到封印结束,龙无绝站起身来,随后命人把他们四人送下悬空台,禁锢在一处妥当之处,好、等到此次盛会结束之后,再将他们送出空间治罪。一切稳妥,龙无绝便把视线,看向了那最高之处的麒麟悬空台之上,因为那里,已经有了一些人冲了上去,真元动荡间,时不时的,都会传来一些人的惨叫之声。可就在,龙无绝抬头向上观看之际,由那南北两处的悬空台之上,两股不下于魔天的魔煞之气,又再次升腾而起,随后以一种势如破竹之势,强行杀向了麒麟悬空台。然而也就在那两股魔煞之气,升腾的同时,在西侧的悬空台之上,一股强大的真元之气,也随之升起,那股气势,在龙无绝的感应中,已经完全的超出了圣灵境巅峰的范围。三股庞大的气息,带领着各自一方之人,向着最上方的悬空台冲去,随后龙无绝的嘴角之上一丝弧度缓缓浮现,随后龙无绝转会身,对着自己这一方的众人笑着说道:“众位,决战在即,而此次的决战,可能会相当的凄惨,大家做好心里的准备了吗?”龙无绝的话音落下,所有台上之人,几乎同时齐声应道:“诛尽暗魔,保我天元”!洪亮的呐喊之声,响彻而起,好似晴天霹雳一般,震得悬空台之上,一阵剧颤。“好!”龙无绝兴致高亢的看着身旁的众多强者,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随后龙无绝一挥袍袖直指麒麟悬空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冲!”。随着龙无绝的一声落下,众多的强者,猛然间真元暴起,犹如黄河之水,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向着最上方的悬空台,便奔流而去。霎那间,麒麟悬空台之上,是杀声阵阵,轰鸣震天,真元之气与魔煞之气的对碰,掀起了无尽的恐怖波动,瞬间惨叫之声也是在悬空台之上,连片响起,刺人耳膜。而就在这种的激战中,一名身着金色铠甲,手持一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金枪之人,正在与两名实力都在圣灵境巅峰的暗魔,战斗着。龙无绝,看到此人之后,体内的斩天金灵,不自主的颤动了起来,随即一股金芒也从龙无绝的体内暴涌而出,斩天金灵,瞬间出现在了龙无绝的手中,然后龙无绝手持金灵,真元暴动间,身形一跃,也加入到了那三人的战圈之中。原本三人的大战,就以那名手持金枪之人,占据上风,而此时龙无绝的加入,更让的那两名暗魔苦无招架之力。可就在这时,麒麟悬空台之上,魔煞之气突然。随着龙无绝的一声落下,众多的强者,猛然间真元暴起,犹如黄河之水,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向着最上方的悬空台,便奔流而去。霎那间,麒麟悬空台之上,是杀声阵阵,轰鸣震天,真元之气与魔煞之气的对碰,掀起了无尽的恐怖波动,瞬间惨叫之声也是在悬空台之上,连片响起,刺人耳膜。而就在这种的激战中,一名身着金色铠甲,手持一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金枪之人,正在与两名实力都在圣灵境巅峰的暗魔,战斗着。龙无绝,看到此人之后,体内的斩天金灵,不自主的颤动了起来,随即一股金芒也从龙无绝的体内暴涌而出,斩天金灵,瞬间出现在了龙无绝的手中,然后龙无绝手持金灵,真元暴动间,身形一跃,也加入到了那三人的战圈之中。原本三人的大战,就以那名手持金枪之人,占据上风,而此时龙无绝的加入,更让的那两名暗魔苦无招架之力。可就在这时,麒麟悬空台之上,魔煞之气突然暴涨,随后,数以百人的惨叫之声响起在这悬空台之上,同时,也让的龙无绝与那手持金枪之人为之一滞,而就在他们停滞的着一瞬间,两大暗魔,飞身逃离了龙无绝与那手持金枪之人的战圈。而此时的龙无绝,双目微凝的看着台上,突然暴起的魔煞之气,没来由的一种不好的预感,有心而生。随即龙无绝挥舞斩天金灵,就要冲向那暗魔的一方,突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一把就把龙无绝给拽了回来。龙无绝回头,看到拽住自己的,正是那手持金枪之人,随即说道:“兄台,为何拽住我?”那人面带凝重的看向那暗魔的一方,随后对着龙无绝说道:“他们这是在,呼唤战兽,你若要贸然闯入的话,凭你有斩天金灵,那也无法接近他们身边,再者如果那战兽一出,你轻者重伤,那重者,就是死路一条”。,就要冲向那暗魔的一方,突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一把就把龙无绝给拽了回来。龙无绝回头,看到拽住自己的,正是那手持金枪之人,随即说道:“兄台,为何拽住我?”那人面带凝重的看向那暗魔的一方,随后对着龙无绝说道:“他们这是在,呼唤战兽,你若要贸然闯入的话,凭你有斩天金灵,那也无法接近他们身边,再者如果那战兽一出,你轻者重伤,那重者,就是死路一条”。

龙无绝听完此人说话,心里也是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惊了一下,随即拱手对着此人问道:“兄台,不知如何称呼,在下再次谢过了”?

“我叫张华,不知您如何称呼”张华反问道。

“我叫龙无绝”龙无绝应声回答道。

“原来是龙兄,我在家师那里成听到过龙兄的大名,今曰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哪”张华笑着说道。

可就在两人互相介绍之时,暗魔一方,突然之间,魔煞之气,冲天而起,对着天空直入而去,随后不多时,天空之上彷如被那魔气冲开了一道缺口一般,随即一只巨大的兽脚,便从那缺口之中深了出来,然后再过了不多时,整个的身体,也从那缺口之中慢慢的降了下来,然而等到那战兽的全貌,展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后,龙无绝与张华所在的一方,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那战兽的体积太过于庞大,整个身体显露而出后,竟然有着四五丈之高。再者那战兽,全身上下所散发而出的那股魔煞之气,也是太过于惊人,在龙无绝的感知中,此战兽的境界,甚至已经超出了张华的境界范围,再加上这战兽长的是虎头,人身,而此时的嘴里,还喷涂着一股腐蚀之气,这就更让人,感到一种无力之感,别的不说,就光说那股腐蚀之气,一但谁不小心,粘上,那就会立刻化为一滩脓水。

“怎么办”龙无绝见到那战兽之后,问向张华,而此时的张华,也是感到此战兽的棘手程度,随即说道:“此战兽名为腐蚀虎,全身上下,就连它的毛发,一旦被人粘到,都会瞬间化为脓水,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

龙无绝听到张华的回答,随即,御天金灵,突兀的出现在了龙无绝的左手之上,然后说道:“看来,有没有办法,也只能打了,只要自己不碰到那腐蚀虎,不就可以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算你有斩天金灵,可是它的实力,就连我都感到无力,就凭你现在的境界,我看也很难,接近得了它呀”!张华双目紧皱的对着龙无绝说道。

“哼!我可不管,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龙无绝淡淡的说道。

张华无奈,突然,张华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即对着龙无绝说道:“龙兄,离此不远,有一处沼泽,而那里,有着一种,食人树,说是食人,那树可不管你是不是人,只要是有血有肉的,它一律通吃”。

“那你是说,把它引到那食人树之处?”龙无绝说道。

张华点了点头。可就在他们来那个人在此议论之时,那战兽腐蚀虎,已经落到了悬空台之上,然后一声暴吼,响彻而起,随后铜铃般大小的双眼之中,带着一股凶残,注视着龙无绝这一方的众人,随后又是一声暴吼过后,就见那腐蚀虎,竟然掀起一阵飓风,带起了一股恐怖的劲气对着龙无绝着一方众人,便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