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天元

第256章 众族参展

第二百五十六章 众族参展

龙族的上空,夕阳就要落山,晚霞即将退去,清冷的晚风,伴随着夜晚即将的来临,那一缕的残阳,显得是那么的凄婉与落寞。

而就在这样的残阳之下,人皇族与龙族还有灵龙阁之间的战斗,终于是展开了。

人皇族,从第一次天地大战之后,一直孤傲的种族,一直以为是这个大陆之上,唯一有条件可以命令各大种族的种族,可是在今日,就在这残阳之下,迎来了龙族向他们第一次的宣战,但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毕竟从今日之后,人皇族,便不是这大陆之上那不可一视的存在,他将成为这大陆之上所有种族的公敌,就像以前的暗魔一样,他们已经被这个大陆之上的各大种族、所抛弃。

残阳之下,龙族与灵龙阁两家的势力,与人皇族的势力相比,很显然是处于不利的条件之下,可是,就在这样不利的条件下,龙族与灵龙阁依然不惧,由修罗开始宣战,再到三人共同对抗擎沧越,这已经说明,人皇族,已经开始到了逐渐被遗弃的阶段。

紧接着,龙无绝偷袭人皇族,与武雷大战,而且在武雷施展特殊功法,实力达到天神境巅峰之后,龙无绝竟然也是施展了九转龙神变,把自己的实力,也提升至了与武雷同等阶的状态,然后竟然还在功法的特效上,还压过了武雷一头,而就在武雷,为九转龙神变而感到惊讶之时,龙无绝,骤然出手,带起一股势大力沉的破风之风,对着武雷,便是轰砸而下。

武雷看到龙无绝。一拳轰至,体内澎湃真元也是暴涌而出,然后也是一拳击出,这一拳,洞破空间,带着一股毁灭般的波动,与龙无绝的那一拳,便是轰在了一起。

轰!

狂风席卷,空间动荡,一丝丝空间波纹。仿佛用肉眼便可清晰可见,毁灭般的波动,在天空之中,好像是在水里泛起的涟漪一般,以圆形之状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可是被这种波动所波及之人,无一幸免。重者陨落。轻者重伤,但是在武雷与龙无绝所交手之处,所受到波及之人,全都是人皇族的强者,在因,两人大战之处与人群相隔也是有着一定距离之故。所以被波及到得人,也就是在人皇族最靠后的那么几人而已。

大战,在龙无绝与武雷这一击后,便是彻底拉开。擎沧越,也是与修罗、龙老还有灵老,战在了一起。

主将交锋,灵龙阁与龙族的那些强者,也是带着大队人马冲杀进了人皇族的人群之中,喊杀之声,瞬间响彻整片天空。

可就在,大战开始之后,战圈的上空,空间波动连续出现,随后一对对的人马,也是从那空间波动之中飞出,然后凌空而立。

而这些来到此处的强者,便是那些先前离开龙族的那些各族强者所带来的,尤其在一位美丽妖娆的妇人,带着自己这一方人马从空间波动之中走出,看到擎沧越之后,一股滔天的怒意,便是在其眼中形成,而后天地之间,便是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所带动,顿时天地变色,风雷齐聚,在这样大的动静之下,擎沧越便是感到了一种惊惧。

擎沧越,手中一把黑色巨锤,横空一扫,逼退了三人之后,遥望天空之上的那位美妇,然后大声说道:“天灵仙子,我人皇族与贵族,从我们的先祖那里算起,还有着很深的源源,今日,龙族与灵龙阁,与我族开战,还望仙子,念在先祖与贵族先祖的情分之上,助我族一臂之力”。

话音传出,那美丽的妇人,嘴角一撇,随后怒声道:“人皇,杀我祖先,我们灵貂一族,岂能容你”说完,那名为天灵仙子的美丽妇人,手掌遥天一指,旋即,天地之间,雷声轰鸣,是狂风大作,狂风席卷间,便是向着人皇族的人马扫荡而去。

擎沧越大惊、因为他可是知道,天灵仙子,号称与那神魂至尊,有着血脉上的关系,所以在精神力的修炼上,也是相当的惊人,听传言,现在天灵仙子的境界,在天魂境巅峰,再有一步,便可踏入至尊境界,可是她此时出手,那就意味着,人皇族将会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擎沧越、也不愧是一方的统帅,在这种危机关头,他依然舍弃了与修罗等三人,手握巨锤,便是向着天灵仙子,攻了过去。

天灵仙子,此时之是在聚集狂风之威,一时之间,也是无法瞬间聚集成功,要是这时,擎沧越舍命攻击她,那她也只有陨落一路可走,而就在这种紧要关头,天灵仙子的身旁,火红光芒便是挡在了其身前,然后红色光芒爆闪间,一把夹杂着炙热火焰的长枪,便是先擎沧越一步,快速的攻向了擎沧越的咽喉。

突入奇来的攻击,使得擎沧越,不得不放弃对天灵仙子的攻击,慌乱间,也很自豪摆动巨锤,迎上了那火焰长枪。

轰!

火焰长枪与那黑色巨锤,便是瞬间相碰,霎那间,两股巨大的真元便是在天空之中扩散而开,同时两道身影,也是倒飞而出,等到擎沧越稳住身形,看向那对面之人后,一种不祥之感,便是在他的心头攀爬而上。

因为在他对面之人,不管是修炼的境界上,还是在往年的切磋中,擎沧越都是无法将其战胜,虽说比武切磋,那是不可与真正的弑杀混为一谈,但是在往常的切磋中,擎沧越可是每次,都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与其比试,可就这样,他还是无法胜过对方,所以擎沧越也把此人列为了自己不可招惹的对象之一,同样也是他想拥有的对象之一,不错、此人乃是一名女子。

而这人便是凤凰族的在圣府之中的大长老,号称“九天鸾凤”的凤潇潇。

就见凤潇潇,身着一身火红色铠甲,纤细的双手之中,一把火红色的烽火战天枪横在其胸前,而那一双成经让的擎沧越为之神魂颠倒的凤眼,此时正闪烁着一种,愤怒的光芒,正死死的盯着他。

擎沧越,看着眼前的凤潇潇,随后就要说话,可就在擎沧越,刚要迈步之时,他的头顶上空,又是几道破风之声响彻而起,然后还带着一股毁灭般的波动向他袭来,这一变化,顿时吓得擎沧越连忙闪身,向着一旁躲开,可由于躲避的速度稍微慢了那么一些,顿时被那五道攻击的劲风,击中了他的左臂,然后狠狠地砸向了地面之上。

可就在,擎沧越的身体,快要掉落地面的一霎那,擎沧越身旁的空间一阵波动,然后一只黑色的巨大手掌,便是从哪空间之中伸出,接住了正在下降的擎沧越。

而就在那举手从空间伸出的同时,一股弥漫天际的魔煞之气,便是在空间之中突兀的,升腾而起,而随着魔煞之气的快速攀升,天空之上,又是一道空间波动在空中缓缓浮现,等到空间波动逐渐扩大之后,数百名身着黑色铠甲之人,便是从空间之中缓步走出。

尔等那些人走出空间,天地间的魔煞之气,顿时又是暴涌而起,随后一名年纪大约在五十左右的中年人,向前一步,看了一眼下方的擎沧越之后,随后才把视线挪至到了修罗的身上,然后那人开口说道:“大哥,看来、我们始终还是难免一战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