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65章 商家老祖

第六十五章 商家老祖

在商家一处隐秘的地下深处,整个的洞室中充满了浓密的灵气,在那灵气当中,一个胡子都白了的老头盘坐在里面。

“有什么情况?”

盘坐着的商家老祖商鼎元目光突然锐利地看向跪坐着一个老头的身上、

这老头怎么看都要比商家的老祖来得岁数大似的。

那跪坐着的老头道:“回老祖话,虞、郑、周三家的人占据了商浩所在的那座荒山,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消息,那座荒山其实中一座能量石山,里面有着一定量的能量石。”

“那商浩呢?你们弄清楚了情况没有?他是怎么恢复丹田的?”

“据商威询问之后得到的结果就是商浩在下沟村找到了一颗灵果,服下之后就恢复了丹田,不仅恢复了丹田,身体也得到了改造。”

听了这话,过了一阵之后商家老祖才叹了一声道:“修仙之路很是难走,能够走得远的人都是有着大气运的人,看来那小子有着大气运啊!”

“是的,由于他丹田无品,我们才放弃了他,让他离开了家族所在,后来,据说商家后辈商海更是去把他的丹田再次的进行了彻底的破坏,本来以他有情况是完全没有了任何修炼的可能了,没想到他竟然得到了这种逆天的灵果!”

“商海?那后辈现在是什么情况?”

“商浩作为后辈中重点培养的人才,已送入进了潜龙洞,如果顺利的话,出来之后必然是一个炼气二层的人。”

“你说那商浩竟然把炼气四层的人都杀掉了?”

“老祖,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要向你进行报告。”

“讲!”

“据我们所知,那三家的人派出了炼气五层的高手占据了商浩的那座荒山,现在商浩又已经进入到了那荒山之上几天了,结果却是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

“什么?他们三家也没有消息传出?”

“这也正是我们疑惑的地方,按理说商浩进入之后,双方应该有着打斗吧,可是,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事真是怪了。”

“有趣!”

商家老祖呵呵大笑了起来。

“老祖,这事怎么办?”

“我们隐世家族早有协议,天大的事情都不得用炼气六层以上的人去世俗间解决,小辈的事情就由小辈自己去解决,他们竟然派出去的炼气五层人员也算是能够行走世间的最强力量了,炼气六层的人他们也并不一定舍得派出,这样吧,商浩既然是我商家很有潜力的后辈子弟,就不能够任由外人欺负了,你们也派出一些炼气六层的人去看看吧,把握住一点,如果是炼气四层以下的人出手,你们可以不用管,但是,他们不讲规矩,敢于派出远超商浩修为的人出手的话,直接杀了!”

“是!”

老头答应了一声就从里面退了出去。

待那老头退出之后,盘坐着的商鼎元长叹了一声道“难,难,难啊!修仙的道路太过于艰难了,又是百年一次的选拨,也许这商浩小子能够进入真正的修真界!”

说完这话,商鼎元从盘坐中起身,自语道:“商家越来越不行了,我如果坐化,这商家就没有了支撑局面的人了,去看看这个后辈小子吧!”

说着话,商鼎元已是从洞中消失

商鼎元驭剑飞行,很快就来到了下沟村。

由于用了隐符,外人根本就看不到商鼎元的存在。

刚刚到达,商鼎元就发现从三个方向也来了三个驭剑飞行的筑基高手。

几个人就站在了这天空之上。

“三位道友也到了啊?”

商鼎元干脆就降到了一座山的巅峰之上盘坐在了那里。

听到商鼎元的说话,到来的三个筑基高手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大家也都来到了这山上盘坐下来。

每一个人都是活了无数年月的老人,大家的胡子同样都是雪白,双眼开合间透着强大的能量感。

不过,后来的这三人无论是怎么样相比都差了商鼎元许多,大家有些戒心地看向商鼎元。

“鼎元兄怎么也出来了,许多年没有见你离开商家祖地了,看样子鼎元兄的修为又大涨了。”

身着虞家标志的老头看向商鼎元,目光闪烁。

“凌风老弟,那么多年了,是得有些进展才是。”

虞凌风暗叹了一声,本来以为自己苦修了那么多年,怎么也要压倒商鼎元了,可惜的是现在看来这商鼎元已进入到了筑基二层了。

周家和赵家的两个老祖也是目光闪动,对于商鼎元就有些敬畏起来。

“几位老弟怎么有时间到我那不成器的后辈承包的荒山,发生了什么事情?”

商鼎元装做不知道情况地问了一句。

“呵呵,出来看看,许多年月没出来了,这世间已是变化很大。”

“不错啊,看来这世间的事情变化是真的很大,后辈的事情交给后辈去做就行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忝乱了,你们说是否这个理?”商鼎元微微一笑说了一句。

“道兄说得是。”

赵家老祖微皱眉头道:“鼎元兄,我赵家的后辈子弟到了这里就失踪了,这事怎么说?”

“呵呵,修真界有协议,炼气六层之人不得在世间打斗,六层以下的人,只要不是太欺负人,互相之间打杀的话,谁又有意见?浩民老弟,我商鼎元的眼里也揉不进砂子,我那后辈子弟仅炼气三层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派出炼气四层的人去跟他打我并没有意见,但是,谁他娘的敢弄得实力太过悬殊,那就别怪我商鼎元不客气了!”

说话间,就见商鼎元所坐的那块大石化成了灰烬,他整个的人仍然盘坐着,但是,已是悬在了空中。

赵家老祖迟疑了一下,知道自己并不是商鼎元的对手,只好说道:“道友说得是,小辈们的事情就由相差不大的对手互相间解决。”

商鼎元脸色缓和道:“百年一次的选拨就将开始了,我认为大家还是尽可能的把心放在这件事情上吧,真正的修真界又要开门了,这是一场对后辈子弟的造化。”

听到这事,大家都沉默了。

很快,互相抱了抱拳时,谁也没有多说,已是破空而去。

商鼎元向着盘坐在那荒山上的商浩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也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