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163章 靠山

第一百六十三章 靠山

夏冰芸明显是长得极为漂亮的女人,更是一个成熟风情的女人,到来的这人叫孟震山,是黄沙门的一个筑基长老,本来一直在欧洲生活,这次得到了弟子牌,并且是能够直接进入到门派中的弟子牌之后,安排好了事情就赶了过来。

筑基二层的修为,在这一界里面已是顶级的存在,孟震山也有着许多年没有亲自动手过了,往日都是自己有一个想法,手下的人就会帮着自己把事情搞定,今天驭空而行,正好就见到了夏冰芸这个美女,一想到是共同进入时,孟震山就想弄来当自己的道侣。

其实,孟震山也是一个小心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存活那么多年,在空中时就悄悄的观察过了这一行人的修为,他看得出来,就算是这筑基期的人也才一层,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这才存心要进行明抢,直接把夏冰芸抢到手。

孟震山甚至有一个想法,自己这次进入到了门派中并没有什么关系,假如对外称这美女是自己的道侣,然后把这个美女献给某一个有实力的人,到时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个靠山,过得就会舒服一些。

可是,孟震山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商浩会是那么的强势,直接就让自己滚。

听到这话,孟震山就感觉到自己是被人在煽耳光似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双眼里面已是怒火在喷涌。

“小子,找死!”

孟震山已不想多说什么,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个筑基一层,不开眼的晚辈击杀。

大手一张,那双手已是完成了一个扇子般朝着商浩而去。

“破真梭!”

商浩同样没有想过与这人激战,能够轻松获胜当然不错。刚才的一声“滚”字就是商浩的一个计谋,就是要激起这人的怒火,趁其不备把对方斩杀。

破真梭从商浩的手中激射而出,直接就击向了孟震山的丹田。

“啊!”

孟震山本来并没有把商浩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层级的力量差别是非常大的,就算是商浩有一些力量也不会超过自己,大意之下,就发现那破真梭以一种自己都根本没有想到的速度破空而来。

想把真气罩布上时。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

大惊之下,孟震山想逃时,却是发现自己被对方的真气锁定,两人的气息纠缠之下根本就无法逃离。

噗!

一声入体之声传来。

孟震山指着商浩,脸上带着深深的不甘。就这样倒了下去。

这事的发生是那么的快速,快得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在几个观战的人想来,两就就算是要战也得一阵才能分出胜负,再说了,商浩的修为明显不如那孟震山,根本就不可能是孟震山的对手。

正是知道商浩不可能取胜,所以,当商浩与这人发生争执时,大家才选择了沉默。并没有去在意商浩的想法。

结果却是让大家完全没有想到,那个看似强大得多的人在一个照面之下就被商浩放倒了。

大家的眼里透着震惊之情。

“前……前……辈……”包正明想说点什么时,却是有些声音发抖,他们只是炼气二三层的人,就算是在凡俗之地风光无限,却也明显知道根本就不是商浩他们的对手。

“滚!”

商浩并没有给他们好的脸色,这三个人并不是那种可以一交的人,刚才的情况大家看到的,话都不会帮衬一句,明显就是想任由自己被人杀掉。

包正明想说话。商浩的一声滚字却是把他们想说的话全都吓得缩了回去。

“前辈,晚辈告辞。”

包正明心中惊慌,抱了抱拳已是快速离去。

另外两人也不敢多言了,同样也是小心说了一句告辞之后离开了。

待这些人都已离开。商浩这才走过去把孟震山身上的物品收了起来。

看到孟震山也仅只是一个乾坤袋时,商浩只能暗叹这小子也是一个没多少资源的人。

向着乾坤袋里面看了一阵,里面到也并没有现金什么的,不外就是一本功诀和几株灵草。

这个乾坤袋对于商浩完全没用,看了一眼在自己的身边站着,心情复杂着的夏冰芸。商浩把那个乾坤袋递给她道:“这人没有什么好东西,里面有几株灵草和一本功诀,功诀你进入门派会有,我就收起来了,这袋子给你。”

说着,商浩已是把乾坤袋递给了夏冰芸。

下意识接过了袋子之后,夏冰芸又急忙递回道:“泽哥,我一样都没有做,怎么能要那么贵重的东西,要不是你的保护,我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结果。”

“这袋子对我无用,你进入门派之后还是需要一些资源的,里面的几株灵草不错,应该能够换点灵石,收下吧。”

商浩把袋子塞到了夏冰芸的手中。

两人继续行走时,夏冰芸就显得沉默了起来,以前不知道修真界的情况,今天她算是多少理解了一些修真界的做派,对于未来之路第一次失去了信心。

“泽哥,我能适应修真门派的生活吗?”

向着夏冰芸看了一眼,商浩道:“修真生活与你那官场的生活完全不同,修真者面临的是残酷的竞争压力,资源的压力,就算是门派中都是存在着争斗,许多人并不适应!”

商浩也是说的实话,以夏冰芸这种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有美女进入门派,一个不注意就会被人吞得骨头都不剩,从心里面商浩并不看好夏冰芸进入门派的事情。

还有一点,商浩有一种感觉,这次两人进入的门派并不是一个什么好门派,里面的人不善之人较多,在这大染缸里面,真不知道夏冰芸能否熬得过来。

夏冰芸迟疑了一下,跟在商浩的身后默默走着,问道:“泽哥,修真门派里面真的那么黑?”

“说起来比官场好些吧!”

商浩只好这样说了一句。

想到官场的生活之事,夏冰芸道:“有泽哥关照,相信我会很快适应的。”

看了一眼夏冰芸,商浩心想这女人也玩起了心机,知道没有靠山,现在就想把自己当成是她的靠山,也不知道有了另外的靠山是否还会跳槽。

想到这里,商浩也是一乐,这女人在官场中混了那么多年,果然也不是白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