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358章 谁度谁

第三百五十八章 谁度谁

诵经声震动星空,商浩盘坐在里面如身处巨浪。△¢

看到商浩的这种情况,普志山的嘴角露出了笑意,只要把商浩也度成了水神教的一员,到时这南方的区域就算是被水神教占据了,到时让商浩来失去传教的事情时,相信水神教会更加的繁荣。

水神教把他派到了第二层的这片天地,交待的一个主要的任务就是要把水神教暗中发展起来,这件事情上普志山自认做得非常到位,到了这里之后,他是先暗中抓了三十六个登仙六层的人,然后用经阵把这些人一个个的提升了起来,到了三十六人都已达到了登仙十二层时,他让其中一人主持国内的庙宇,他自己加入到了这经阵中,于是这个经阵就成了以他为主导的大阵。

普志山的一个想法,只要是遇上了登仙十二层的人就采用经阵把对方完全的度化,到时他的手下就会有着大量的登仙十二层之人,到了那时,在这第二层天的地方,他普志山就会是独霸一方的情况了。

今天是经阵面对登仙十二层高手的首战,普志山相信这一战会是自己称霸第二层天地的一个开门红。

三十六人打一个足以灭杀对手,现在只是度化,应该完全没有任何的风险了。

看到在经阵中显得很是虚弱的商浩,普志山的诵经声更加快速起来。

商浩这时的天眼已是投到了其中一个体内信仰力量相对弱一些的中年人身上。

就拿这人来开刀好了。

商浩知道自己的事情,就算是对方的信仰能量把自己包围了,自己还是能够支持一阵的。毕竟自己的体内有着善能,这是能够当成挡箭牌的东西。对方的那种磨灭的力量在善能的缓冲下已是变得弱了许多。

信仰的能量和善能都是无色境的能量,商浩暗中就把自己的善能化成了一条线。向着那个选择好的人延伸了过去。

很快,商浩的善能就形成了一个罩子,把这人与外界隔开了。

在隔开了之后,由于有着善能的阻挡,这个人想从外界获取信仰能量的来路就被商浩的善能切断。

做完了这事,商浩把自己的善能一点点的向着这人的体内侵入进去。

这个被商浩选中的人并没有发现情况,很是卖力的在那里念诵着,念着念着,就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能量弱了下来。不过,他并不知道信仰能量已被切断,想到只是能量弱下来一些而已,到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向着其他的人看看,看到大家都在用心的念诵时,也就再次念诵了起来。

商浩这时的善能已是把对方仅剩下的信仰能量包裹,然后商浩的信仰能量蜂涌而入,直接就冲进了这人的体内。

“天道明察。一日行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

商浩的经文已是覆盖性的在这人的体内展开。

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根本就不知道商浩还有这样的攻击手段。瞬间就被商浩控制。

这时,大家都在用心的念诵中。谁也没有发现他们中的一人出了问题。

商浩这时已是用自己的经文快速的磨灭着对方的意志,本来对方的信仰能量就不如商浩。加上又无法得到外界的支持,没过一会,这人竟然就被商浩度化。

在对方的体内换上了自己的信仰能量之后,商浩借着这人的位置重新秘天地相通,源源不断的善能和信仰的能量再次进入到了商浩的体内。

破开了经阵了!

商浩把其中之人度化之后,再看向其他的人时,心中就涌动着一种强烈的想法,干脆把这些人完全的度化。

在这事上商浩也想好了,反正自己有着源源不断的信仰和善能的注入,根本就不缺这两样能量,反而是对方这些人,他们并不能够看到信仰的能量,也就不会知道自己在暗算他们,所以,自己成功的机会是极大的。

融着那受到控制之人,商浩再次做着同样的事情。

不过,这次由于可以通过那受到自己度化之人的身体接受到信仰能量和善能,商浩的善能笼罩的人就从一个变成了两人,直接是把那相邻的两人完全笼罩。

就这样,商浩装做已经越来越不行了的样子,做的却是暗中一个个收拾对方人员之事。

三天过去了,商浩已经度化了十人,并且,这十人还大多都是融着一个人进行着控制。

还不行!

度化了十人时,商浩把目光就投到了普志山的身上,这人明显是他们的头脑,把他控制了的话,下一步自己就可以通过他来发展自己的宗教。

想到这里,商浩的庞大善能已是向着这人笼罩而去。

普志山也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拼着打掉一层修为的损失,他还是选择了到这里来发展宗教之事,自愿就是一个狂热的宗教信徒。

就在商浩的善能笼罩到了他的身上时,普志山就明显发现了情况。

心中迟疑,抬起头来向着商浩看去时,却是看到商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变化,反而是看出了商浩正在被磨灭意志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多疑了?

又向着其他的人看去时,看到的是大家也都在用心的念诵的情况。

怪事,怎么有着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呢?

可是,普志山毕竟并不能够看到信仰能量已被阻隔的情况,只是察看了一下自己的体内时,看到的是自己的体内能量消耗太大的情况。

他们这种水神教的人,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能量的获取只能是在庙宇里面获得,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获得的,所以,就算是消耗了许多,他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怪了,以前不会出现能量损耗那么严重的情况啊!”

再看看商浩时,普志山很自然就把这事归结为度化一个商浩这样的人所花的功夫要大些而已。

看看那三十五个人,看到他们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时,普志山继续念诵起了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