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656章 可惜

第六百五十六章 可惜

立林拥有强大的隐匿飞行机器,还是一位拥有侯爵官印的一品仙人。

扎德正是因为这样原因才和他一起前往南王的地盘。

没多久,扎德就悄无声息的来到南王打大本营,看着路上的行人已经恢复正常生活,让他感叹不已。

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国家啊。

“大人,好像有人盯上我们了。”立林压低声音。

扎德只是一个拥有伯爵官印的三品仙人,凭借的是头脑,他在比查林的身边相当于南王那里死去的赵羽。

为何来找南王,是因为扎德与李煜洪早年间相识。

“别担心,有人来最好。”

话音刚落,在另一侧冲出一队人来,各个持有强大的仙器。

正巧今天是李凡值班,上街随便看看,正巧发现两个修为不低的人,而且还是易容了。

他可是南王手下的禁卫军统领,拥有侯爵官印的一品仙人。

“把这两个奸细抓起来!”

随着李凡的一声大喝,手下的几个品级高手持长矛迈步上前。

“别冲动。”

扎德叮嘱道,说着话他已经露出真容。

李凡瞪大眼睛:“你……”

微微一笑,扎德说道:“李统领,好久不见。”

一时之间李凡说不出话来,早年他还是李煜洪的人,一路被提拔到禁卫军统领。

还有,这里人多口杂当然不能说出面前的人就是比查林手下的军师。

而且这扎德现在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看样子有很大的问题。

“带走!”李凡面色冷峻。

很快,李煜洪在监狱里见到扎德,坐在监狱里的扎德,看到外面过来的李煜洪呵呵笑着,说道:“难道公爵大人就这样对待老朋友吗?”

李煜洪隔着牢门,冷声道:“我当你是老朋友,现在不杀你,但是不代表我会放过你。”

这个扎德可以说非常重要。不过,李煜洪与他有一定的关系,要不是扎德在他逃亡的时候帮助,要不然必死无疑。

可以说。扎德对李煜洪有救命之恩!

“好,随便你。”扎德面带微笑,像是随时等待死亡。

没想到扎德还是这个样子,李煜洪深吸口气,示意一边的李凡打开牢门。

进入牢房后。李煜洪露出笑容,说道:“外面不方便说话,我们只能在这里。”

扎德点点头,现在南王和商浩结盟,这件事情已经传遍,如果被商浩的人看见李煜洪见了扎德肯定不行。

可以说,牢房是最安全的地方。

因为商浩有教派,眼线众多,很可能发现这一切。

“说吧,你来这里想做什么?”

由于扎德身份特殊。李煜洪不想说的太多,想尽快解决送对方离开。

“见南王!”

扎德非常直接。

这一下可把李煜洪吓了一跳,最不想的事情已经被扎德说出来。

“别开玩笑了,我不会让你去见南王的,如果他见到你一样会亲手杀死你!”

李煜洪显得非常激动,因为这是一个事实,南王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商浩合作,就连他的话都不管用。

说到底,扎德不过是一个外人,就算把好处说破天。也没有整个泛银帝国的疆土更诱人。

“你还有机会离开。”李煜洪已经想赶人了。

来到后,扎德听到关于李煜洪和商浩发生的一些事情,也知道南王发誓。

“这些你不用担心,如果商浩莫名其妙的死亡。这不是更好?”

扎德笑着说道。

李煜洪眉头一皱,突然间想继续听扎德说下去。

“我说我有能力干掉商浩。”扎德重复道。

如果真能让商浩死亡,那一切就太简单了!

一来,南王不用违背盟约,二来,他也报了一箭之仇。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不用找南王,我在这里发誓,只要商浩死亡我们就联手拿下商浩的残军!”

李煜洪眼里透露着一丝阴狠。

“好!”扎德一口答应下来。

这样李煜洪赶忙将扎德送出星球,送他离开后才安心。

李煜洪看着身边的李凡,沉声道:“多亏这次见到的是你,要是别人……”

要是被其他人见到扎德,那扎德必死无疑,关键是李煜洪想让商浩死!

“大人,连您……”

李凡发现说错话,赶忙改口道:“就连英朗拿商浩都没有办法,而且这商浩也是非常棘手。”

至于扎德怎么对付商浩他不管,李煜洪有把握在商浩死亡后能做到让南王进攻,就算有司南在也没用。

这时,商浩正在府邸的密室中修炼,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机会去提升自身的力量。

趁着现在局势平稳,他要做的是尽快冲到一品仙人的层级。

之前,商浩凭借的一种奇异的感受从九品仙人直接升到四品,现在他正在慢慢地感悟那所谓的道升。

对于商浩来说,仙田已经化成一方世界,众多的星球都在里面。

里面不但有类似太阳的火球,也有月球等一切该有的东西,那时候除去太阳外,整个太阳村都被他摄到仙田里面。

随着商浩的级别越高,越能感受到体内世界正在慢慢的扩大。

这个时候,商浩如同一股幽魂,在他体内的世界里游走,四处看着,像是在想发现世界里什么不足一样。

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就需要马上修复,让一切变得更加完善。

很快,商浩发现在他的面前有一颗正在慢慢缩小的星球,这颗星球本就是一颗废弃的星球,正在慢慢消失。

商浩眉头微微皱着,去感受着这颗星球的意志,他发现这颗星球是有意志的!

只有极少数的废弃星球才会有意志,像是面前这颗就是那少数中的一个。

随着商浩对星球意志的联系,发现这颗星球似乎是在哭泣,这样的情况他很难理解,一股强大的悲伤之感拥入心头。

这种感受让他无法理解,但随着更加深入,他渐渐地发现,这颗星球跟他不正是一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