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685章 囚禁

第六百八十五章 囚禁

司南是南王手下唯一的公爵,非常重要。

随着比查林的覆灭,南王又有新的对手,那就是商浩和花骨打。这两个人都不好对付,最好的办法就是灭掉其中之一。

和商浩打,不行。

南王要依靠的是司南,可是司南不会答应跟商浩开战,就算开战可能也会失败。

“你们对接下来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南王没有去说怎么处理司南,而是这样问道。

“南王,司南他……”楚英朗瞪着眼睛,一定要将司南处理。在他看来司南和商浩是一路人,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行了,司南的事情我会亲自处理,先说说接下来的事情吧。”南王沉声道。

“南王,我们该养兵。”

“对,南王,我们损失极大,该养兵。”

“南王,我……”

……

一时之间,众人都要休兵止战,比查林的死亡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他们又清楚战争没有结束。

外敌已经被灭,但是内战还在继续。现在国内情势很简单,南王,商浩和花骨打。

三方的损失都很大,花骨打虽然卷土重来,但兵力还是不足。守护帝都是可以的,但出来征战可不行。

“南王!”

楚英朗又道。

南王眉头一皱,呵斥道:“我说过了,司南的事情不要再提!”

楚英朗脸通红,压低声音,道:“我。我有个主意。”

“哦?”南王一挑眉头,虽然动怒。但他对楚英朗刚才的表现非常满意。

压低声音,楚英朗解释道。

“南王。现在局势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这是肯定的,但总体来说对我们威胁最大的还是商浩,既然司南已经把消息透露给商浩那就代表他视我们为眼中钉,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合花骨打对付商浩!”

南王眼睛微微眯着,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其他人都沉默着,相互看了看对方,楚英朗说的确实有些道理。

“好。那你们谁能胜任这个说客?”南王环视众人,还是把眼睛放在楚英朗的身上。

楚英朗半跪地面,大声喝道:“南王,我愿意前去帝都,找花骨打说明!”

“好!”南王一拍椅子扶手,站起身子道,“如果你能成功,我一定给你大大的奖赏!”

“是!”

随着楚英朗的答应,南王也让人严加看守。以防不测,先让众人退去。

龙陵府还盘踞着大量的士兵,南王也要慢慢地操作,让这些回去或者继续留下。

毕竟龙陵府还是非常重要。那里不单单能够防御花骨打,也能防御商浩。

让众人离开后,南王让心腹跟着他。第一站来到司南的府邸。

司南没有走,见到南王马上把他请到密室。南王来的低调。没有提前通知,一定是有大事。

“南王。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司南半跪地面,知道在朝堂之上有些冲动,现在很是后悔。

南王想了想,问道:“我想派兵攻打商浩,不知道你可否担得起元帅一职?”

还跪在地面,司南抬头盯着南王,神情复杂。

他不知道南王为何执意攻打商浩,现在最合适的是该保存实力,为将来的战争做准备。

“南王,我方损失重大,商浩也是,花骨打虽然卷土重来,但兵力有限。”司南停顿片刻,又道,“不管是谁都不想开战,我想我们可以等一等,而且猎户帝国的局势也不明朗,我们……”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南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样,司南低下了头。

如果一定要司南在南王和商浩中间做出选择,他一定选择前者。可是,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他不希望南王起无故的战端。

现在来看,最好还是保存实力,等待时机成熟。

不过,南王不这么想,楚英朗的办法很好。他已经让楚英朗联系花骨打,相信这件事情很快就能办妥。

“我再问你,花骨打和我方结盟,你看如何?”南王想再给司南一次机会。

司南瞪大眼睛,直接站起身子。

“南王,这万万不可!”

这一下,南王可有些生气了。

“南王,花骨打借助孙国之力,看起来是想一统全国。”司南想了想,又道,“当然你我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花骨打这个人以投机取巧为主要路线,一旦他抓住我们的喉咙必然会咬下去,我们绝对不能与之合作。”

战争就是这样,谁不是这样,他也刚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看你的意思,商浩就不是了?”南王笑得很轻蔑。

司南深吸口气,说道:“我们本是同盟,商浩坚持原则,不惜耗费大量军队来帮助我们干掉比查林,要知道他那边还有花骨打啊!”

这一次,商浩果断放弃帝都外的五颗行星,让司南很受感动。看起来,商浩都做出了失败的打算。

首先,司南可以认为,商浩是个遵守约定的人。

一直以来,花骨打的名声就不怎么好,他们又同朝为官很久,所以不愿意相信花骨打。

“看来你还是没有改变!”

南王叹了口气,站起身子。

瞬间,司南瞪大双眼。

南王的身体转化一股紫红色的能量,直接将司南的身躯牢牢的锁住。一时之间,司南无法动弹。

等紫红色的能量消失后,南王重新回到原地,在司南的身上已经多了一根捆仙绳。

“你的官印就先保存到我这里了。”

南王微微摇头,显得很是无奈。

司南已经倒在地面,体内的官印都被南王取走,这样看来,他是没有能力了。

走出密室,南王看着守在外面的心腹,沉声道:“让人好好看着司大人一家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见他,谁都不能走出司府一步!”

“是,南王!”

南王再次叹了口气,现在他要等待楚英朗的好消息,至于司南就等他和花骨打消灭商浩以后再说吧。

其实,南王不想这样,现在看来只能强行为楚英朗做些

事情了。

当然,他没有办法,因为手下没有一个公爵可以用,那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