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831章 暴打虞如霖

第八百三十一章 暴打虞如霖

那金人足足有五六个商浩的大笑,长着巨大的头颅,脸上的表情凶神恶煞,八只手臂,每只手里都有着不同的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商浩眉头紧紧皱着,很快就已经舒展,这不要紧,他有办法。

随着大刀的挥来,商浩底下身子,刀滑落地面发出猛烈的火花,不停地冲击着商浩的身体。

大刀的来袭,其它的武器也随之而来,商浩不管这么多,手持长枪顺着金人的臂膀一个个跳了上去。

很快,商浩来到金人的头颅面前,看到它狰狞的表情,光头,很是华润。

“给我去死!”

商浩暴喝一声,手中白金色长矛已经有一人之粗,三人之高,直接冲击在金人的头部。

可是,那些能量不断的被抵消,渐渐地长矛转化成了长棍。

商浩快速落下,金人的攻击不断来袭,冲击着他的身体,导致他只能快速躲避,没有任何办法。

面对这样的情况,安荦已经看不下去,她不知道那该死的虞如霖是死了还是怎么样,他的能量还是一个个的圆团,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能够重新聚拢才对。

“别过来!”

商浩暴喝一声,身体被大刀劈过,他顶着巨大的金色大刀,身体不停地落下,上面传出压力让他无法闪身。

瞬间,商浩已经被劈落地面,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

随着大刀的抬起,下面的商浩正在慢慢地变化,能量体的商浩已经抓住金人的刀,往前猛地一抽。

金人的反应也很快,剩下的七件武器同时冲击商浩的身体,直接将商浩转化成为的巨大能量体横腰砍断。

大量的白金色能量从空中不停地掉落。甚至将一些金色的能量都吸入其中,然而那些金色能量在不断地吸收白金色的能量。

那些金色的能量正是虞如霖转化而成,已经完全将商浩身体流落的能量吸收。

商浩的身体已经落在地面。睁大着眼睛盯着上空劈来的大刀,而这一刻。他已经是肉身,能量正在聚拢但刚才那一下消耗太大。

安荦已经发现,虞如茵也已经看到,她们已经动身,快速冲向那巨大的金人。

安陆手持海龙三叉戟,直接冲向向着商浩劈来的大刀,虞如茵快速冲向商浩,要将商浩救出。

就在金色大刀将要劈向安荦之时。她的短发被强大的气息吹到鬓角两侧,眼神依然坚定。

瞬间,那金色大刀消散,整个金人都开始慢慢地消散。

“我没事。”

虞如霖看到商浩在原地微微起身,她还飞翔在商浩的身边,长袍和飘带乱飞,露出细长白腻的腿,落在地面。

商浩嘴角上扬,看到上空转过头的安荦。

安荦身体翻转,也落在地面。正在他的面前。

“我没事。”商浩再次重复道。

这时候,安荦手中的海龙三叉戟已经失去光泽,连同虞如茵环绕在手臂和腰间的飘带一样。

整个大厅都是金色的碎片。另一端站着的虞如霖直接坐在地面,看着面前的商浩正在朝着他的方向。

“清风!”

虞如霖嘶吼道。

清风折扇猛然从地面飞起,可是已经被商浩抓在手里,那折扇在商浩的手里颤抖,还是纹丝不动。

“你必死无疑。”商浩沉声道。

就算仙能无法使用,清风折扇还是与虞如霖有着联系,这样可不好。

商浩在刚刚进入这边的时候,看到虞如霖使用清风折扇飞跃五味真火,非常强大。

然而。清风折扇直接消失在商浩的手里,已经被信仰能量和善能包裹进入仙田世界。

商浩微微摇头:“你凭什么?”

“我……”

虞如霖被商浩的实力震慑。已经吓破了胆子,那巨大的金人非常强大竟然就这样消失。

他难以理解商浩到底做了什么。关键是无法使用仙能,商浩还这样镇定,唯一可能就是这一切都是商浩做的。

商浩不知道该说什么,蹲下身子拎着虞如霖的胸口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商浩的拳头无情的攻击在虞如霖的脸颊,将他那英俊的面孔打的都是鲜血,而且他感到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

直接被商浩扔到了地面,他转过身子,深吸口气,猛然转身,拳头对准虞如霖的胸膛。

这时,虞如茵已经冲到商浩的面前,护在虞如霖的身前,俏脸已经满是泪水,大声喊道:“商浩,不要,不要!”

商浩捏紧抬起的拳头,压低声音:“让开。”

虞如霖已经失去了意识没有办法再次起身,虞如茵还是摇晃着头部,直接抱住商浩的双腿。

这时候,商浩感觉整个身体都出触电一般,看着下面虞如茵她的双眸饱含泪水。

“商浩,你冷静点!”安荦严肃地喝道。

商浩深吸口气,抬起的拳头已经放下,安荦快步走动虞如茵的身旁将她扶起。

看着在一旁安荦怀中哭泣的虞如茵,商浩心软了,在躺在地面的虞如霖正哈哈大笑。

他知道,如果虞如霖有着仙能,没有那么容易,但现在虞如霖已经完了,生死已经掌握在商浩的手里。

“你走吧。”商浩压低声音。

虞如霖停止了笑声,艰难地起身,看见商浩转过了头,不在理会他。

这一次,虞如霖只是凶狠地瞪了商浩一眼,并记住了她妹妹刚才所做的事情,商浩攻击他的时候,虞如茵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你们早晚后后悔的!”

在虞如霖的手中出现一道黄色的符,一瞬间他消失在原地。

商浩眯着眼睛,看见转过身子的虞如茵深吸口气,扶住了她的身体,沉声道:“接下来你跟在我和安荦的身边,明白吗?”

虞如茵用力摇头,似乎对商浩很是惧怕。

安荦沉默不语,给予商浩时间,让他表示,现在关键在于商浩,而不是她。

深吸口气,商浩沉声道:“你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他临走之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我都很明白。”

虞如茵攥紧拳头,微微低头:“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