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849章 洞房之内

第八百四十九章 洞房之内

现在是出也出不去,怎么弄也不好,商浩十分尴尬。

可就在这时,新娘方向传出抽泣的声音,一滴滴黄豆大的泪水掉落在她的双腿上面。

商浩眉头紧皱,这样下去可不行,不管是谁让他们结婚,但是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商浩来到新娘的身旁,轻声道:“我说,你别哭啊,我知道你不想,但是我也不想啊。”

深吸口气,商浩还是掀开了新娘的盖头,发现面前的女人双眼通红,但是美若天仙!

没错,这正是叱温雪。

商浩攥紧拳头,虽然早就知道盖头之下的人是叱温雪,但看到她之后还是有些吃惊。

前几天,两人还是仇人,商浩亲手杀死了叱温雪身旁的言果,现在他们结婚了。

叱温雪还是在哭泣,商浩的心脏蹦蹦的跳动,速度非常之快,总是感觉其中问题很大。

“温雪,我……”商浩拉了张椅子,坐在她的面前。

叱温雪擦掉泪水,轻声道:“谢谢。”

谢谢!

商浩难以想象她为何会这样说,两人应该都是被迫结婚,但是现在来看叱温雪的样子似乎更是一种解脱。

“希望你和外界传言的一样,是个正直的人。”叱温雪不算了解商浩,但也听过他来到顶尖试炼场后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在商浩进入中心区域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仙王九层的强者,面对排名一千的李德,他选择接受投降。

对于任何一个修仙者来说,一个有着传承的人身上绝对有着惊天的宝贝,而商浩选择接受投降。

虽然虎圣强大,但是商浩那时候已经是孔梁的徒弟。

而现在看来,虎圣没有和神圣殿走到一起,而且这些事情都是由叱圣亲自调查,很多事情足以证明商浩的人品。

商浩不知道叱温雪的意思,但是总感觉她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叱温雪在离开五行之圣外府的时候,明明知道她的爷爷叱圣有着大观察术,还答应商浩发誓。

“你比他强太多,太多。”叱温雪沉声道。突然意识到一些问题,赶忙说道,“我是干净的!”

商浩显得格外尴尬,对男女之事虽然了解很大,但对于叱温雪的直白还是很难接受。

“我明白。”商浩咽了口吐沫。叱温雪确实美丽,而且与安荦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够。

只是,商浩的脑子全是安荦,有些上脑的冲动,但还是极力的克制住

“你救了我,忘记了吗?”叱温雪盯着商浩。

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滴泪水流下,商浩下意识擦去她的眼泪,叱温雪一把抓住他的手掌。

两人相互盯着,商浩还是甩开了叱温雪。站起身子,转过身体,沉声道:“不行,我不能对你做任何越界的事情!”

这一下,叱温雪的眼泪哗哗地流下,她说道:“你知道吗,我生下来之后,一直就是一个工具,现在又交到你的手里。”

商浩背对着叱温雪,攥紧拳头。不去看她,听到一些微微地抽泣声音。

“我出生的时候,爷爷认为我天资聪慧,让我踏上修仙之路。我亲眼看见父亲母亲被龙圣杀死。”叱温雪的眼睛已经红了。

叱温雪笑了起来,笑声惨淡,继续说道:“然后我发誓,一定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可是我没有太多的办法,终于用了不到十年时间进入仙皇层级。可是这时候,爷爷收下一个弟子。”

她再次哭泣起来,非常愤怒,言果并不是平常想象的那样。这个家伙非常暴戾,甚至被她发现一次压着别的女人还叫唤着她的名字。

自从那以后,言果对叱温雪出手了一次,但两人不过是平手而已,言果甚至跪在叱温雪的面前,让叱温雪原谅他,不要告诉叱圣。

“我们的修为虽然相当,但我不敢对他动手,觉得就这样忍耐下去爷爷终究会发现一切,可是……”

叱温雪停住说话,微微摇头。

她见到了商浩,或许商浩是第一个让言果真正吃瘪的人,她有些被商浩吸引,甚至羡慕安荦。

叱温雪知道没有任何机会,而商浩杀死了言果,可以说给了她新的生命。

“你救了我两次,第一次是杀死言果。”

“所以,你答应我发誓?”

“恩。”

叱温雪微微点头。

商浩已经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叱温雪,沉声道:“你没有骗我?”

“我不会,今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不管如何,我认了。”叱温雪显得格外坚定,早在盖上红盖头的时候就已经做出决定。

商浩深吸口气,微微点头,从一旁拿起了酒杯,倒了两杯酒,递给叱温雪一杯。

她伸出细长的手指,接过杯子。

商浩观察着叱温雪,她的长相非常完美,而且身材看起来也极好,而且身体还很干净。

仔细想想,商浩把杯子举了过去,两人的手臂环绕,喝起交杯酒。

商浩的心里还是格外的难受,但是也已经接受,在将她压下去后,他已经决定,叱温雪是他的女人,安荦也是他的女人

两人终究还是在一起了。

洞房外的另一间密室内,噬圣,神圣以及叱圣坐在里面,三人闭目养神。

整个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

叱圣沉声道:“五人议会你们继续维持,可以提出商浩的这件事情,明天我会把商浩是我孙女婿的事情说出去。”

“好。”神圣微微点头,道,“我和噬圣会尽量去办。”

噬圣也答应一声,只是感觉到有些可惜,他那傻孙女,因为商浩救下她的生命就有些喜欢上他。

而且木易玺这小子对商浩的评价也十分之高,最为关键的是,商浩是个绝对的天才,而且还是那个人真正的对手。

不过,噬圣非常担心,往往天才死的也是最快,最倒霉。

“行了,我们散了吧,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小心,商浩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灯。”噬圣压低声音,迈出步子。

神圣和叱圣相互对视一眼,两人微微点头,已经决定的问题无需改变。

“走吧。”神圣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