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弃

第854章 挑战排位二十九

第八百五十四章 挑战排位二十九

就连兰芷也是罗思尔的选择对象之一,商浩万万没有想到,但是兰芷确实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

她排名第一百七十位,在皇级六层之中,已经是排名最高的人,非常强大。

不过,她和排名第一百六十九位的强者都不是商浩的选择,因为商浩在离开罗思尔家的时候已经做下决定。

商浩将要挑战的人是仙皇七层的最强者!

这个人是谁,商浩还不清楚,赶忙回到家里,前去调查。

正巧叱温雪和李壁都已经闭关,商浩也有了独自决定的权力和足够的时间去进行调查。

商浩微微闭眼,睁开眼睛之时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小美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冲她点头示意,商浩直接说道:“我需要仙皇七层里面排名最高的人的所有信息!”

“您稍等片刻。”小美显得格外恭敬。

片刻功法,在商浩的眼前出现全息的影像,上面显示的全部都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男人的情况。

小美也在一旁为商浩解释着这个男人的具体情况。

商浩渐渐地已经了解,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名叫卡耐基,仙皇七层的修为,排名达到二十九位!

这远远超出商浩的想象,本以为这个卡耐基会是排名一百左右,可是竟然达到二十九位。

“您可能不清楚,仙皇七层的强者相对起塔层级来说是要多一些的,当然在整个顶尖试炼场没有排名的强者也不在少数。”小美解释道。

商浩点点头,道:“好,我先看看。”

关于卡耐基的情况并不是很多,只是关于他的一些排名和一些主要的事情而已,甚至都没有他功法之类的情况。

漂浮大陆的挑战场对每一个拥有排名的人都会有一些保护的措施。比如说不完全透露出他们的手段。

其实这样很好,商浩有些情况也很难让人理解,自然不想被别人发现。

当然。商浩也有绝对的自信,相信没有人能够在他的进入仙田世界。消失在原地是什么情况,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悄无声息。

这个卡耐基还是有些实力的,要不然也不能成为排名第二十九位的强者。

商浩也认为,能够将卡耐基击败,绝对能够让他的水平更上一层,而且现在他也很强,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握在手中的清风折扇在蠢蠢欲动。

卡耐基强虽强,但商浩也必须挑战。

不管是清风折扇。还是他自身的实力都需要有一个证明,如果能击败这样的强者,也会给予他极大的自信。

现在,商浩所想的并不是危险,而是在与卡耐基战斗胜利后能够得到的好处。

就算打不过,商浩也有办法。

也不管那么多了,商浩亲自前往挑战场,将挑战的信息提交上去,他看到服务人员眼中只有吃惊的表情,而他的脸上却是自信的笑容。

商浩要挑战卡耐基的消息很快传出。而且消息明确的表示,卡耐基已经应下挑战,在半个月后。两人将会进行挑战。

这件事情一出,很多人都已经得知。

消息一层层的被传送到各位圣人的耳朵里面,先知道这事情的是万圣,他得知后,哈哈大笑。

虽然会议决定保护商浩,但是所谓的保护不代表着他们会阻挡商浩的送死。

万圣认为这一次,商浩必然是步子迈得太大,不但会扯着蛋,而且小命也不会保住。

“行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灵圣。”万圣嘴角不由上扬,甚至能想到神圣脸上生气表情。

确实。神圣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眉头紧皱,看着送来亲自送来消息的噬圣。他陷入沉思。

噬圣直接说道:“他虽然实力够强,但卡耐基并非一般的存在,如果他执迷不悟,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神圣深吸口气,说道:“我明白,但是我想他也会清楚,还是听听他的意见吧。”

陷入沉思,噬圣发觉神圣越发在意叱圣的想法,这很不好。

消失送到叱圣那边的时候,叱圣倒是笑了出来,看着面前的青年人,问道:“如果你是商浩,会这样做?”

见青年有些迟疑,叱圣接着问道:“实话实说!”

青年立即点头,一脸严肃地道:“叱圣,属下认为姑爷做的事情太过危险,简直就是……”他停顿片刻,还是说道,“简直就是愚蠢!”

“愚蠢?”叱圣眉头一挑,看着面前的青年人直接跪在地面,他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行了,你说的没错,但这小子总是有些厉害的手段,而且这次清风折扇在手。”

叱圣沉思片刻,还是说道:“行了,告诉神圣,我选择相信商浩,希望他也能这样想。”

“是!”

青年一口答应。

同一时间得到消息的还有安辉和孔梁两人,孔梁本来正在和安辉喝茶,听到这个消息直接从椅子上站起身子,严肃地喝道:“我先去见他!”

安辉闭着眼睛,轻声:“等等。”

孔梁一皱眉头,盯着安辉,发现他脸色很好,而且非常平静的样子,有些难以理解。

“商浩要是挑战他,必死无疑!”孔梁显得十分担忧,必须要阻止这样惨剧的发生。

安辉微微摇头,说道:“这个小子非同一般,我相信他。”

“您……”孔梁瞪大眼睛,一旦安辉这样说,他就已经明白,想去找商浩几乎是不可能,所以现在问题很大。

安辉喊来了下人,直接安排道:“给商浩传话过去,我安辉以及他的师傅孔梁提前为祝贺他商浩,挑战成功!”

“是!”下人答应,快步离去。

孔梁难以想象安辉是怎么想的,死死地盯着他,或许安辉看到了什么,他问道:“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微微摇晃脑袋,安辉叹了口气,向着对方看了又看说道:“其实你宝贝徒儿未来难以确定,他走的每一步都是险棋,正像是那时候的我们,不是吗?”

面对安辉的询问,孔梁再次皱紧眉头,或许安辉说的一点没错,这一次或许是该暂时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