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77章 一脚在地狱一脚在天堂下

第四卷 雄途 977章 一脚在地狱,一脚在天堂 下

当韩雨拿到战报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遮天现在共计有暗铁,血斧,黄泉,飞羽,黑羽,裁决,天狼,疯字营八个堂口,外加一个神罚小队,一个天劫大队和一个情报组织破晓。而除了神罚和天劫之外,剩下的堂口中,只有一个堂口没有受到袭击,那便是全员接受训练的飞羽堂。

剩下的七个堂口,竟然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打击。便连刚刚成立的天狼社都未能幸免。更有三名破晓堂的小弟,因为还有着其他堂口的身份而被杀。

“暗铁堂到目前为止,九名中队长,一名大队长遇难,精英小弟,死伤人数超过了二十人。血斧堂,刘泽宇受伤,旗下更有两名大队长一死一伤,七名中队长遇难,一名分堂主死亡。裁决堂,二十七名负责一市地盘的巡察小弟遇刺,其中,有不少堂口的小弟,更是与杀手里应外合,暗通款曲。”

“直接导致四十多人死亡,二十多人重伤。更有十几名有重大违纪问题的小弟,叛逃!好,好啊,”韩雨忽然将手中的情报狠狠的摔了下去,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哗啦一声响,大理石的茶几上,出现了裂纹,随即变成了几块,华丽丽的落了下去。

可这,依旧无法遮掩韩雨的雷霆之怒:“整个社团上下,生生被人砸了个稀巴烂,都是干什么吃的?都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

墨迹低着头,没有说话,胖子在吃着的猪蹄子,也不敢动了。吧嗒着嘴,有些委屈的道:“大哥,猪蹄子是炖着吃的!”

韩雨气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得知叶随风受伤,紧张之下已经赶了回来的巴格达,有些警惕的扫了他两眼,身子,不动声色的垫起了脚尖,准备朝着叶随风的方向移动两步,以备不测。不过,在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之后,终究还是没有动。

叶随风却是暗自松了一大口气,这要不是胖子垫了一句话,缓冲了一下,便连他都不敢接口了。

“老大,您先别生气,出来混的,总是一脚在天堂,一脚在地狱。没有长盛不谢的花,更没有常走河边不湿的鞋!眼下,最要紧的是通知各个堂口,将人手集中起来!不要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导致伤亡进一步的扩大!”

“现在还小吗?”要搁在平时,韩雨对于叶随风一向是和颜悦色,他本人,也绝非是容易动怒之人,若是叶随风开了口,他无论如何都会强行将情绪按捺下去。可他现在实在是太心疼了,要知道,死的那些可都是他的兄弟,是社团真正的精英骨干啊!

每一个小弟,都是百战之师,堂堂正正的跟人动手,他们未必会输。可现在,却死在了来自黑暗中的刀锋之下,他都替他们感到委屈,替他们不值!

韩雨终于又怒出声来,他缓缓的坐了下去,寒声道:“老叶,幽冥会的这帮杀手,必须要留下,我要让幽冥会,付出代价!”

叶随风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韩雨看似冷静了下来,可实际上,单从他刚刚下达的这个命令便可以看出来,他至少还没有恢复理智。

幽冥会的杀手,不动如山,动如雷霆。你到哪儿去找人家去?这些家伙,极为擅长化妆,破坏,善于利用地形,和各种形势,擅长阴谋,精通暗杀,除非是在他们出手的时候,才能发现他们的行迹。

在平常的时候,除了猎狗徐阀明,其他的人根本连找见他们的资格都没有。又如何将他们都留下?

只是,现在说反对,是明显是不合时宜的。

所以,他不置可否的将刚刚被韩雨摔下的资料扫了两眼,脸上的肥肉也跟着抖动了起来,他终于知道韩雨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黑羽堂,三名教官遭到刺杀,只有一人逃脱!

黄泉堂三名分堂主遇袭,两人战死,只有YT分堂主李云东活了下来。而在天水市,砖头受伤,手下八名精锐战死!另有七名中队长,和两名大队长遇刺,其中两名中队长战死,三人受伤。

黑羽堂遇刺的三名教官,都是在当地安置了家业,又不想,因为社团的事情,将他们牵扯进来。所以,并没有将家安在训练场内。

只是平时,他们的身份都极为隐秘,对家人,也只说是在汉魂保安公司工作。可不想,也没能幸免。

“现在各个堂口的伤亡,超过了两百人!两百人!”

韩雨缓缓的将眼睛闭上,许多熟悉的面容,在他脑海里快速的一闪而过:“我要是不能替他们报仇,还怎么做这个老大?”

“烟嘴!去将猎狗和袁野人给老子叫来!我要亲自问问,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老大,猎狗虽然天赋异禀,可毕竟只有一个人。您看,黄泉堂在天水遇袭的,算上砖头,共计十人。可有四次,那些杀手还没有动手,便被天劫的人给率先找到,绞杀了。而剩下的六次中,对方也不过得手了两次。从防御上来说,猎狗已经尽力了。”

叶随风沉声道:“毕竟,对方占据主动,而他却需要从错综复杂的情报和局势中,做出准确的判断!实在是有点疲于奔命之嫌!”

韩雨睁开眼,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叶随风毫不示弱的盯着他的眼睛:“猎狗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眼下他是我们手中唯一的反击利器,您这个时候将他叫来,不是便宜了那些杀手吗?”

“好,听你的!”韩雨缓缓的点了点头。

叶随风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急忙摆了摆手,让烟嘴出去,韩雨将烟拽出来一根,给自己点上:“老叶,眼下整个社团都乱套了,你说说,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走?”

“这次的事情已经闹大了,现在的情形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眼下,我们不能再继续跟对方硬拼下去了!”

“你什么意思?”韩雨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容易摁下去的火焰,有了再次复苏的苗头:“老子的兄弟,就他妈的白死了?”

“老大,您冷静一点!幽冥会的底蕴之深厚,已经超出了你我的想象。这些杀手中,只怕有许多是三色石的外围杀手。像这种不入流的杀手,三色石没有五千,可是,三千却是有的!这一次,李德波至少出动了五百人,可我敢肯定,他们并没有全部出动!”

“而我们呢?整个神罚,就算是加上天劫,也不过三百来人!我知道,老大您应该还有其他的安排,可就算是加上他们,我们能有幽冥会的人多吗?”

“要知道,李德波的这五百杀手,就算都损失了,他们也不会伤筋动骨。可无论是神罚,还是天劫,还是其他的人手,一旦损失,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

韩雨冷冷的一笑,整个人散发出了凛冽的杀机:“幽冥会,有这个胃口吗?”

“不仅有,而且,”叶随风深吸一口气:“我敢肯定,李德波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苦笑一声,肥硕的脸上,满是不甘和钦佩之色:“这一次,我们怕是再次低估了这个幽冥会的少帅。他刺杀我,刺杀我们旗下的小队长,表面上看,他是在报复我们刺杀玉兔,可实际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将大量杀手,安插到了我们的地盘!”

“他不惜暴露许多隐藏在我们社团内部的人手,除了是想削弱我们的骨干力量之外,更主要的目的,是一步步的将我们激怒,让我们派出最为精锐的手下,去跟他们玩刺杀。他很清楚,解决掉了我们手中的几张对他有威胁的牌,干掉了我们的大量社团骨干之后,遮天再短时间内,怕是难以恢复元气了!”

叶随风盯着韩雨的眼睛,沉声道:“老大,快将神罚小队叫回来吧!再晚了,我怕来不及了。”

韩雨的脸色终于变了,可没等他说话,门便被推开了。

“老大,”破天脸色阴晴不定的走了进来:“堂主刚刚传来的消息,说铁手哥遇刺!”

“什么?”韩雨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房中的几人也顿住了。

马文泉才刚好,才走马上任,竟然再刺遭遇暗杀?

韩雨将拳头握紧,嘴巴张了张,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了。他在恐惧,他害怕自己问出来之后,会得到不幸的消息。

好在叶随风还算镇静,他沉声道:“铁手怎样了?”

“哦,幸亏苍狼李彭,打不死朱翔,猪大肠汤达翔三人及时赶到,那是一支二十多人的杀手小队,已经被全部歼灭。幽冥会的杀手,还试图刺杀过红狼,却被萧南天给识破,反而围歼了对方三十多人!天狼堂方面,也战死了十一人!”破天顿了一下才道:“不过……”

“不过什么?说!”韩雨的心中,露出了一丝不安。

“刚刚得到的消息,刀子,马奎遇刺身亡。”破天缓缓的低下了头。

韩雨两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他的领子拽了起来:“你他妈的说什么?”

“刀子,死了!”

“放你妈的屁!”韩雨直接将他推到了墙上,他大踏步的在房间中转了两圈,嘴里怒声道:“刀子,曾经在JN的时候,带着十三个人,便闯破了两百多人的围攻,将老子接了出去!他会死?扯淡!他永远都不会死,永远都不会……”

“老大……”破天抬起头。

“你给我闭嘴!”韩雨一声怒吼,将他的话给狠狠的摁了回去。

韩雨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来,点上,他闭着眼睛,默默的吸了起来。

房间中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大声喘气都不敢。

就当那烟灰,几乎都要燃到头的时候,韩雨这才将眼睁开。

他的眼中,没有了一丝愤怒和狂躁,有的,只是无边的冷静和杀机,可是叶随风却看见,他的手心中,轻轻的落下了一滴殷虹的血色:“你还想说什么?”

“飞羽堂的副堂主,陈蛟遇刺,左胸被刀穿透……”

韩雨嘴角的烟头落了下来,脸色一片苍白!今晚,此时,遮天,迎来了社团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沉重打击,也堪堪感受到了,幽冥会能够坐稳国内第一帮派的强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