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79章 陈蛟无恙

极道特种兵

无边的黑暗中,陈蛟只觉得自己浑身阴冷。

四周的风都冷飕飕的,在他的前方,却有一个狰狞的毒蛇,正在他的前方。

那蛇是如此的恐怖,如此的阴冷,那空冷的像是黑洞一样的目光,让他的头皮一阵发麻,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千斤巨石似得,让他透不上气来。

转眼间,那蛇,又变成了一个女人。

“方心,是你?”陈蛟吓了一跳,他当时就想转身,可身子却不受控制,他只能咬紧牙关,拼命的向后就退。然而,后面虽然什么都没有,任凭他怎么退却,却依旧无法逃离那个梦魇般的影子。

“呵呵,跑吧,无论你跑多远,我都会来找你的。我是你的妻子,你知道吗?只有我才是你的妻子……”

“不是,你不是!”

“什么不是?”前面的身影忽然变了,变成了斩魄,他的那个便宜师傅。航州西湖上的那一幕,让陈蛟脸色巨变。

在他的四周,他那十多个手下,纷纷捂着胸口倒下。十几个面露狰狞的轮回杀手,正纷纷将没入他们身体的刀,往外拔出。

四周,一片黑暗。

陈蛟张大了嘴巴,想要喊,却什么也喊不出来。便在这时候,一股剧痛,在他胸口传出,他猛的转过了身子。只见斩魄正静静的望着他。

“为什么?”陈蛟用尽了身上的力气,最后问了一句。

斩魄微微一笑,那平和的笑容,此时,落在陈蛟的眼中,却是那么的狰狞。

“我知道你最大的秘密,你的心脏,其实是长在右边的,对吗?呵呵,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是方心告诉我的,只有跟你睡过觉,而且,考虑过如何让你死的更快的女人,才能察觉到这一点。从这方面来说,她实在是很优秀!”

斩魄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目光平静中透出一丝残忍的笑意:“乖徒弟,好好睡觉一觉吧,很快就有人来接你回去了。以遮天现在的医疗水平,你绝不会有事儿的!而你,让我捅上一刀,那黑衣,就能更相信你!”

“只要你能帮少帅灭了遮天,你就可以去美国,做一个有钱人,当一个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这有什么不好的呢?别试图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不然,下一次我的刀,捅杀的就不是你的左边,而是右边了。这对你,可没有一点好处呢!”

“不……”

陈蛟只觉得浑身冰冷,他将头一摇,却猛然感觉眼前一亮,然后,便听见有人在喊他。

渐渐的,他感觉到了眼前的人影,在渐渐变的清晰。

然后,便看见了一个身影。

他一身黑色的风衣,正静静的坐在旁边,脸上恍如刀锋削刻而出的线条,依旧那么的生冷和僵硬,唯独他的眼神,充满了柔和和淡淡的担忧。

陈蛟并不是因为他离的近,而先看见的他,而是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就像是在黑色中的一点光亮似得,并不明显,可是,你的目光却会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身上,就仿佛是在自然的追逐光明。

陈蛟嘴巴微微一张:“老,老大……”

声音一出口,他自己便先被吓了一跳,沙哑,微微带着一种撕裂感,似乎像是两个破瓦片在相互磨着似得,带着一种让人崩溃的刺耳轰鸣!不过,更让他感觉紧张的,是他刚才在梦中看到的情形。

因为他很清楚,最后的那个场景,斩魄说的话,根本不是梦,而就是他先前遇刺的时候,所真实发生的一幕。最后一刀将他放倒的,正是斩魄!

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这个念头让他顿时变的紧张起来,他的手,轻轻的转了一下床单,身子刚想要动,却感受到了自己此时应该赤条条的,便是起来又能如何呢?

韩雨笑了一下,轻轻的帮他掖好被子,开心道:“好了,你的手术才做完没多久,不要乱动!”

“这什么时候了?”陈蛟微微眯着两眼,阳光从窗户中落了进来,似乎是早晨?

“都下午三点了!老大,可是在你的身边,守了三个小时了。我们这些人,想要替他都不行!”马文泉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轻声说了一句。此时,他就站在韩雨的身后。

他这个新上任的天狼堂的堂主,之所以会出现在这这里,是韩雨特意将他召集到了SY,为的就是要亲眼看看,他有没有事儿。老实说,韩雨被这刺杀,已经弄的有些神经紧张了。

可马文泉却并没有丝毫的不耐,他能够感觉的到,韩雨是真的在担心他的安危,而不是担心遮天会折损一个大将。

“铁手哥!”陈蛟看着他,轻声打着招呼。

“哎!咱们哥俩可也有些日子没见了,我这才刚起来,你小子,可不能再倒下了。赶紧好,到时候,咱将暗蛇哥跟和尚,墨迹,黑狼几个都叫上,咱们好好聚聚!”马文泉轻轻的点了点*?头,神情中也透着一种由衷的轻松。

他说的几人,那都是跟着韩雨在天水起家的最早的班底。那个时候,武柏,萧炎,甚至是陆辉,叶随风等人都还没有加入遮天呢。

而他先在**昏迷了一年多,醒过来之后,陈蛟忙着飞羽堂的事儿,一直呆在LN,所以,俩人这还是他醒了之后,第一次见!

陈蛟有些牵强的动了动嘴角:“好,只要我还能爬的起来,我一定去……”

“当然能!”韩雨断口道:“我已经让老船亲自给你检查过了,你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你就放心吧!到时候,我做东,让莫……呵,”韩雨本来是想说莫太横的,好在及时刹住了车。老实说,如果莫太横不是叛徒,不是倭国人的话,倒也是个不错的兄弟。

还有跟陈蛟在一起的梁欢,他们是最早跟着自己出道的,如今,却已经埋骨多时了。

人生无常,生死有命!

“我的那些兄弟呢?”陈蛟忽然问了一句。

韩雨和马文泉脸上的表情顿住了,陈蛟一看,不用再说什么,也知道答案了。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韩雨轻轻的在他的肩膀处,虚拍了两下,不无庆幸的道:“你还活着,便比什么都强,那些兄弟的仇,我们早晚都会报的!”

“是我害了他们!”陈蛟轻轻的攥紧了拳头,只是,身上没有太多的力气,让他空有一肚子的火气,却没有丝毫办法发泄。更不能将心中的念头,就那么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要不是因为斩魄找上了他,他的那些兄弟,又怎么会做了人家的靶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的牺牲,跟你有什么关系,那是幽冥会干的!”马文泉不明白他话里的深意,所以,沉声安慰了一句。

韩雨也道:“要不是你小子命大,发动机跟常人不同,还是个后驱的,只怕你啊是甭想醒过来了!只要你活着,就比什么都强。”

“您说的是我的心脏位置吧?”陈蛟也有些伤感的顿了一下神,回过味后也感叹道:“以前的时候,我还为此而担忧过,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靠它捡条命!”

“知道它救了你,以后就得更加用心的保养!我听老船说,如你这般心脏异位的人,可是万中无一,也算的上是天赋异禀了。”韩雨点了下头,韩雨随口将旁边的茶水拿了过来,举着个小勺子道:“来,喝点水,看你的嗓子,都成什么鸟样了?”

“老大,我自己来……”

“行了!你能动吗?就我来吧!那小护士,被我给赶出去了,这个时候,也不好就将她再叫回来!”韩雨不容分说的,用勺子舀着茶水,朝他嘴儿里倒了出去。

在这一刻,陈蛟的心中热乎乎的。有这么一个真心拿你当兄弟的老大,或许,将这命卖给他也值了。

所以,在韩雨的一杯水快要被他给喝干的时候,他朝后挪了一下,心中的理智在这一刻,被一种虚弱后的感动给狠狠的摁了下去:“老大……”

韩雨却没有看他,而是扭过了头。

病房的门,推开后一个硕大的胖子走了进来。正是叶随风。

“老大,那些暗中跟幽冥会私同款曲的小弟名单,已经都统计下来了。有三十多个已经叛逃,剩下的人,还没来得及走,便已经被及时发现,现在已经送到了训练场。”叶随风一进来,便沉声道。

韩雨眼中冷漠的寒光一闪而过:“将叛逃之人的资料交给神罚吧。这些人,日后就是神罚的必杀名单!”

“现在让神罚去追杀他们,不合适吧?”叶随风微一拧眉,虽然他也很想这么做,可刚刚从幽冥会被送回来的神罚部分人手,还有成功的刺杀了幽冥会一位战鬼的忘语等人,暂时还不适合去幽冥会执行任务。

韩雨其实,是被唐峰给唬住了。他当时没有联系上忘语,不是他们都被堵住了,是,有一部分人手是被堵住了不假。可是,唐峰派的人想去堵忘语的时候,被白小七提前发现,他们便转移了,不仅如此,还将身为幽冥会二十八战鬼之一的翼火蛇给干掉了。

而韩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正在踩点动手。那个时候,忘语早就已经和卓不凡等人,全都将身上能够暴漏的手机等东西,藏了起来。毕竟,你这边要去刺杀的时候,那边电话突然响了,那也不合适啊!

这也是忘语在得手后给韩雨打电话才知道的,忘语之所以那么着急,还亲自动手,就是因为知道了社团正面临幽冥会的疯狂暗杀,这才决议亲自带人,反击一场,以让幽冥会消停一点。不想阴差阳错的让唐峰,得了便宜。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韩雨也不能再向唐峰将人讨回来了,这个哑巴亏也是吃定了。

当然,叶随风不让神罚去追杀他们,不是同情这些家伙,对于叛徒,他是从里到外的愤恨。要不是因为出了叛徒,那他的亲人,也不会被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可现在,的确不是清理门户的最好时机。

“那你说怎么办?”韩雨扫了他一眼。

叶随风两眼微微一眯,肥胖的脸上,露出了幽幽的光芒:“让神罚慢慢的杀呗!最好是隔着两三个月杀一个,让其他的人,慢慢的体会那种,如芒在背,死神就躲在他身边,一直窥伺着他的感觉,让他崩溃,绝望,最后再赐予他毁灭!”

发现这两天写的有些浮躁了,一味的追求情节提速,导致有些问题表达的不够清晰,这大概就是低谷吧,抱歉!!我会慢慢改回来的,一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