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80章 一见钟情卿非卿

980章 一见钟情卿非卿

听听,叶胖子这话说的多嚣张。(_

毁灭,还是赐予。

不过,更让人感觉头皮发麻的,却是他后面的那个建议。或许,目前让神罚刺杀一个幽冥会的鬼使或者无常,还要费一番手脚,可是,只要他们想,一个普通的小弟,顶天就是一个战鬼或者排名还在下边的小弟,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甚至,有点高射炮打蚊子的嫌疑。

他们甚至可以想象,那些得知了同伴,被曾经的东家给杀掉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下一个就轮到我了的感觉,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体会到的。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你清晰的知道它就在你的身边,而它却就是不出现的那段时间,足以让人疯狂!

至少,**的陈蛟,脸色变的异常难看起来。

韩雨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点了点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至于那些被抓住的,便交给裁决堂,让兔子按照帮规从严从重处理,凡有背叛社团行为,未造成重大危害者,断一手,或一臂,有切实的背叛社团的行为,并造成人员伤亡的,剥皮,点天灯,凌迟,随意!”

“事后,由裁决堂执行后,向全社团通报,以儆效尤!”韩雨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马文泉眉头一挑:“老大,这是不是稍微重了点?我们能吓的住某些人一时,却吓不住他们一世!”

“一次镇不住一世,那我就抓十次!总之,发现一个办一个,决不姑息!!”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那幽冥会,财大势粗,比我们有着太多的优势,若是不重,难保社团中有些人,会心存侥幸!若是这样念头的人多了,一旦双方交手,悲剧还会上演!”

“我支持老大的决定!”叶随风此生最恨的人,便是背叛!

马文泉张了张嘴儿,却没有再说什么。他一向认为,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这一次老大和军师,却分明是在把人往悬崖上逼了。

而且,还不是直接将人赶下去,而是就让人站在那里,那你还不如,一脚将他们踹下去,来的痛快呢。想想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默默等待的那种感觉,马文泉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后知后觉的人,真是悲哀啊!

不过,谁让你们选择背叛的呢?活该!

“你先下去办这事儿吧!”韩雨轻轻的摆了摆手,叶随风点了点头,临走的时候,他还对陈蛟打了声招呼:“好好养伤,社团的事儿,你暂且不用想那么多!我先出去一趟,等会再来看你。”

“谢谢军师!”陈蛟回过神来,勉强的一笑。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韩雨等人都以为,他是在为自己那些手下的死亡而心生不快,所以也没有多想,还直在心里感叹,他重情重义。

等叶随风出去之后,韩雨这才问陈蛟:“对了,你刚才要说什么?”

“啊?”陈蛟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刚刚韩雨平静的话语中,所蕴含的滔天杀机,和刺骨的冷漠,表现出了他性格中狠辣,果决的一面,也体现出了他心中的愤怒。

这一次,社团的损失之所以如此的重大,跟那些叛徒不无关系。

现在说出来,自己的师傅,是幽冥会的斩魄,自己这一次,就是被他给刺伤的?结果是什么?

陈蛟的理智,再次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动了动嘴角,轻声道:“哦,我是说,水我喝好了,就不再喝了!”

“哦,呵呵,行,我给你削个苹果。老船说,你这伤失血过多,吃个苹果,会好点!”韩雨说着,拿起了旁边的苹果。

以他的手法和稳定,这苹果削的自然是颇有艺术色彩。那下来的苹果皮,宽度,厚度几乎都一模一样,就仿佛拿着卡尺卡过似得。

水果刀轻轻舞动,那苹果就被分成了死块。然后,韩雨又给他们插上了牙签。陈蛟见状忙道:“我自己来吧!”

韩雨这回没有再勉强他,将果盘端了过去,让他拿了一块,他又将果盘递到了马文泉的面前,韩雨自己拿了一个,刚吃了一口,手中的匕首,便陡然朝病房的门口甩了过去。

门口,一个穿着粉浅绿色护士服的高挑女孩,才刚刚进门,一道冰冷的寒光便到了她眼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寒光便已经将她头上的护士帽给穿了下来,直没入旁边的墙上。

普通的水果刀,坚硬的光滑墙体,可是,那刀子还是直直的插在了墙上,没入足足三寸有余。

帽子掉了,头发却没有散落。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张受到了惊吓,略带惊惶的脸。她的神情有些僵,眼角都在不停的跳跃,看上去,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她缓缓的扭头,等看清楚刚刚在她的脑袋顶上,飞过去的是什么东西之后,两手一松,手中的盘子,顿时做起了自由落体运动。

马文泉眉头一拧,暗骂一声,身子已经像是条金枪鱼似得,快速冲了过去。然后,快速的出脚,猛的在那托盘上一挑。

托盘上的东西,顿时都飞了起来。马文泉一把抄住了托盘,然后,像是变魔术似得,左右一晃,将正在下落的针药,全都接到了盘里。

“啊……”原本没有尖叫的她,此时,再也受不了这刺激,惊声叫了起来。

马文泉脸色阴沉的爆喝一声:“闭嘴!”

女孩顿时嘎然而止,马文泉拧眉道:“你是这病房的护士吗?你是怎么通过训练的?大惊小怪的,难道不知道这房间中,有病人吗?”

韩雨见状,禁不住有些哭笑不得。这大老粗,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吗?怎么比自己还要粗暴?

“铁手,你别训她了。她是新来的!”韩雨笑了一下,站在门口的那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丫头,正是薛凝眸!

据说是在医院中,邵洋用的比较顺手,所以,给带了过来。本来,慕容飘雪都想亲自来的,只是,这丫头现在跟其子的感情一日千里,都快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而且,现在中医学院那边,都是由慕容飘雪直接负责,所以,被邵洋给拒绝了。

马文泉有些惊讶的扫了对方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便默默的走了回来。

薛凝眸这时才堪堪回过神来,她瞪着两眼:“黑衣,你做什么?”

“啊,那个,我刚才失手了!”韩雨微微有些尴尬的道。他刚才听到脚步声很轻,很灵动,便已经猜到了是这丫头。老实说,自从被叶随风给摆了一道之后,韩雨现在对人会不会武功,已经有些敏感了。

所以,他才会突然出手,试探一下子。

在他们现在还不熟悉的时候,他突然出刀,直取对方的面门,这丫头要真是会功夫的话,哪怕她的定力,比叶随风还要强,怕是也会立即出手了。

毕竟,刚才那一下,他用上了无名心法中第三重,才能掌握的技能,变轨。直到最后一刻,飞刀才像是突然被踩了一下尾巴似得,从她的脑袋顶上飞了过去。在事先不知真相的情况下,任谁也会误以为,他那水果刀,是真的要杀掉对方的。

不过,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丫头显然是真的不会功夫的。

而邵洋也说了,她的医学功底和基础非常的不错,尤其是擅长中医的套路,这,绝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够学成的。她在中医上的造诣,至少已经有了十年以上,且是有真才实学的那种。

哪儿怕是被邵洋称为此道天才的王帅,现在,也不过是主要体现治疗外伤和外科手术方面而已,想要达到薛凝眸的这个程度,没有个七八年的时间,怕是都没戏。

这也不能怪韩雨多疑,谁让现在是多事之秋呢?听邵洋话里话外的意思,大有让她主持大局的架势,韩雨虽然已经派人去摸她的底子了,可至少也得先做到心中有数啊!

不过,眼前这丫头,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啊。

果然,薛凝眸怒声道:“失手?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就算是不希望我继续呆在这里,也用不到用这种方法吧?你想杀了我吗?”

“不是,我说我失手你还不信了咋着?”韩雨摸了一下鼻子:“大不了,我向你道歉!”

“哼,你要是杀了我,再能把我复活,我就接受!!”薛凝眸将护士帽子一把扯了下来,上面已然多了一个口子。

看她面色不善,韩雨忙道:“那个,回头你就不用穿这衣服了。我跟老船打過招呼了,你先在这里,当个护士长吧,主要把这个护理方面抓一抓,提高医护人员的水平!顺便,还得麻烦你亲自护理一下陈蛟。”

“陈蛟,以后,就由她来护理你了。我可跟你说,人家可是留学回来的,算是个高材生了。”韩雨说着,朝陈蛟望去。

这一看,禁不住顿了一下,但见陈蛟正呆呆的盯着薛凝眸,似乎,看的有些傻了。

“哎,看什么呢?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韩雨轻轻的捅了他一下。

陈蛟的老脸腾的一下红了,那颜色,跟煮透的猪肝似得。

韩雨的眉头禁不住微微一拧,让薛凝眸来护理陈蛟,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呢?他嘴巴张了张,心中的不安,让他想要开口,收回刚才的话,可是,看到陈蛟的样子,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也许,这小子就是一时看晃了眼吧,韩雨这样安慰着自己,此时的他,却浑然忘了,有一种人,叫一见钟情。陈蛟是,薛凝眸也是,不过,唯一的错误就是,她们所钟情的对象,不是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