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81章 隐忍是为了爆发

981章 隐忍是为了爆发

等到薛凝眸给陈蛟打了针后,韩雨又陪着陈蛟聊了几句,便先一步起身离开了。

临出病房时候,马文泉回头扫了一下,关上门,忽然嘿嘿笑了一下。

这四周都静悄悄,冷不丁来上这么一下,还真让人有种毛骨悚然感觉。

韩雨白了一眼:u201干啥呢?

马文泉朝病房指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来:老大,我估摸着陈蛟那小子八成是看上人家了!

谁啊?

就是刚才说那个丫头啊,长倒是还凑活,可这脾气,也太爆了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敢瞪着眼睛跟您说话。这以后,要是跟了陈蛟,只怕这小子也有受了!

马文泉自顾自摇了摇头,话里,倒并不是担心,反倒是幸灾乐祸成份更多些。

韩雨横了一眼,心说,她算什么第一次?跟萧炎那小辣椒比起来,差远了。

边走便狐疑反驳道:u201说陈蛟,喜欢薛凝眸?没开玩笑吧?她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啊!

马文泉从兜里将烟掏了出来,拽了一根塞到嘴里,点上:第一次见面怎么了?我刚才可是看真真,就陈蛟刚才看人家那眼神,那绝对没错。

说着递给韩雨,韩雨接过也叼了一根,由着马文泉给点上火,笑道:u201又没老婆,凭什么看这么准?

马文泉笑了一下:这玩意,就是天赋了。别看老大好几个老婆,论这方面观察力和敏锐程度,或许,还真撵不上我!

我擦,谁好几个老婆?韩雨忙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u201丫能不能不编排我?

老大,可拉倒吧!现在谁不知道,是吃了碗里,看着锅里,连吃带拿?知道现在,大家都是咋评价您吗?说您这是一个人逍遥,让其人,打光棍去吧!

我擦,谁嘴儿那么损呢?韩雨像是被人踩了尾巴兔子似得,跳脚道:就算我一人占俩,那也不能把们逼都去打光棍去了啊!现在,还有那么多包小三呢……呸呸!

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比喻欠妥,韩雨狠狠呸了两口。

马文泉嘿嘿一笑,很聪明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而是轻声道:是,我也觉得这对您大帽子扣有些狠了。不过老大,您是不是也该考虑,给雨心和楚颜一个交代了?这么老拖着,也不好!

u201觉得,我现在能有那个心情吗?韩雨吐了个烟圈,微微眯着两眼道。

正说着,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薛凝眸从房间中走了出来:黑衣!

马文泉悄悄冲着韩雨能做了一个鬼脸,那意思分明是说,看,我没说错吧?这丫头敢直接叫名字……

韩雨白一眼,缓缓转过身来。对于薛凝眸这种性格,韩雨认为这是在美国那边呆时间长了,别说是让她叫自己名字,那便是叫一号,估计她也是直接称呼。

有事儿啊?

薛凝眸目光落在两人嘴上,眉头一皱:医院里,不准抽烟!

丫头,可瞅准了,站在眼前这位,可是我们老大!马文泉将脸色一沉,目光中却隐隐带着一种笑意。现在,基本上将对方看成是自己弟妹了,再加上一个人在**躺了一年多,性格已经隐隐有了些改变,所以,竟也难得出言调笑起对方来:别说在这里抽支烟,就是在这撒泡尿……

咳!韩雨老脸一热,轻轻咳嗽了一声。

马文泉不由得暗骂自己,真是将脑袋歇坏了,这说话咋还图鲁嘴皮子了呢?用手在嘴边轻轻一挡:杀个把人,那都没有人敢说一句。还让别抽烟?

我知道厉害,我也知道,自己也敢杀人!可们在外面,干什么我都管不着,可这里是医院,这里呆不是们属下,而是我病人。我既然是亲口封护士长,这护理上事情就得我说了算。所以,我现在是在命令们,将烟灭了!薛凝眸毫不客气哼了一声,薄薄嘴唇,嘎巴脆,一点也不怵场。

马文泉扫了韩雨一眼,那意思是,得了,老大,交给您来收拾吧!

韩雨回给则是一个不满眼神,光着屁股戳马蜂,能惹不能撑啊!得了,我们都不抽了。说着,将吸了半截烟头拽下,轻轻一弹,正落在楼道中那个小垃圾桶内:说吧,喊我有什么指示?

刚刚韩雨那一手,让薛凝眸微微愣了一下,听到文化,这才回过神来道:啊,我就想问问,龙哥去哪儿了?

u201u啊!韩雨轻声道:回天水了!

天水?行,那我知道了,谢谢啊!说完,她径直走了。

龙哥?马文泉有些意外道:老大,她刚才问谁啊?

墨龙!

嗯?马文泉一顿:她喜欢墨龙?

u201说呢?韩雨横一眼,随即回头扫了一眼陈蛟病房,轻声道:u201啊,就祈祷自己刚才看错了吧!不然话,她喜欢墨龙,陈蛟喜欢她,这事可就串饺子了!

那墨龙喜欢她吗?马文泉脸上也露出了不安神情,论感情,陈蛟跟近一些,可是,墨龙那也是墨雨心心腹啊,墨雨心是谁?那就是们未来大嫂,那可是连老大都不愿意得罪主。

这事问我,我问谁去?照着墨龙说法,跟这丫头也不过是才刚刚认识!韩雨轻声道:不过,好感怕是有,要不然也不会托人专门将她送回来。这也就是拜托给雨心,有些不方便,才将人交给了我!

要真是这样话,这事儿确有些不太好办了!马文泉搓着两手,若是别人,还能考虑下用强,可是对方既然是墨龙,这条路显然行不通了。总不能为了个女人,便鼓动着俩人来场生死搏。

干声道:或者,也许,也有可能刚才是我看错了!

但愿吧!韩雨瞪了一眼,轻轻吐了口气,这一天啊,净是些给人添堵事儿。

两人并肩走出了住院部,外面,天色已黄昏。

威风徐徐,此时医院中,已经住进来了不少受伤小弟,也有许多血斧堂小弟,在这里驻守。看见两人走来,们纷纷躬身行礼。

好久没有出来走走了,马文泉颇有感慨望着四周,轻声道:活着真好!

嗯!韩雨轻轻嗯了一声,见马文泉没有再说话,瞄了对方一眼:u201是有什么话想说吧?

马文泉苦笑一声:不是我,是社团中一种集体声音。老大,咱们真不报仇了?

u201说呢?韩雨收回目光,远远眺望着西边那轮橘红色太阳,光线柔和,并不刺眼。

眼下,我们确没有报仇那个实力,可是,若是什么都不做,又难免会给兄弟们,心中留下阴影,再说,大家心中都憋着一股火呢!不让们发泄出来……

不让们发泄出来,又能怎么样?韩雨脸色一沉,冷声道:我也有火,而且比们所有人都大,可我不也得忍着么?

马文泉眉头一拧,在印象中,韩雨可不是那种能大度能容隔夜仇人,以前时候,哪儿一次遮天不是看起来毫无胜算?这一回,三百多小弟血仇,就忍了?这也太反常了。

是不是有什么阻力?马文泉试探着问了一句。

韩雨长长出了口气,苦涩道:上面发火了!这一次,幽冥小组,动用了五六百杀手,只是枪手便有五六十名,虽然,只是局限于道上厮杀,可依旧引来了上面雷霆之怒!墨侠,都被勒索去了三十人,李德波幽冥小组,更是回去了不足百人。

龙组天尊,已经亲自警告过我了,说,这个时候我们还怎么报这仇?

马文泉缓缓摇了摇头:这幽冥会少帅,不会是算准了上面不会给咱们反击机会,才这么肆无忌惮动用枪手吧?

谁知道呢?韩雨微微拧眉,对于李德波,现在也有些讳莫如深。从这几次幽冥会行动来看,,是个思谋远虑,算无遗策,极为擅长浑水摸鱼人。跟以前遮天遇到那些草包敌人不一样。

幽冥会虽然强大,可们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破绽。

告诉兄弟们,都忍着吧,真有怒火,便将这火发泄在训练上!韩雨轻轻跳了起来,落下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片杨树叶子。

轻轻将杨树叶子放在嘴儿里,轻轻品尝着其中苦涩。

唐峰意思,就是龙组意思,而龙组意思,就是上面态度。

遮天若是吃了大亏,韩雨恼羞成怒之下,定然也会用枪!俗话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现在遮天,掌控着汉魂战火研发,是地狱天使军火代理商,想要弄点军火,只怕连龙组都拦不住。

而一旦双方大量使用枪械,事情定然闹大,无法遮掩情况下,黑社会,火拼这些原本应该不为常人所知事情便会浮出水面,走上头条。

到时候,政府何以自处?民众何以为安?

和谐,更是变成了一句空话!所以,上面绝不会让这样事情发生。

这也是唐峰龙组,如此雷厉风行,毫不客气原因,目就是为了个双方一个警告。再妈乱来,我就将们都收拾了。

当然了,像李德波这种位居三门五姓之一顶层家族,又掌控着幽冥会这个国内最大社团,只要上面不想引起太大动荡话,也不愿意跟们来硬。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对付黑社会最好办法,还是通过黑社会,悄无声息去吞并,去控制。

这也是唐峰和龙将军,会找上,并暗中颇多照拂原因。

韩雨对形势看很清楚,所以,自然不会冒着被上面和谐危险,强行动手。

而幽冥会那边,唐峰只是让李德波下令,将那些被抓杀手放下武器,放弃反抗,由人抓回去改造一番,变成龙组外勤人员。李德波没有更多选择,就像是韩雨一样。唐峰不想得罪,而,更不想得罪唐峰。

所以,这一场轰轰烈烈暗战,从韩雨,叶随风,玉兔遇刺那时候开始算起,前后只是进行了不过一个多月左右,便宣告结束了。韩雨现在既不能对幽冥会当即展开报复,也没有那个实力。

仇恨,只能暂时寄托在心中。慢慢酝酿,然后爆发,直到其中一方,被烧成灰烬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