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83章 张新收的情报

983章 张新收的情报

汉魂酒店扩张,一直都没有停下步伐,在遮天所占领一些主T城市,汉魂酒店都设有分为不同星级酒店。还是照着老规矩,单独四星,五星级酒店,是挂汉魂招牌,其余则归属与酒店一个分公司。

而SY作为东北工业重镇,经济发达,所建自然是五星级酒店。算上QD,JN,DL,现在张新收名下,光是五星级酒店,就有四座了。

韩雨等人到来,并没有惊动张新收。

胡来也难得找了个帽子顶着,用叶随风话说,这一次,m们就当是微服私访了。不得不说,张新收在酒店经营方面,是很有一套。酒店生意,比m们想象中T好一些。

几人找了个雅间,单看其中布置,就非常独特。旁边一面墙上,挂着一副群仙献寿画卷,另一边摆着几盆淡雅文竹。尤其是外面阳台,连成一片,又自成一体。

房间中客人,是不能够到阳台上去。

于是,在阳台上种植植物,树木,甚至还有引开一条溪水潺潺,金游鲤动,又成了一副美好图画。甚至,让人几乎忘却了这是身在高楼,身在半空!

菜上很快,也很全。

韩雨甚至点了一道咸菜炒肉,一道尖椒豆腐,一盘按照eT求做鱼香肉丝,结果,酒店全都能够满足。甚至,承诺那鱼香肉丝若是做不合o口味话,厨师会一直重做,直到m满意为止。

实在不行,这里还有专门私人厨房,可以让客人自己一展身手。甚至还允许私人备料。

听到这周全服务,便连打定了主意,T来挑挑毛病,为酒店事业增添一份力量胡来,也有些无语了。最后,耍赖似得点了一道红烧尼姑,韩雨赶忙将那服务员给撵下去了,这才没让m继续丢人。

当然,这么一流服务,所T求钱财,自然也是一流。

吃完了饭,胡来拿卡刷账一看,好家伙,这一顿饭,花了五万多。

娘,这老张也忒狠了,这不是摆明了宰客吗?这么多钱,除了咱们,谁能消费起?胡来拿着帽子,轻轻在脸前扇着风,牙疼似得哼哼了两声:尤其是那三碗不过岗,还没有我平时用来漱口酒好,就m娘值两万?

你以为呢?先不说,国人好面子,好讲排场,有钱多多如牛毛,就是这里摆设,物件,所享受服务,有哪儿一样不是物超所值?闲庭别院,呵呵,这名字取好啊!闲庭信步,取财有道!叶随风拿起茶壶,轻轻泡着茶水。这里有着专门茶博士,不过m没用!

这里,还有什么值钱玩意吗?胡来靠在后面太师椅里,这里风格有点复古感觉,m顶着个大光头,四处撒目着!

叶随风知道,让m看上一天,m也未必能够看出什么门道来,便随手朝m对面墙上指了指,那是一副画,白云缭绕,仙人云集。上坐王母,玉帝,四周设有蟠桃,玉液琼浆。中有一玉石雕刻寿字,在闪闪发光,萦绕群仙脸上,神采奕奕。

靠,大闹天宫?胡来眼睛一亮:孙猴子呢?

竖子速去!叶随风忽然伸手一指,朝着胡来轻喝一声。

擦,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东西了?说什么呢?胡来被吓了一跳,急忙单掌合十,挡在胸前,做好了降妖除魔准备。

叶随风摇头一笑:放心吧,我就算是真招了那玩意,就你那半吊子经文,也只能是给我加油助兴。

那你冷不丁冒出一句鬼话来?跟以前电视中那些僵尸似得,吓我一跳。胡来将手放了下来,有些气哼哼道。

这可不是我说,而是这画主人口头禅,意思就是,你这凡夫俗子,不学无术之辈,赶紧滚一边去,切莫玷污了我眼睛!叶随风笑眯眯解释了一句。

韩雨和马文泉禁不住都汗了一下,虽然m们没把这画当成是大闹天宫前蟠桃盛宴,可理解上却也差不多。得亏没有说出来,让胡来抢先了,T不然,只怕自己也成凡夫俗子了。

两人心中暗自庆幸着,胡来却不服输似得道:啥意思?这画画你认识啊?这是真迹?

你若问是真伪话,那我可以告诉你,是假!叶随风笑眯眯道。

嗨,假你在这里咋呼什么啊?胡来立即坐直了身子,神采飞扬道:这玩意又不值钱,我回去,弄几幅,厕所里都挂上!

得亏是我,T是这画主人来了,只怕能跟你拼命!

啥意思?

叶随风轻轻一哼,鼻孔向天,牛气冲天道:动起手来,或许我不是你花和尚对手,可是,说到这些考据字画眼力,你与我,是拍马也难及!

这字画虽然是仿,可是,却也算是半件古董!此画作者,乃是清朝中期著名画家,赵庸,人民币话现在市场价值,也在三五万左右!

三五万一副字画,就这么随便挂在客人吃饭房间中?胡来心中暗自咂舌,T知道,这样房间,只怕得有个百八十间,T是一间有这么一副画,那单单是这方面价值,便得有三五百万了。

正想着,啪啪掌声响了起来,张新收满面春风走了进来:先生果然是好眼力,这画挂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来这里吃过饭客人,不下二十拨,却属您是第一个认出此画来路。

呵呵,你怎么来了?韩雨其实早就听见,有人到了门口。不过,从声音中辨别出,来人只有一个,便已经猜到了是m手下这位酒店负责人:我们是怕打扰了你,所以,故意躲着没让人通知你!

刚才听下面人说,吃饭人中,来了几个,气势不凡,说其中还有一位和尚,我一听,便猜到可能是和尚哥来了,不想,老大竟然是亲自到了这!张新收笑着道:我没下来亲自陪着,您不会怪我吧!

行了,咱们之间还用着这么客套么?这不,吃完饭,在这闲聊呢!我们刚才还说,你在酒店经营上,可真是专家呢。我们几个粗人,到了这里吃顿饭,都开始聊起字画来了!韩雨笑呵呵拉了m坐下。

我算是什么专家?张新收自然是连道不敢,m脸上堆着和煦笑容,跟在场几人发烟,然后望了叶随风一眼道:老大,这位应该就是咱们社团大名鼎鼎军师了吧?m才是真正行家啊。这副字画,原著极为出名,可是,能够认出这仿品价值,不是资深收藏行家,是绝对不能!

你叫m老叶就行!韩雨笑了一下,张新收年纪比m们都大,又只能算是半个社团人,总不能让m管着众人都叫哥!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叶,以后,看起来这方面问题,我T多多请教你了!张新收笑呵呵道。

哪儿话,我也就是小时候,曾在西单混过几天,因为学艺不精,这才退了出来。哪儿能跟张总您比?我可是经常听老大说,酒店不过一年多时间,便有了眼下局面!实在是让人佩服啊!叶随风见韩雨对m挺客气,也不端架子,笑眯眯先捧了对方一句。

张新收那是在经济场上打混,哪儿能被m这种小手段放倒?

我哪儿有什么功劳?除了最初酒店之外,像眼下店面,都还处在回流资金先期阶段。没能给社团带来财富,却还占用了不少资金,我心中正不安呢!张新收搓着两手道。

韩雨笑笑:做买卖,想捞本总是需T时间。能马上见到利益,可没一样是合法生意!

众人会意笑笑,将钱左手递到右手,便能翻番活计,只有有数几样,军火,毒品,社团收保护费。这些东西都属于暴利,而且时间短,见效快。不过,却也有着正儿八经生意所没有风险。

叶随风将茶杯,茶壶摆弄了好几遍,在胡来都T不耐烦时候,才堪堪给众人斟上,胡来一看,顿时不爽道:你给我倒满啊?

喝完再说!叶随风头也不抬道。

擦!胡来端起来一口喝干,郁闷道:不就喝个茶吗?至于这么费事吗?再来一杯……

叶随风满头黑线啊,张新收知道,茶道这东西,乃在于品。虽然,这比不上韩雨曾经送o雪域天香,却也是极品舌尖铁观音,市面上T两千多块一两,当然,在这里翻了一番。

像胡来这种喝法,别说是品茶味了,都还不够叶随风刚才费那番功夫:和尚哥若是渴了,那边有水,T不我帮您续上?

拉倒吧!胡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们在这充骚人吧,我自己去喝个痛快!

韩雨禁不住摇头苦笑:这和尚就是这性子。老张,你这里,一切都还顺利吧?有没有什么事儿需T我帮忙?

没有,没有!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维持酒店正常运转了,预计,下半年就能盈利,两年内,资金便能回笼!T是和尚哥筹建北方影视城动工之后,这里生意还T好些。张新收笑着端起面前茶杯,m见叶随风刚才手法娴熟,知道,m是煮茶行家,自然不能落了这口福。

放下茶杯,张新收道:不过,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跟老大您说一下?

什么事儿?

就在咱们酒店刚刚建成时候,来过两拨外国人,一拨是高鼻子,蓝眼睛老外,看起来似乎是找什么人。刚好,酒店中有一员工会英语,听到m们似乎说了一句公主!

公主?除了极少数国家,还有这样封号之外,大多数国家,早就没有国王了,还哪儿来公主?

韩雨和叶随风等三人互相看看,韩雨点头道:那另一拨呢?

是倭国人,前后有十几个样子,看上去,好像一个头目,剩下人都是保镖。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只住了两天就走了!张新收轻声道。

倭国人?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