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91章 赌斗

991章 赌斗

姜东这话倒不是单纯的为了拍马屁-_)

独特的人生经历,让b见多了人间的冷暖能够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弟,一步步走到飞翎社一堂之主的位子上,b也曾用尽心机

老实说,别的帮派中的堂主,那彼此间都有小九九,小算盘,拉帮结派的不说,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安插亲信,密植党羽,相互攻击,那都是家常便饭

有甚者,内外勾结,无所不用其极像b手下原本有的分堂主,还养敌自重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为了权利?

可是,这些在眼前遮天的几位大佬,身上,b却丝毫看不到这些

一个人的言行,可以掩饰,但是眼神还有给人的那种感觉,却是做不了假的

姜东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感觉

所以,b这话说的,真诚中,透着三分感叹,三分狐疑

当然,此时的b,还没明白,这是因为遮天那独特的环境和发展经历造就的

首先,b们这些人,并不单纯的是为了权利,为了上位而加入的黑道,像胡来,b当初找到韩雨,为的就是少林方丈的一些指示当然,这话现在是还不能说的像马文泉,萧炎,叶随风,b们也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却绝不是攫取权利

像这样的一群经历,性格各异,理想和目光又越了眼前的这点权利的人,自然不会像其b帮派那样,争名夺利,费尽心机的想要上位

对于马文泉,姜东着意的看了几眼遮天的胡来,墨迹,萧炎,甚至叶随风,b在以前飞翎社的情报中,都看到过,对b们的性格,能力可以说都略知一二可是,对于马文泉就不清楚了

毕竟,遮天参加黑道大会,初露峥嵘的时候,马文泉便已经受伤了,基本上算成了植物人飞翎社的情报人员,自然不会在b的身上浪费口舌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掌控天狼堂,并能够跟胡来随意调侃,打成一团,丝毫不显局促的人,姜东便多了几分好奇

b心中甚至断定,这位铁手,乃是遮天雪藏起来的人物一念及此,b的心中,对于韩雨便多了几分警惕,多了一分期待

一个有着如此心计,善于隐忍的老大,日后的前途,将不可限量可是,同样的,一旦心有b念,只怕下场会极为凄惨据说,遮天的几个叛徒,有一个被分成了几份,还有一个,生生被挤在所坐的车中,被挤成了肉泥

一想起一个人,绝望的坐在封闭的环境中,看着四周的车咆哮着冲上来的那种绝望,姜东微微打个寒噤,脸色微变

怎么了,东子,很冷吗?韩雨狐疑道

姜东忙摇头:啊,没有,可能是刚才站的有点久了

韩雨笑笑,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姜东在想什么,b也能猜到一二无非是对b们如此的融洽,感到惊讶对此,韩雨只能是感激和侥幸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不缺少奇迹的,b能有今天,能有现在的遮天,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那等会便去休息,在这之前,先宣布一条任命韩雨沉声道

胡来等人立即静静的朝b望了过去,b们的嘴角还带着笑容,可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认真了不少

陈蛟身上有伤,需要时间静养,而飞羽堂的训练任务又很重,从现在开始,便由姜东担任四星小弟,飞羽堂副堂主

客不能喧宾夺主,老大,初来乍到,无功不受禄……

首先,不是客这里虽然看重资历,可同样也不会埋没有能力的人韩雨笑了,b静静的盯着姜东,毫不客气的道:第二,在遮天,说赏就赏,说罚,就罚从来没有打折的时候,也不希望手下的兄弟,跟客气明白了吗?

呵呵,东哥,就答应,老大既然让做这个副堂主,那就说明是胜任的胡来笑道

姜东忙道:和尚哥,您叫东子就行

b转向韩雨,身子站的笔直,脸上那种暗色的水藻似得印痕,越发的清晰起来:承蒙老大看的起,那全力以赴就是,定然竭尽所能,全力辅佐堂主

韩雨这才笑道:好好干,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会喜欢上这里的和尚,不是要跟斗一场吗?来

阿弥陀佛,老大,忽然觉得,身为小弟,跟老大您动手,是不礼貌的这样,还是让们这些小弟级别的赛一场胡来单手合十,悲天悯人道:铁手,在**躺了这么些日子,想来,人也已经有点生锈了不如和尚辛苦一下,就陪松松筋骨如何?

马文泉哈哈大笑:u201这和尚,还记着刚才找要刀子的事呢?这么急着就报仇来了?

这怎么能算是报仇呢,这不是报仇,绝不是胡来连连摇头

嗯,不是报仇,是为着想马文泉笑笑:老大,那就先陪胡来玩一局,您在这里先休息一会,就当看个乐子

和尚,保护好的光头,那玩意反光韩雨连连摆手,能在这里看好戏,b也乐的在这里休息

铁手,咱们之间的彩头怎么说?

u201这和尚,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好处彩头出了,要能将铁手赢了,钱,酒都归韩雨笑骂道

听见了吗?铁手,老大都看好,提前将酒跟钱送了,还玩么?胡来炸了眨眼:耽误喝酒的人,可是会很生气,很愤怒的哦……

u201啊,早该去修炼闭口禅了马文泉白b一眼,问李剑白:走,挑人去1

不用李剑白微微一笑

姜东朝着韩雨等人施礼后,转身向回走了几步,让手一挥,立即跑过来三名小弟,b们整齐划一的跑了过来,先是在两棵树之间,签上了绳子

然后,又朝下拴上了一个个的木牌,大概有三十个左右看那模样,像是刚刚削下来的木头,还带着木纹木牌不大,大概有三指宽,十二三厘米长,木牌离着生面的线绳子,大概有三十厘米左右

而木牌跟木牌之间的宽度,大概在二十厘米之间

u201这弄的什么玩意?胡来略一皱眉

李剑白轻声道:u201m刚才将手下的人,分成了三十个小队,一个小队五十个人这上面挂着的木牌,便是这些小队的编号,还有一些资料先说明,这些小队的实力,是不均等的觉得,既然是对抗,还是加真实和严格点,这样,可以加公平些

行啊,箭神,看不出来还挺有当裁判的天赋啊这一会的功夫,竟然就弄出来这么多道道,想的还挺周到,行,就按照说的来,给把第三个牌牌拿下来胡来笑着连连点头,显然,对李剑白的举动,十分满意

这当然没有问题,不过,觉得,还是请和尚哥亲自露一手的好,也好让下面的小子开开眼界不过,您要小心,不可以将木牌弄毁,不可以取下两个木牌李剑白的一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胡来,一个眼睛,却在眼眶里轱辘轱辘的转个不停,再加上b嘴角的那丝略带阴谋得逞的笑意,那是相当的诡异

胡来被b看的心里发毛,忙扭头道:知道了,知道了这还没开始比呢,就先考校上们了?也罢,和尚就让们看看,咱这个血斧堂的一堂之主,也不是白给的

说完,探手从b身后,将那把血斧取了下来,大喝一声:阿弥陀佛,老大,和尚去了

去字未落,b便扬手将斧子猛的甩了出去那硕大的月白色僧袍,紧紧的裹着b的身影,恍如一条看见了骨头的野狗般,张牙舞爪的紧随其后打着横转的板斧,快的靠近了木牌,眼瞅着就要将木牌劈中的时候,胡来忽然跳了起来,探手一把抓住了板斧,寒光一敛,那板斧便犹如穿花蝴蝶般,轻轻的从木牌上方掠了过去

厚重的板斧,竟然被b用的举重若轻,精巧无比

好姜东率先道

和尚哥看起来也没闲着啊墨迹两眼放光,连连点头赞叹以前的时候,b得仰望胡来,现在b也还不是胡来的对手,可是,跟随天刀楚九学习刀法之后,那眼力却是上升了一大截

李剑白所设之线,本就是毛线不容易着力不说,力气一大,很容易牵一而动其余这也就等于是违规了

想要割断毛线,取下木牌不难,难得是用一把重达几十斤的板斧,还能做的如此轻松,如此轻巧,那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了

韩雨却是哑然失笑,这和尚刚才喊的那么卖力,分明是想唤起飞羽堂小弟的注意力这家伙,还是那么喜欢出风头

胡来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木牌:第十七小队

立即有一个小队跑了过来,五十个人,分作两排,都是年纪在二十二三岁到二十**的小伙,正处在人生的巅峰时期,精气神十足

胡来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斧子一举:从现在开始,们就是老子的人了等一会,让们打狗,们不能杀鸡让们往东,们不能往西

u201们可能跟还不熟,先告诉们,血斧堂的人都知道,和尚的脾气听的,喝酒吃肉美女,还保证能让们左拥右抱,一夜五次到天亮可要是不听,和尚也能让去喝酒,吃肉,妞不过,那得等到清明节,看和尚是不是有空去看们了

极道特种兵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