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94章 胜负

994章 胜负

双方的人,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就在楼梯口的那个位置,胡来想m将马文泉和他的人,堵在楼梯上,让他们下不来。而马文泉的人呢,则想冲开一条路来。所以,双方刚一接触,便惨叫不断。

虽然用的都是木刀,可是,头破血流,胳膊断掉却是在所难免的。

而马文泉这边的人毕竟是被挤在了楼梯上,有些进退失据,似乎是失去了先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弓箭手,突然出现在了左边,他们手握长弓,刷刷几箭,朝着胡来这边落了下去。

顿时,有小弟惨叫出声。

在那俩弓箭手的旁边,则还站着八名手持木刀的小弟,他们的用意很简单,那就是保护这俩人的安全,同时,做着宣传部门的活:被哥射了一脸的,出局了哈!

把个胡来那边的人,给气的,差点鼻子没歪了。

不过,胡来也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被堵在了后面的那十来名小弟,立即朝着旁边冲了过去。他们就是刚才被胡来低声吩咐过了的家伙。

那些人得到的命令是,等一会厮杀的时候,躲在后面,作为预备力量发,防范铁手的人偷袭。

不过,就当他们m冲到那些弓箭手近前的时候,让胡来感觉崩溃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弓箭手旁边的那个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配合那八名小弟,朝着那十名小弟便迎了上去。十八个人,对八个!

这一下,那十来个小弟,就郁闷了。再加上那两名弓箭手突然掉转了方向,抽冷子朝他们放了几箭,基本上,那十来个人算是一触即溃!

他们已经被连番的意外,给彻底的击溃了心中必胜的信念!

他们这边一退,堵在楼梯上的胡来的手下,也扛不住了,立即出现了松动!

阿弥陀佛!不许退!胡来忽然怒吼一声,声音咆哮,振聋发聩。他突然上前一步,一脚,朝着楼梯上的一名小弟踹了过去。

好了,他们这些人,不能动手,可没,他们不能动脚!

不过,马文泉岂能让他如愿?和尚,o的对手是我!\u201着,他也跳了出来,在旁边的楼梯上轻轻的一点,人从几名小弟的头顶上跳了过去,一脚飞出,给胡来的脚撞在了一起。

胡来是站在下面,向上进攻,远比不得他自上朝下更好用力,所以,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马文泉趁机落在了他前面。

胡来两眼一眯:哈哈,铁手,o若是倒下了,我可还有赢的希望啊!

未必!

两人声音一落,身子便再次撞在了一起。俩人那也都是汉子,尽管交锋,却秉承各自的承诺,绝不动手,所以,用的全是腿。马文泉虽然在**昏睡了一年多,却因祸得福,在那个没有了时间,没有了疲惫的世界里,他几乎无时无刻的不在打磨着自己的拳脚。

思想的速度有多快,没有人能够清楚。所以,o可以,马文泉是练习了一年,也可以,他是练习了十年。

总而言之,现在他的拳脚,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角度,已经达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堪称完美!当然,想m将这种完美,通过身体表达出来,现在的马文泉还差的远。

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的身体,无法达到跟他的思想合二为一的地步!别心到则身到了,便是心动即身动,也是极为不易的。

不过,因为他练习了无名心法的缘故,身体比起以前来,无论是反应的灵敏度,还是强度,都远胜往昔。

没有套路,他的腿,遵循着一种最为直接,最为干净,最为迅速的方式,不断的弹起在落下,同时,身子在不断的进行着为微调,以保证自己的每一腿,都能够发挥出最为强大的力量。

在这一刻,马文泉展现出了那份独属于他的,不能传承,不可再造的奇迹。

没有人能够将自己砸成植物人,还能保留独立的意识,然后,毫不懈怠的训练上一年,马文泉的遭遇和经历,注定了他的成就,也将是独一无二的!

胡来在少林长大,一身的软硬功夫,扎实到了极点。少林有长拳,更有追风腿!三十六路追风腿,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绝技,就像是少林长拳一样,都属于最为基础的部分。然而,越是这种基础的东西,其破绽就越少!此时,在胡来的脚下,更是来去如风,形如其名!

此时,两人是腿来腿往,腿去如风。

渐渐的,两边的小弟,都被挤到了一边。没办法,别看他们手中拿着木刀,可是m撞到两人交战的地方,还是会倒霉。

有一名胡来的手下想m帮忙,结果,被这和尚一脚给踹了出去。马文泉的一个兄弟,举着木刀朝着胡来劈去,结果,却被马文泉一记直腿,大胯差点都废了。

剩下的小弟,却依旧没有停歇。

黄岩手持一把木刀,左右劈砍,其悍勇之处,竟然不下与他箭法的精妙!一时间,有四五名小弟,被他劈砍在地。可是,剩下的人,却没他这种实力了。心神气势被夺之下,有些小弟是被压着打,然后,中刀之后,失魂落魄的倒在地上。

不过,更多的却是杀红了眼睛。双方的木剑,一开始还克制着,控制着力量,可是到了后面,却是朝着对方的胸腹,咽喉,眼睛等m害的地方招呼,大有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架势。

外面,墨迹有些焦急的道:老大,他们好像来真的了,m不m制止他们?

李剑白的一个眼睛盯着屏幕,一个眼睛却满是焦急的望着韩雨。毕竟,这些都是他的手下,这仇还没有报呢,便先内讧掉几十个人,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萧炎等人也都朝他瞟了过来,显然,都很紧张。

韩雨两眼静静的盯着屏幕,随手将一颗小西红柿放进嘴儿里,酸酸甜甜的味道,让人迷醉:铁手和胡来就m分出胜负了,放心吧,出不了什么大问题的!

着,又捻起了一颗。

果然,就在韩雨话音落下没多久,场中的马文泉跟胡来便分出了结果。马文泉的腿是越来越快,而且,角度越来越刁钻,有一些,是常人想都没想过的,可是,在马文泉那里,却发挥出了极为强悍的威力。

他现在,就好像是拿着胡来做沙包,在验证着自己的想法,和腿上的功力似得。

而胡来就悲剧了,用惯了他的血斧,这个时候,只能背着手用腿,本身就不如只用拳脚的马文泉接受的快。再加上他心急手下的情形,接连几次被马文泉的腿,点中,两腿几乎都m抬不起来了。

便在这个时候,胡来忽然转身,一巴掌将一名小弟给拍了个趔趄。被拍的那人,正是黄岩。

黄岩的背上,手臂上,已经挨了几木刀,淤青一片。他的脑袋上甚至也挨了一下,脑门上已经流出了血。可他,却依旧握着木刀,酣战不已!

被胡来一巴掌拍在了肩膀上,黄岩顿时一个趔趄,身子几乎m倒地。

可他却闷哼一声,手中的木刀,斜斜的从下方向上刺出。直奔胡来的小腹,这家伙,已经杀红了眼。

胡来一把抓住了木刀:还不松手?

这一声怒吼,犹如暮鼓晨钟,声不绝与耳,哪怕是通过旁边的音响传出来,也依旧难掩其中的宏大和禅机。韩雨的两眼一亮,狮子吼!

当初,在少林内院他曾经见识过这种功夫,的确有着一种极为玄妙的作用,只是没想到胡来竟然也会了。

不过,看起来他的功夫显然还不到家,一吼之下,自己的脸甚至脑袋都红扑扑的,看上去有些搞笑。

好在黄岩已经停了下来,胡来探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死了就是死了,爷们活的起,也m死的痛快!!

铁手,和尚输了!胡来向着马文泉轻声道。

他所在意的不是输赢,而是,一种失落。如果换成了是真正交手的话,那此时,他或许已经完了。

\u201vo早就已经输了!韩雨的声音响了起来,胡来和马文泉已经在场的小弟,都抬起头,盯着,墙上的一个喇叭。

铁手在一开始的时候,给o定下胜负的条件,那时候起,便已经在开始算计o了。o只想着占据这里半个小时,却没想到,他故意将这里放给了o,却给o做成了陷阱。失了先机,到了会所,o没有彻查这里的情形,便把这里作为了自己的战场,没了地利!

被他利用手段,不断的打击o的士气,丧失了人和。o若是还能赢,才真叫有鬼了!行了,o们都退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