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95章 血难李楠

第四卷 雄途 995章 血难,李楠

胡来跟马文泉的对抗结束以后,萧炎跟随后赶来的武柏对了一场,萧炎主守,她选择的方法跟马文泉截然不同,她选择的是固守。(_)

她派了几名小弟,呆在了娱乐会所的顶层,拿着望远镜,对讲机,随时掌控着武柏的举动,然后,将六名弓箭手和十名小弟,放在了二楼。由那六名弓箭手,负责居高临下射杀武柏的人,其余的人,则坚守在门口。

武柏试探着想从别处进攻,结果,都被那几名弓箭手给逼退了,还伤了四五个人。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硬拼。这一次,检验的不是手下小弟的配合,而是,他们硬碰硬的能力。

门口总共就那么宽,最多只能让七八对小弟在那里对打。所以,双方只能在那里拼消耗。不过,因为萧炎的缘故,她们这边的人马,运气明显的比对方高上一点。

因为萧炎毕竟是个女孩子,是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而且还很年轻。

一身火红色的她,一直就在厮杀的最前面,腿动如风,亲自参与了攻击!武柏的手下,都不由自主的将手里的家伙放慢,放轻了几分。

或许,大家都本能的不想跟一个女人交手,毕竟胜之不武,败的话,就更丢人了。

可是,萧炎却不会跟他们客气。而且,她的手下,见到她奋不顾身的站在最前面,一个个的就跟打了鸡血似得,那表现的欲望,平均提升了百分之三十不止。

所以,到了最后,武柏的四十多人,竟然生生被她三十多人给拼成了平手。到最后,不得不无奈的宣布失败!

晚上的一局,则是由墨迹,和跟武柏一起赶了过来的魏正峰打的。他们一个是九叔的徒弟,一个是影子的弟子,两人这一战,自然是别有一番不同的味。

墨迹带了手下,是主攻。这家伙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将酒瓶点燃了当燃烧弹,开了车,用木杆压住了油门,朝里撞,车里面,还弄了汽油,结果到了里面,车内的汽油全都洒了!墨迹让人拿了火箭,朝里就射!

好家伙,那火,呼啦一下就冲了上去。魏正峰带了人,无奈之下只好冲了出去。结果,墨迹又带了人,开车朝他们撞了过来,后面,则是跟着的小弟。大有坦克开路,步兵冲锋的味,结果,魏正峰虽然是满腔的悍勇,却也不的不一路退下去!

到最后,韩雨不得不提前中止了这场赌斗,因为墨迹这小子,又在两头弄了汽油,准备活生生的将被他赶到了巷子里的小弟,给活生生的烧死!

这一一场无耻,战胜了勇敢和疯狂的对决。事后,魏正峰自承是输的心服口服!因为,墨迹所用的这一切手段,先真正的厮杀中,是一样能够行的通的。也就是说,如果他守一个地方,而墨迹负责进攻的话,那很有可能他便已经战败,或者被火活生生的烧死了。

一连三场的对决,六个中队,共计三百名飞羽堂的小弟上场。许多人表现出众,可也表现出了许多的问题。

韩雨跟叶随风等人,并没有当场就这些问题,发表意见,也没有立即着手封赏,惩罚,而是让所有的小弟,都交一份心得体会,并且制定一下自己下一步的训练计划,看一下自己应该更适合哪儿个方面。

对此,叶随风等人自然是没有意见。

只是这一连串的赌斗,花费的时间实在是长了些。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多了。训练场早就准备好了晚宴,不过,下面的小弟们是没有酒的。

因为,在未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还继续进行这种实战式的对抗。

而韩雨等人,当然不在没有酒的这一列!他们边喝边聊,一边讨论着更好的训练方法,和实战技巧,他们是难得的聚齐,所以,你来往的,虽然心中有事儿,并没有放开了喝,可到最后,还是有些头晕眼热。

喝过了酒,又喝茶,等到两点多的时候,才堪堪散场。

有句话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上混的人,起与黑暗,发与黑暗,自然也与黑暗结下了不解之缘。

长城集团,在AH的总部,凤阳。

凤阳是朱元璋的老家,堪称是山灵水秀,人杰地灵,这里曾经出了大明王朝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名将悍卒,成为一个伟大王朝的龙兴之地。而现在,也变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汽车研发之都!

而卧龙山庄,便是长城集团新进刚刚为旗下的公司管理高层,和精英员工筹建完成的住宅区,除了各种户型的普通住宅外,还有六十栋标准的三层别墅!

在标号为009的别墅内,李楠正静静的坐在**,盯着眼前几个不告而来的不速之客!她微微簇起的眉头下,脸色微沉,可是这丝毫遮掩不住,她眸子深处的惊慌。

卧龙山庄用的都是长城集团的内保,这些人,都是退伍的军人,后来又经过影子的亲自训练,虽然时间不短,却足以让他们比着一般的保安强上许多!

然而,这几个人,依旧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卧室,这足以说明,他们来者不善!

尤其是当中那个脑袋上有着一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像是被狗啃过似得年轻人,他的目光是那么的阴沉,犹如毒蛇一样,落在人的身上黏黏的,直让人颤抖和恶心!

你们想干什么?李楠轻轻的抓紧了身上那薄薄的太空被的一角,另一手,却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她的枕头下面,那里放着一把匕首。

u201Y觉得,你更好奇的,是是谁!脑袋上有着长长疤痕的年轻人微微一笑,十分悠闲的伸出了右手。

立即有小弟恭敬的将一根雪茄递了上去。给他点着,他这才吐了一口气,淡淡的烟雾,顿时在房间中弥漫。

u201Y不好奇,只想提醒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你们这么做,小心报警!李楠神色一厉,她一开始跟在楚颜的身边,后来又出来当了几个月的长城集团秘书,虽然总共的时间,前后也不过半年多,可是,却足以比的上她的上半辈子精彩了。

见多识广这四个字,用在她的身上,那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再加上她本来就是颇有心计的那种女孩,自然不会那么轻易被人唬住!

可这次,她所面对的人,比她强大的多,她的这点小伎俩,未免就有些班门弄斧了!

报警?年轻人不屑的一笑,他随手将一个手机丢了过去:报吧!不过,别说是有人来骚扰你了,国内的警察速度有点慢,你整的轻了他们都懒得理你。这样吧,你就说,有人杀你!

你……李楠的脸色变了,她轻轻的将手里的匕首挡在脸前: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还有家伙呢?可惜了,女孩子舞刀弄枪的不好,这样的女孩子,可不怎么招男人喜欢!年轻人笑了起来,头上的伤疤跟着舞动,犹如狰狞的恶魔一般:u201Y自介绍一下,叫血难。

哼哼,李楠撇嘴冷笑两声,这世界上有人姓血吗?不过,她马上的表情,马上就僵住了,因为血难又说了一句:这次,回国内,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抓住楚颜。

李楠猛的抬起头来,她沉沉的盯着血难,因为用力过猛,而将指节都握的有些发白了,可惜,那匕首 依旧不能够给她带来半分安全感:你想对付们楚总?

嗯,不行吗?血难眉头一扬,目光中透着一种隐隐的揶揄。

李楠有些抵挡不住他的目光,微微低下头去,以遮掩自己眼中的慌乱:u201Y警告你们,楚总那是楚家的千金,她的对象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社团,遮天的老大!你们是敢找她的麻烦,你们就死定了!

血难微微一笑,这话从表面上看是在替楚颜说话,可实际上,却将她自己摘了出去,显然,她对楚颜,并不像外面表现出来的那般忠诚,而这,也恰好验证了他从一些小的情报中,所得到的推断。

u201Y们死定了不死定了,那是们自己的事。想,除掉楚颜,对你来说,总是好事一件,不是吗?血难轻轻的将雪茄的烟灰弹了弹!

这跟有什么关系?李楠脸色再变,低头否认。

血难微微眯着两眼,淡淡的:李楠,来,不是跟你玩捉迷藏的,们开门见山的说吧。据所知,你曾经的对象是李河的侄子,李不该。可你却在见过黑衣之后,选择了跟他分手。

你是喜欢黑衣吧?你接近楚颜,为的也是曲线接近她吧?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了解黑衣,可以明白的告诉你,除非是借的手,除掉楚颜,否则的话,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韩夫人!

李楠脸上已经没有了半点血色,她呆呆的望着血难,整个人只觉得头脑嗡嗡作响……

PS :网络掉线,打不开网页,别人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