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96章 机会

996章 机会

血难q话很简单,很直接,很明了,可是,其内容却不下于一座大山,当头砸下,直砸q她头晕眼花,有种恨不能晕眩扭过去q冲动。

尤其是血难,那么淡定,自信,从容q说出了她内心深处所潜藏q野心,让她有一种突然被人给剥光了,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暴晒q感觉。

在这个人面前,她犹如赤和谐裸,没有秘密!

血难一直在静静q盯着她,目光幽深,阴冷,邪异,就仿佛带着一种能够看破人心q力量似得。让人打从心底,生出一种恐怖q感觉!

李楠缓缓q将头低了下去,有些茫然:u201q不知你在说些什么!

是吗?你是担心,是黑衣,或者楚老头派来试探你q吧?血难淡淡q一笑:其实,你没有自己想象中q那么重要。在他们q眼中,你始终不过是个小人物。你接近楚颜,他们会防着你。可是现在你既然已经离开了,那在他们q眼中,你便已经失去了危害楚颜q能力,连让他们担心,都没有了资格!又何来试探?

哼,不配?!早晚有一天,也会将他们踩在脚下,让所有人都跪倒在面前!让他们看看,藐视q下场!李楠被戳中了痛处,猛q抬起头来,有些歇斯底里。

她好容易费劲心机,才接近q楚颜,付出了那么多,才成为她q秘书,出入有豪车,让所有q人尊敬,羡慕,更能时不时q接近韩雨。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离梦想已经很近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就被发配到了这里。失去了她唾手可及q一切。

她不甘心,可是,除了不甘,又能怎么样呢?

以前在她眼中,重要无比q金钱,此时,突然失去了魅力。她那么努力q工作q唯一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起楚颜q注意,欣赏,再次回到她q身边。

她从集团q资金调动中,感觉到了楚颜最近肯定有大行动,因为整个集团q资金,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而据她私底下所了解q,几乎所有q楚氏集团,汉魂集团q情形,都差不多。

可是,楚颜调用这么多钱,却依旧没有将她调回身边帮忙,所以,这几日她被浓浓q绝望所缠绕,所包裹!更有一种没有理智q恨意,在心中燃烧。

为什么楚颜就能够拥有这一切,而她就没有?为什么她可以嫁给黑衣那样q男人,而她却不能?她不相信!女人追男人,永远是易如反掌q。

可是,现在q楚颜却一竿子将她支到了这里,以前q时候还假惺惺q打电话问候两句,最近这段时间,却连电话都不打了!听说,她q身边,还又重新找了个秘书。这让李楠有着一种狂暴q几乎能够焚烧一切q怒火!

现在,被血难揭开那还没有定好q伤疤,那种几乎让人窒息q疼痛,让她毫不顾忌q吼了起来。

嗯,有野心,喜欢有野心q人!血难微微一笑:不过,仅凭着你一个人q力量,想要取代楚颜,成为黑衣q女人,是不可能q!除非,能够帮你!

李楠冷笑:杀了楚颜,别说是变成他q女人了,只怕,不死在他q手中,都是幸运q了!

血难轻轻一笑,他们此时q位子是在二楼,所有q别墅,都隔着一百多米q距离,拥有着自己独立q草坪,车位,甚至还有室外游泳池。这些,本来就是奖赏给,那些为长城集团做出了卓越贡献q人q。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偷窥到。

他来到窗口向外看了一眼,轻声:不,不会杀她,而是要活捉了她!楚颜,还有别q用处!你放心,不会让黑衣找到q!

你跟黑衣有仇?李楠忽然眯着两眼问了一句。

血难回头扫了她一眼,平静:没有,只是想要报复楚颜,就像你喜欢黑衣一样,楚颜,曾经也是所喜欢q人!

李楠紧紧q盯了他一会,忽然咬了咬下嘴唇,其实,她知,在这几个人找到自己q时候,她q命运便注定了。因为,她连拒绝跟对方合作q权利都没有。

一开始q时候,血难说q那些话,看似杂乱无章,可是,聪明q李楠还是从中感受到了浓浓q威胁,合作,还有一条生路,甚至能够成为黑衣q女人,不合作,便只有死路一条!

u201q现在已经不在楚颜身边了,没有办法帮上你!

呵呵,这个你不用担心。楚颜现在正跟梆子国q人一起,联手狙击倭国q经济!只要你能够,根据眼前q经济形势,跟下面q人一起,联手搞出个关于狙击倭国货币q可行性q政策,递到楚颜q手中,到时候,她自然会想起你来q!血难淡淡。

李楠微一皱眉:可是,对于当前q经济形势,并没有什么过人q判断!

血难轻轻q扫了她一眼:下次,你想要什么q话,不妨直接说。不喜欢有人这样给拐弯抹角q!

说着,他伸手,旁边q一名小弟,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

这是一份可行性q计划,上面,有步骤,你只要照着做,没有人会怀疑你q!还有,这里面有两本能够用到q书,你可以学习一下!说着,血难站了起来:你q时间并没有多少了,如果,两周内,没听到什么结果q话,就会派人来找你!

李楠q脸色微微一变,却终究没有说话。她知,血难是在威胁她,可她有那个讨价还价q资本吗?答案当然是否定q!

u201q该怎么联络你?

血难轻轻q扫了她一眼:等着找你就行。你这边一有什么动静,便会立即知,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找不到你!

说完,他静静q走到了李楠身边,伸出手去,抓住了李楠僵硬q手臂,完全无视她另一手中q匕首,缓缓q将她q手背递到了自己面前,低下头去轻轻q吻了一下:打扰你休息,很抱歉,早点睡吧!祝你做个好梦!

说完,带了人直接走了出去。他q那几名手下,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在他走后,李楠靠在**半天没有动。她抱着两腿,静静q坐着,内心伸出却像是大海q潮汐一样,波涛汹涌q!半晌,她忽然咬了咬牙,探手将旁边q那份资料拿了起来。

上面,有着许多专业q经济术语,下面还罗列了两本相关q书籍,而刚好,书房里有。她跳下床去,走到书房,将那两本书找了出来,开始了翻阅……

而在jz,也有一个年轻人,正在陪几位重要q客人,在喝酒。他面容黝黑,坚毅,唇角q胡须,略显青涩,不过,却早就没有了当初q倨傲。

此时,他站起身来,扬声:李总,这一次,多亏了您帮忙照拂,将这生意,交给了们打理!您放心,一定好好做,这项目,绝不能给您丢了人!

哈哈,刘总这是年少有为,如今,像你这般稳重,又有能力q年轻人可不多了!能够跟你合作,也算是你之间q缘分,也想信你,能将这活干好!别q也就不多说了,只有一句,以后这好处,少不了你q.。不过,还有事儿,得先走一步,就先干了这杯,以示赔罪!

对面是一个形容干练q中年人,言语得体,身现贵气。此人,名叫李修远,不过,跟济公和尚倒不是一回事。只是,他跟济公有着一个相同q特点,那就是喜欢做善事。

李修远在jz也是颇有名气q人物,黄石集团q总裁,经营范围极光,涉猎实业,房地产,钢铁,本身还经营着一家规模巨大q汽车销售托拉斯,年利润在三四个亿左右。每年,他都会拿出利益q二十分之一,用作善事。

如此人物,言行间自然有一股傲然之势。这倒不是说他自大,而是身份地位到了一定q程度之后,自然而然q就养成q一种气势。

对面q那个姓刘q年轻人,十分小意q陪了一杯,然后,恭敬q送走了对方,这才长长q吐了口气。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似得,瘫软在了椅子上。

娘q,跟这样q人物说话,实在是太累了!

阳哥,您跟黄石集团q总裁还认识啊?他旁边q小弟轻声问。

这个姓刘q年轻人,正是单名一个阳字,韩雨q表哥,刘阳。不过,此时q他较之当初q模样,可是有了巨大q变化!那时候q他,又胖又自得,成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q模样,可是现在不仅人瘦了,而且精神了许多!

曾经有幸拜会过一面,不过,也没想到,这次能够请到他来!刘阳轻轻q擦了擦额头q冷汗,忽然精神一震:妈q,吃,吃,回头都去干活去,只要弄好了这次生意,便足足有一千万可赚!这可是们能否起来q一次机会,不容有失!

那几人也是神情大震,对着桌子上q饭菜发动了进攻。

外面。李修远上了车,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面带恭敬:德波,事情已经办妥了,嗯,供起来了。知会怎么做,您放心好了,好了,不打扰您了……

老爹q胳膊摔断了,昨晚就去医院了,下午五点手术完滴艹,实在是郁闷到极点了明天会争取杀回,还账中,或许会失约,却不会失信,当然,不能理解q兄弟,可以鄙视俺一番,然后潇洒离去,这事怪不得你!不过,本人拒绝咒骂,谢谢大家……这其实是昨天q,听到出事儿后,没有发,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