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02章 第一杀手

第二卷 锋芒 1002章 第一杀手

“你刚才说什么?”

“我交了女朋友!”

韩父眼睛一瞪,沉声道:“老子问的不是这个!你刚说几个?”

“两,两个!”韩雨小声道。

这一下,韩雨的老父亲做不住了,他伸出手,指着韩雨,那粗壮的小手指头,几乎都要顶到韩雨的脑门上了:“你,你……”

他实在是气的厉害了,这臭小子,说不朝家领女朋友吧,便不领,现在回来倒好,一张口就是两个。

本来,晌午的时候,一家人正在吃饭呢,韩雨突然跑了回来,这本来是一件让家里人非常高兴的事,本来还一直担心他,胡乱闯荡,耽误了自己终身大事的家人,听说他交了女朋友,更是喜出望外。

可是,当他说自己交的是两个女朋友之后,这喜悦可就有些凝固了!

韩老父气极,脱了鞋底就要去揍韩雨。

这还是以前留下的习惯。现在的韩雨,虽然身份不同了,却也不敢躲闪,老老实实的低着头,恍如未见。

不过,这鞋底子终究没能落下来。

“他爹,你这是做什么?孩子说是交了两个,兴许是回来让咱们挑挑呢?”韩雨的母亲,忙拦住了他。

“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你这样的!”韩父悻悻的放下了手,冷哼一声,扭身向外走去!

“你上哪儿去?”

“出去,看看草药!”韩父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只余声音传来。

“他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韩母对着韩雨道:“小雨啊,你爹就这样,你先给妈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上次来的那个楚姑娘,不是挺好的嘛?你可不要想多了!”

慕容飘雪,已经成为了其子的女朋友。而且,两人已经定下了亲事,这事韩雨的父母,已经知道了。所以,听到韩雨说有女朋友了,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楚颜。

韩雨的爷爷,奶奶虽然没有说话,却一直在紧紧的盯着他!

韩雨有些尴尬的抬起头,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了。这种事情,想瞒,是瞒不了的。早晚都得捅破,既然如此,那就索性直说。

他习惯性的神出手去,摸出烟来,放在嘴上,可马上就感觉有些不对。只见几人都呆呆的望着他,他这才想起,自己一般在家的时候,可不抽烟。

“你这孩子,现在烟都抽上了?”韩雨的母亲有些不满的道。

“我就是叼着,又没点火!”韩雨有些委屈的嘀咕了一句,无奈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我交了两个女朋友,一个呢,你们已经见过了,叫楚颜,就是咱们当地人,另一个叫墨雨心,她呢也没有什么亲人了。我这次来,就是想要跟你们商议一下,什么时候,跟她们见过面,把亲事定下来!”

“也行,你不小了,也是该将亲事定下来了。本来啊,我跟你爹还打算托人给你说个媳妇呢。”

韩雨的母亲笑道:“我看,楚家那丫头就不错,不如,就她吧?”

韩雨苦笑一声:“妈,我说的是,订两个!”

“订两个?啥意思?”

“嗯,就是给她们两个人一起定亲!”

“你这孩子没发烧吧?说什么胡话呢?哪儿有人能找两个老婆的?我不管你在外面干了什么,总之,绝对不允许你这么胡来。”

“你这孩子,这么做是犯法的,你别看有那些花花肠子的人,人家就算是再找,那也是偷着,藏着的,哪儿有光明正大的?”

不仅韩雨的老娘发火了,便连韩雨的奶奶也不由得苦笑起来。老人家疼爱孙子,所以,言语中并没有多么的严厉。其实,心中也未尝没有得意。

看看,人家的孩子,连个媳妇都找不到。再看她孙子,一找就找俩!以前啊,想等着看他们家热闹的人,那眼珠子还不得掉下来?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她也知道,这根本就行不通。

其实,在这之前,韩雨也跟他们一样的想法。

可是,现在他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这么一群人。他们可以藐视一切规矩,因为,这些规矩本来就是他们制定的!

而现在,他已经基本上算是这一群人中的一员了。

“娘,爷,奶,这事情,跟你们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两个女孩子,怎么说呢,她们,她们……”

“她们都怀孕了?”韩雨的母亲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声道。

“啊,没,没有!”韩雨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他的脸皮倒也不至于如此薄嫩,可是,谁让问话的是他老娘呢?

不过,韩雨的母亲,显然并不相信他的回答,自顾自道:“要真都是怀孕了,那接过来也行,咱们现在,也不是养不起。只是,这要是传出去,多少会有些麻烦啊!”

“小雨,你要给她们同时定亲,那人家能同意吗?”一直没吭声的韩雨的爷爷,突然开口,问了个关键的问题。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姜还是老的辣啊,这半天才整到点子上。

“她们,都同意!”

“嗯?”

这一下,房子中都安静了下来,过了半晌,韩雨的老娘才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那你这臭小子,还说她们没有怀孕?”

在她看来,人家那俩女孩子要不是被她这个宝贝儿子给骗了,只怕绝不会同意同时给他定亲!

“可就算是这样,这件事情也不能这么办啊!”韩雨的爷爷拧了下眉头,缓缓的道。

韩雨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忙道:“我现在成立了一个公司,规模也还行。这事,我也已经申报过上面了,所以,可以特事特办。当然,这件事情不能太过张扬了!”

“特事特办?”韩家老太爷狐疑的扫了他一眼,显然是充满疑惑。

韩雨索性将手一摊:“反正,我这么做,是既不违法,也不会有谁来找我们的麻烦!”

“你们大可放心,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去见一下颜儿的爷爷,双方认识一下就行了。”

“我还有点事,先过去看看其子!”说完,韩雨逃也似的离开了家。

可是,家中的几位老人,却显然有些脑子不够用了。他们相互看看,娶两个老婆,还不违反,还是任务?这是什么任务?

却不知道,韩雨实在是没有招了。不拿任务,命令来压他们,若是解释的话,势必会让家里人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事。老实说,他并不想让家中之人,替他担忧!

至于说享福,对有些人来说,平静,安稳,衣食无忧,子孙满堂,便是这世上最大的幸福!

梆子国,釜山。

夜幕下的釜山,别具一番风味。灯光闪烁,霓虹四射。

与之相比,七格木山,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般。这里一片漆黑宁静,四周,山林呼啸,海风徐徐,平时,只能隐约的眺望到,山顶的别墅中,隐隐的透出一丝灯光。

可今天,在那宁静中,却会不时的响起一声低沉而惨烈的叫声,就好像是**的猫,突然被踩了尾巴似得。不过,却很快便会在夜色和长风中,消散!

若是有经验的人听到了,定然会知道,这是有人在临死的时候,发出的惨叫。

夜幕下,有两队人马,在不断的交汇,碰撞!

一方,是世界曾经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三色石,另一方,却是现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暗影协会。

白河愁,此时脸色苍白,嘴角带血,一双漆黑恍如墨染的眉头,突突的跳动着。胸口更是剧烈的喘息不停。鼻息不断的喷吐,身子在渐渐的发抖,似乎随时都能要倒下似得。

在他的右手边,则站着一位拥有着一头红色头发的年轻人,他的个子比白河愁要高一些,身子略显单薄,眸子细窄,一身红色的战衣,却也七零八落。一条右臂,更是垂着,显然是已经废了。

他,正是三色石中,红盟中的佼佼者,和白河愁齐名的赤水断!

此时,两人正满目惊骇的望向正在交手中的两人。

其中身穿灰色唐装,近乎六旬的老者,正是三色石硕果仅存的几位世界顶尖杀手中,曾经的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一剑东来向问天。

然而,此时他却被对面那个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外国人,给压制的死死的。那个男人,拥有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大概比白河愁他们要稍高点,脸上的线条,就好像是用斧子,一刀,一刀的劈砍出来的一般。

在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不山杏子般大的铜铃,此时,两人身影变换,拳风剑影,交换不停,可是,那铃声却还是清晰的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就好像,那铃声是在他们耳边响起的一般。

此时,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露出一丝淡淡的嘲弄的笑容:“如果,三色石的首席杀手,只剩下了这么点本事的话,那,三色石可以除名了!”

说完,猛然间一拳轰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