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06章 叶寞投奔

极道特种兵

虽然说,韩雨从出道至今,还没有真的在跟人单挑中,失败过,可这,也不代表着,他会自大到,认为没有人能杀的了他的地步。 課外書

这个世界太大了,能人异士无数。

远了不说,单是轩辕家的那个轩辕小楼,便是他的劲敌。

可是,当初三门五姓联手,竟然也没能留下一个皇帝。由此可见,此人之凶悍,已然到了令人指的地步!

现在,他竟然盯上了自己?这让韩雨,如何能不感觉到头疼?

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笼罩在他的心头。可是,又让他的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种兴奋。

不管无名是不是那曾经的第一杀手,如今,龙鳞匕在他的手中,昔日的第一杀手,估计,怕是已经不存在了。

实际上,韩雨已经有九成的把握,那龙鳞匕的主人,是无名,或者他的徒弟。总而言之,跟无名和尚,定然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

逍遥一步的威力,没有人比他更为清楚了。倘若练至大成,只怕是无人可挡。

而他,既然继承了龙鳞匕,继承了易筋经和逍遥一步,自然也就没有理由,拒绝皇帝的报复!

想想自己将要跟如今,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交手,韩雨,如何能不兴奋?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现在的他,已然现了十绝的秘密,内伤养好之后,无名心法,也达到了第三重的巅峰。

可以说,就算是现在的轩辕小楼站在他的面前,韩雨也有把握将其击败。

就是不知道,他离着皇帝的距离,还有多远?他倒想知道知道。

“老大,我叫您来,可不是想让您跟他,争强斗狠的,而是想让您躲一阵子!”叶随风忽然轻声道。

“嗯?”韩雨一顿,忽然笑了:“躲?我说老叶,你他娘的没开玩笑吧?”

叶随风正儿八经的摇了摇头:“您或许并不清楚,向东来的实力。这么说吧,您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了顶尖高手,可是,向东来如果想要杀您的话,至少,有九成把握!”

“可他,现在却死在了皇帝的手中。”

深吸一口气,叶随风凝重道:“黑衣,你也说过,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天才的。 而皇帝,无疑就是武学天才!他已经达到了武学的巅峰境界,已经凝聚成了他的道!您,绝非他的对手!就算是我们集合社团所有的高手,只怕,也不够。”

“别忘了,他还是暗影协会的会主,手下十二宫虽然被三色石毁去了一半,可真正挂了的,只有三个。九宫之力,绝非我们一个社团所能抵挡的!”

韩雨脸色沉了下来,寒声道:“这里是Z国,不是他暗影协会的欧洲。我就不相信,他敢真的将人都带来?若是如此的话,我必然让他来的,回不的!”

皇帝虽然强,可有句老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

大不了,他给唐峰打声招呼。川蜀唐家,身为三门五姓之一,当初既然跟这个皇帝伸过手,吃了暗亏,那想来,也是绝对不介意,将这个面子给找回来的!

韩雨虽然骄傲,却也不是个狂莽之人。别说是暗影协会了,只怕三色石全力进攻他的话,遮天也难以抵挡!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拉其他人下水。

叶随风却还是不同意:“可这么做,你还是将自己置于了危险之地。皇帝此人,非同小可,既然连向东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重新走了回来,说明,他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去挑战龙鳞匕的主人!”

“黑衣,我只问你一句,你比之龙鳞匕的主人,如何?”

韩雨两眼瞬间眯成了一条细线,跟无名剪枝僧比吗?想到桃花中的那个老者,举重若轻的挥舞着钝匕,将一株株桃枝,轻松的捡了下来的情形,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现在越是变的强大,就越能体会到,无名剪枝僧当初的那种境界,是多么的遥远。

“相差甚远!”韩雨实事求是的回了一句!

叶随风点头道:“这不就是了。当初,龙鳞匕的主人,既然都没有杀他,那就说明,此人是一个足堪为敌的对手。你又为什么非要跟他杠上呢?”

韩雨笑了,他的唇角向上轻轻扬起,透着一种懒洋洋的气度:“老叶,你也是个高手,当知道,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一个人的强大与否,不再是看你的力量是否够大,你的度是否够快。”

“而在于,一颗强大的内心!只有心之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如果我连这个皇帝的面都没见,就这么做了缩头乌龟的话,就算我们能够统一国内的黑道,能够重新掌控三色石又能如何?”

“皇帝一日不死,只怕我便要活在他的阴影中!与其如此,倒不如趁着现在,跟他斗上一斗!大不了,我多找几个帮手就是!”

听到韩雨最后一句话,叶随风不禁莞尔。他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劝你了,便让我们看,这暗影协会的皇帝,到底有多强吧!”

韩雨炸了眨眼:“你刚才也不过是猜测罢了,保不齐,人家还不会来呢!”

两人相互看看,禁不住哈哈大笑!

……

叶寞,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只是中等身材,两鬓微有几根白,略显沧桑!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表明,此人是个经常在阳光下暴晒的主。

他颧骨微高,两眼有点向里陷。鼻子直挺,微微带点钩,整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倒也有几分气度。

他左臂打着石膏,似乎是受了伤。看年纪,在三十六七岁左右,正处在人生的巅峰状态。

虽然受此打击,却并没有什么颓废沮丧之色。

韩雨笑呵呵的起身,走了过来:“早就听说过叶堂主的威名,想堂主乃也是青帮元宿耆老,威名赫赫。跟战斧一战,又让老毛子功亏一篑,知道了我Z国并非无人。老实说,我可是没少让人打听您的消息啊!”

打听消息,就是重视。当然,这里面是想要对付他,还是对付青帮,是想要招揽还是铲除,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随风在旁边听的暗自点头,老大现在说话,可是越来越圆滑了。他绝口不提青帮和叶寞的委屈,反倒是给对方留足了面子。

“黑衣老大,您太客气了。叶寞现在不过是一走投无路之人,早就不是什么堂主了!”叶寞缓缓的摇头道。

韩雨哈哈一笑:“既然来了,还说那些不高兴的做什么?烟嘴,上茶!将上次,庄金送我的雪域天香拿来!”

烟嘴忙答应一声,韩雨笑眯眯的招呼叶寞坐下,沉声道:“叶堂主,我对那些老毛子,可当真是好奇的很。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讲一下?战斧的情况?”

叶寞眸子中,快的闪过一抹精光:“黑衣老大,已经有意北向了?”

韩雨一顿,忙摇头道:“这个可真没有。我这人,向来惫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遮天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已经是强弩之末,如履薄冰了,哪儿还敢有什么妄想?人贵自知,而后知足。只是,咱们毕竟都是道上的人。”

“眼睁睁的看着老毛子,欺负咱们自己的兄弟,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啊!那战斧,竟然连金不四少爷都敢刺杀,这儿已经不是青帮一帮之事儿了,这分明是在打我Z国黑道中人的脸嘛!”韩雨一脸慷慨。

叶随风也点头道:“我们老大在当初,非常关注,青帮北上与战斧交锋的事,他还常说,这是长Z国人志气的大事,咱们国内的帮派,为什么不能走出去?为此,他还严令帮派中人,不得拖青帮后腿呢!”

尼玛,是想拖,也没那个精力吧?叶寞心中暗自嘀咕一句,他也不是三两岁的小孩了,自然不会信了韩雨跟叶随风的这番话。

当然,他更不会愚蠢到,要将一切挑明。

现在的他,还指望着青帮的庇佑呢!

“黑衣老大,不忘通道之情,同族之谊,令人敬佩。只可惜,现在像黑衣老大这般,值得信赖和追随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叶寞轻声说了一句,还不忘用余光打量韩雨和叶随风的表情。

这两人,一个笑眯眯的,静静的坐在那里喝茶,另一个,则望着他,仿佛一脸倾听的样子,却都没什么表示。

叶寞这才现,盛名之下无虚士,果非虚言。

他原本以为,韩雨年纪轻轻,会拥有如此成就,是运气使然。他年轻,可正因为如此,修身养气的功夫便难免不足。不断的胜利,会让一个人自信,可也会让一个人变的骄傲,刚愎。

他只需要说上几句好话,便能够使得遮天替他出头。可是现在却忽然现,他想的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了。

无论是这个遮天的老大黑衣,还是军师叶随风,都不是普通的年轻人。他们有着年轻人的冲劲和气魄,却有着普通年轻人没有的狡猾和沉稳!

就犹如两个小狐狸一般。

叶寞收回目光,恳切道:“这一次,叶寞遭人所构陷,被迫逃来此地,别无他求,只望黑衣老大,能够予以收留!”

p:哎,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常存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