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15章 初临楚园

极道特种兵 1015章 初临楚园

???所谓的圆饼,又叫锅饼,是天水市当地颇为独特的一种面食。《》?它大约有三指多厚,呈圆形,直径约在八十厘米左右。

外面的一层,是金黄色的壳,脆而硬,里面则是一层层的白色糯软的夹层,薄如纸。

因为它是圆的,所以又叫团圆饼,定亲的时候,新人需要带上两个,送给女方,图的便是这名字上的喜庆,吉利!

除此之外,便是一些烟,酒,鸡,鱼等物品,凑足了六样,便叫六色礼,再添些,凑足了八样,便叫八色礼!

韩家现在在下关村,也算是中上之家了。韩雨的大哥,韩天,现在接管了一个炼油分厂,又承包了一块药品基地。

干的是有声有色,再加上柳絮精明干练,从中指挥,现在家里的生活,是一日好上一日。

而下关村,即便是最为普通的人家,若是放到了别的村里,那也够首屈一指的。

所以,韩雨的老娘给他准备的,不是六色礼,也不是八色,而是十色礼!反正那一堆堆,一包包的,看的韩雨都心悸。

再加上一些土特产,韩天的炫丽,加上韩雨开来的腾龙,竟然也都装不下。好在,其子又将他的座驾开了过来,三辆车,这才算是勉强放下。

韩雨望着满满的后备箱,还有副驾驶座,哭笑不得的道:“妈,咱这是给人定亲呢,还是要把人家姑娘给买过来啊,带这么多东西?”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韩雨的奶奶瞪了他一眼:“小熊孩,都这么大了,连个话都不会说,你这要是让人听到,我看人家跟你才怪!”

韩雨无语了,自己说的似乎有些不妥,可是,奶奶这话更不好听!我这还没开始定亲呢,您这就要给我说没了!

不过,他也知道,跟长辈拌嘴,尤其是在这些有着太多的习俗制约的事情上,那完全是找不自在。好在这些事情,都是他上次回来之后,家里就开始筹备的,所以,倒也没用他费心!

于是,在连声讨饶过后,韩雨打开了车门:“其子,你在前面打头,路上开慢点啊!”

其子答应一声,韩天带着韩雨的嫂子,和他奶奶,其子带着慕容飘雪和他母亲,韩雨自然就只能带着自己家里的这两位大佬。

车子发动起来,路上,有已经早起的人,看见三辆车子,缓缓驶来,前面韩雨的母亲,摇下了车窗跟他们笑着打招呼。得知只给二小子定亲之后,路上所遇的乡邻,纷纷表示祝贺。

有的还跑到韩雨车前,说几句慰勉和怀念的话。韩雨呢,则是下车,上烟,老老实实的听几句,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辜负期望。

虽然,有些繁琐,可分外暖人!

不得不说,高楼大厦,封门闭户,隔断了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在那楼上楼下的地方,断然不会有如此温馨的场面。

看着车子远去,不少人心中还暗自感叹。这韩家,跟其子交好,这次只怕是要起来了。

车中,韩雨的爷爷和父亲,眼见韩雨应付得体,谦恭随和,也是脸带笑容。

毕竟自己的儿子给他们争光添彩,他们也是与有荣焉。

只是,他们不太擅长表达罢了。

车窗外,草药,花圃,比比皆是。还有一块块的试验性质的田地,早早的便有中医学院的技术人员,前来浇水,除草了。

按照中医五行理论种植的药草,不仅仅需要跟时令相配合,什么阴阳,日出,露水等等,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也能纠扯到一块去。而且,似乎它们之间还真能相互影响。

韩雨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心中是大肆感叹古人的智慧。

轻轻的将车窗开了一条线,让那舒服的味道,狠狠的灌入自己的鼻腔,韩雨有些满足的出了口气。

“小雨,这车是你的吗?”韩雨的父亲忽然问了一句。

“啊,是我的!”韩雨已经决定,在有些事情上,还是透漏一点的好,也好给自己的老爷子心中打个底稿。

韩雨的父亲眉头微微一拧:“看起来,跟其子的那个差不多,值不少钱吧?”

“爸,您是想问我,现在是不是有钱了吧?”韩雨笑笑:“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也算是个有钱人吧!这车,您要是喜欢,回头我送您一辆,让您开车带我妈,带我爷奶的出去旅旅游?”

“我不要!”韩雨的父亲摇了摇头:“开这个东西,时间久了,累的腚疼,还不如骑自行车舒服呢!”

韩雨无语了,下关村到北海县的路,早就已经修过了。因为有了李河的发话,韩雨的汉魂集团在北海县,承包了许多的土地。甚至在北海县以外的沂水等县,也都有承包的山林,土地。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地主。

而其子为了这些地方,交通方便,跟县里合作,很是修建了几条公路。为此,韩雨搭进去五千多万。

不过,好处却也是显而易见的。村里,现在已经有了十多家,买了小汽车,进出十分方便。

“爸,我听说,其子正打算,将村重新规划一下,您怎么看?”韩雨轻声道。

韩雨的父亲皱眉道:“人家其子,现在是主任,当然要为全村着想了,我一个种地的,有什么看不看的?不过,这是好事。村里人现在大部分都沾光,有钱了。老房子住着便难免有些嫌弃低矮了。许多人,都想翻新自家的房子。”

“其子将这事压了下来,目的是统一规划,说是由村里进行填补。这样,以后村子可就更加合理了。大家伙也能少出不少钱,为此,都在下面盼着呢。其子啊,是个能人,你以后多向人家学着点!”

韩雨笑笑,随即轻轻摇了摇头。他当然不是表示反对自己老头子的意思,而是感觉自己先前想的有些幼稚。

他是一个有些恋旧,极为重感情的人,不然的话不会在自己根基还不稳的时候,便将其子安排了回来,帮着村里的人致富。

他对于那种瓦屋,土房有着一种颇为特殊的感情。

毕竟,这些地方,承载了他的童年和回忆,住着他的少年和梦想。

所以,当其子说要对村子进行改造投资的时候,他没有答应。

现在想想,村里的人有钱了,自然想要住的舒服一些,宽敞一些。这本就是人之常情,他强行阻拦的了一时,只怕也拦不住一世!

罢了,回头便让他弄去吧!好在自己的记忆,是存在脑子中的,真若想念的时候,便自己偷偷想想也就是了。

“对了,跟你们说点事!雪儿,跟其子已经好上了!”韩雨轻声道。

“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韩雨的爷爷轻轻的挪了一下屁股,摸出旱烟卷来,想要抽,可是看看车子,又只能忍住了。

韩雨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笑,轻轻的一点前面的按钮,上面的全景天窗和排气系统便打开了。

“爷爷,想抽您就抽吧,这车子有窗户,没事!”

“从这还能看见上面呢?挺好!”韩雨的爷爷笑的脸上皱纹都挤成了一块,他高兴的是,自己的孙子开了这么好的车,还依旧对他那么孝顺。不过,他却也不是那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人。车子中就这么点的空间,若是再抽烟,只怕一会就要看不清人了。

“不过,我想抽也抽不上了,没拿烟锅!”老爷子笑笑,感情,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索性没有拿!

韩雨心中被触动了一下,他将自己的香烟掏了出来:“那您就抽这个吧!”

为了怕他再不抽,韩雨自己先叼了一根,轻轻的点着,幽幽的吸了起来。绵软香侬的味道,顺流而下,在肺部转了一圈,似乎整个人都精神了一大圈。

“雪儿是我认下的妹妹,我娘已经认了她做干女儿。我想,回头让其子定亲啊,出嫁什么的都安排到咱们家,你们觉得怎么样?”韩雨轻声道。

韩雨的老爹眉头一扬:“这么做,会不会让人觉得,咱们在捞其子的好处?”

只听他这么回答,韩雨便知道,自己的老爹,八成是知道了慕容飘雪跟其子住在一起的事。想来也是,过生日的那天,其子不是说自己的家人也都过去了吗?

“雪儿没有了父母,那您总不能让她,就没人管,没人问吧?再说了,别人说什么,由着他们说去,大不了咱们在雪儿出嫁的时候,多陪送一点就是了!”韩雨轻声道。

“我看行!雪儿那丫头,我是蛮喜欢的,这事啊,你就听小雨的吧!”韩雨的爷爷拍板道。

“成!”

韩雨笑了,伸手在方向盘中间的一个按钮一点,一个通话器便出现在了那里:“其子,我已经将事情汇报过了,你再跟雪儿,还有我妈商议一下吧!”

龙腾,垄怒系列的车子,都有内置的相互通话系统。为的就是方便彼此间的联络。

“明白!”其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韩雨随即便将那麦又摁了下去。看的后面的两位老人,暗自咂舌不已,高科技啊!

一路车速虽然不快,可是,挡不住路好走啊!在十点多的时候,韩雨他们便到了市里,然后,在其子的领路下,他们之间到了楚园外面的那条路。

而后,更是直接将车子,停到了门口。

在那里,楚九,早就带了几个人,等在那里了。其中,有两个女孩,一个一身白,干净素雅,一个一身青,干练飒爽。

正是楚颜和墨雨心。

其子虽然是韩雨的发小,可是见了自己的大嫂,见了九叔,那也是不敢放肆的。他喀嚓一脚踩死了刹车,后面的韩天也不知道是跟的太近了,还是走神了,差点没拱上去。

他将车子朝前别了一下,摇下窗户对着其子道:“咱们是不是走错了?”

柳絮在后面露出了脑袋:“猪脑子,没看见颜儿在那呢吗?这怎么能走错了?这里,大概是什么酒店吧?”

她左右望了一眼向两边延伸的围墙,喃喃的道。在她的印象中,可没有人的家,能像这般大。

前面,其子已经打开了车门,下去,朝着楚九几人恭敬的打着招呼。也不知道慕容飘雪跟韩雨的母亲说了什么都,两人下来的时候,甚是亲热。

不过,韩雨的母亲,显然也被楚家的气势给镇住了。神情间显得有些紧张。

韩雨推开车门,便要下车,那边韩雨的老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小子,这什么地方?”

“楚园!”

然后,推门下车,只剩下目瞪口呆的两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