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47章 与宋为敌

1047章 与宋为敌

刚刚一心想要抓住那个枪手,所以还没觉得。此时一停下来,韩雨只觉得手心火辣辣地。

厚实的手掌,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在他的上方,一段大概有七八米长度绳子,完全被鲜血所染红。

如果不是他在抓住绳子之前,用风衣那长而厚实的袖子,裹住了手的话,没准他的手都已经废掉了。

现在,幸好没有伤到骨头,算是没多少大碍。

不过,头下脚上的那一阵冲击,还有两次面对死亡,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疲惫。

既是身体,又是精神上的。

所以,他扶着绳子,站在那里歇了一会,才用带血的手,伸进兜里摸出一支香烟来,塞进嘴里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才向下望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

尼玛只见对面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起来四五十个人,正用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他。

你见过那中站在楼外面,身穿黑衣,满脸落魄的抽着烟的男子吗?

更何况,还有人看见了,刚才他跟老A争斗的那一幕。

什么黑客啊,电影啊,此时全都弱爆了。

甚至,有几个穿着时髦的女孩子,正举着手机冲他尖叫起来。

“我擦!”韩雨一扭身,从刚才被撞开的那个窗子里跳了进去。

叶随风等人正围在四周,韩雨见状忙道:“老叶,马上让人将那半截枪身,还有他的断壁取回来!”

“已经让萧炎去了!”叶随风沉声道:“外面的那些人,您不用担心,我们对外就说,是在拍电影!反正这些人也不知道实情!”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这要是真的闹将起来,他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要知道,黑道能够存在,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它潜伏的够深。如果让老百姓知道,自己的身边,有着这么一个能够左右自己生死的力量存在,那种不安全感,足以让他们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而让政斧将这些黑道社团铲除。

对于政斧来说,这未必就是一个好消息。像记女,杀手还有黑道这些东西,是自从人类有了社会后便存在的。从来也没有见过什么人,能够将之彻底根除。

就像阳光,空气,和水一样,它们是因为人类的欲望和各自信念的不同而存在的。想要铲除掉它们,就只有消除掉人和人心中的欲望,将所有的信念统一起来。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控制。至少现在的既得利益者们会处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而将争斗控制在社会的可承受范围之内。

这也是为什么上面会选择以黑制黑,以暴遏暴的原因。

“烟嘴他们怎么样了?”韩雨一眼瞥见胡来:“和尚,你的伤没事吧?”

胡来嘴一咧,伸手在自己的光头上轻轻摸了两下:“没事,就是一点皮肉伤,用来止血散后,没什么大碍了!”

“就是胖子,受伤较重一些,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韩雨眉头一拧:“烟嘴呢?”

胡来的脑袋低了下去,马文泉等人也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已经送到医院里,不过,伤到比较重,只怕,只怕……”叶随风说不下去了。

韩雨的脸色当即一变,他缓缓的低下头去,目光阴冷无比的从老A的身上扫过:“不要让他死了!”

说着,将脚抬起,静静的落在了老A的手上,温柔无比的碾动力起来。

咔咔……

骨头和地面摩擦,在巨大的压力下一点点别磨断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老A虽然是个硬骨头,可先是断臂在先,此时,幸存的手又遭到这样的重创,忍不住闷哼一声。

细密的冷汗,瞬间布满了他的额头,然后,湿透了他身后的衣服。

可他,却也只是闷哼了一声而已。

“骨头挺硬啊,我喜欢!”韩雨轻轻的丢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了出去。

平静的声音,仿佛是从他的脚下传来,却让听到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

那个老A,更是脸色一变。扭身便想要去撞墙。

可被这天这么多人看着,若让他死了,那岂不成了笑话?

魏正锋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绳子,将他捆了个严严实实。

马文泉则是探手,将他的下巴卸了下来。顺便还将他的那只胳膊也卸掉了。

兔子则帮他上来止血散,老大既然说不能让人死了,那就必须让他好好活着。

胡来虽然被老A所伤,可此时,还是忍不住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刚才倒不如死了的好,现在,怕是有的受了!

一路如风,赶回来训练场。

善后的事情,有了老叶的吩咐,再加上萧炎亲自处理,韩雨倒也并不担心。

实际上,相比此时他心中的那股怒火,他已经不在意会有什么不良的影响了。

“说,谁派你来的?”

韩雨让人拎着老A进来办公楼内的训练场,便停了下来。扭身冷冷的望着他。

老A笑了,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容,仰着头,望着韩雨不屑的道:“告诉了你,你能放了我吗?”

“杀了我的兄弟,你这个枪手得死,你的幕后主人,也需要付出代价!不过,你若说了,我倒可以考虑让你死的舒服点!”韩雨两眼微微眯着:“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部队里出来的人吧?你所接受的那一套训练,我全都清楚!”

“我完全可以让你承受的痛苦,比你所接受的训练更厉害十倍,百倍!”

“你倒是个人物,没有撒谎骗我!”

“因为没有必要!”

老A点了点头,惨然一笑:“左右是个死,不过就是多受点罪罢了,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这有什么区别吗?既然落在了你手中,那不管什么,尽管招呼!痛快点吧,别让我看不起你!”

韩雨点了点头:“我这人生平最佩服的,就是硬汉!既然你有如此要求,那我就如你所愿!”

说着,他再次站起,轻轻的碾动起对方那完好手上的另一根手指来。

他穿的是平底的皮鞋,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根小圆柱体在他的脚下缓缓变形的感觉。

血肉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老A才刚刚戒掉没多久的冷汗,瞬间再次冒了出来。

“不过,你的家人,怕是保不住了。从你死后的那一刻,我会让社团全力搜寻你家人的下落!只要让我找到,我会让他们尝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呵呵,呵呵呵呵!”老A的嘴角已经带血,他嘲讽的笑道:“可惜,又让你失望了,我是个天煞孤星,一出生的时候起,就克死了父母,更没有兄弟姐妹!亲人?你若能帮我找到,我还要谢谢你呢!”

韩雨脸上也带着笑容,却是阴寒无比:“那我就去找你的战友!”

说着,再次踩上了了对方的另一根手指头。

“凡是跟你有关系的人,只要能让我找到,我便绝不放过!”

“他们是无辜的!”

“那我的兄弟,那个死在你枪下的人,他就不无辜吗?他跟你有什么怨仇?”韩雨抬起膝盖,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这一下,砸的是那么狠,以至于老A一张嘴,半嘴儿的牙齿便完全吐了出去。

“许多你们做初一,那就得允许老子做十五!杀我兄弟,就他妈的要做好承受老子的报复!”

韩雨狠狠的踩着他的脸:“老子明白告诉你,这个幕后的主使,便是你不说,我也能猜的出来。能够在国内,给你提供狙击枪的,不多!有胆子刺杀老子的,更没有几个!”

“而恰好,我前些天刚刚得罪了一个!宋无极,是你的主子吧?”

老A的脸色猛然变了,他用一种惊恐的眼神望着韩雨,忽然感觉自己所有的坚持,都是那么的可笑。

原来,这个家伙什么都已经知道了。

韩雨噗的一声,将烟头吐到了他的身上。早在他跟宋无极闹翻的时候,叶随风便已经说过,要小心对方的报复。

韩雨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的沉不住气。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也就你的那个白痴主子,自以为我猜不到!”

国内黑道的厮杀,一般很少有人会动枪。

只有像宋无极这样,跟军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家族少爷,才会喜欢用这种,简单,直接又有些愚蠢的手段,来刺杀一个人。

而更为重要的是,老A的身上,有着一种极为硬朗的军人作风。

除了宋家这样出身军旅的家族,普通人怕是极难有机会招揽这种人。

“你走吧!”韩雨忽然道。

“嗯,你说什么?”老A脸色变了一下,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却不想竟然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

“回去向你的主子带个话,就说,烟嘴的仇,我早晚会找他清算一下的!”韩雨淡淡的吐出一口青烟,目光在烟雾中闪现,阴寒无比。

老A走了。

他带着满腔的疑惑和感慨,今天,他见识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强大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手,更因为他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老大,就这么让他走了?”武柏拧眉,右手有些不满的握成了拳头。

“现在,不是跟他算账的时候!”韩雨两眼微微眯着,谁也猜不透他此时的想法。

“老大,天尊来了!”

墨迹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道。

韩雨微微抬起头,转身朝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