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62章 山口组杠上黑龙会

极道特种兵 1062章 山口组杠上黑龙会

?被韩雨给点燃了热血的一干天劫,神罚等人,都离开了。《》

有了龙组的全力相助,他们会拥有各种合法的身份,在事情完成以后,也会受到有力的掩护。

至于暗处有多少龙组隐秘的间谍,特工在跟着忙碌,韩雨就不知道了。他只清楚一点,那就是这一次,唐峰的确是下了血本了。

“这一次,那儿怕是死三百名优秀的间谍,特工,我也会帮你将人救出来!”

这是唐峰的原话,当然,回报多少那就得看韩雨自己了。

“涂老大,柳生春竹那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必要的时候,您可以适当的放出风去,当然,不必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

涂地微微一笑,和气的点头道:“我知道。”

“我这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将倭国那边最新的反应,给你送过来的!”李佳微笑着道,说着,将电话递给了韩雨:“这是倭国内部用的网络电话,你放心,不会有人对这个进行监控的!”

韩雨感激的点了点头,接过电话道:“我知道了。”

随即,告辞两人,朝着福岛而去。涂地,李佳也随即离开。

时间,已然到了下午。

就当韩雨他们快要到达福岛的时候,倭国,东经,一处三十层的大楼内。

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户中,照了进来。

一名脸色阴沉的年轻人,静静的把玩着手中的一个女孩的屁股,那个女孩子,脸色绯红,虽然面有不甘,却又不敢反抗。

只得低着头,任由他的魔掌,随意的抚弄。

要知道,这份工作可是有无数的人盯着。而且据说,曾经有两个她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前任,就是因为在被眼前的年轻人抚摸的时候,表示了一下拒绝,结果被从这大楼上丢了下去。

当然,即便她们什么也没穿,即便她们坠下的时候,有无数的人,看到了这一幕。

可是,无论是舆论还是调查的结果,都证明这两个人,是自杀而死的。连失足都不是。

之所以会有这个荒诞,滑稽的结果,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他是银座商城董事会主席的儿子,同时,也是山口组的副组长,三苗九社郎。

前一个身份,让他有钱,后一个身份,让他有权。如此一个集合了权钱与一身的人,如何能不让人敬畏,让世人低头?

三苗九社郎大概是来了兴致,将那个秘书的脑袋抓了过来,拉开了自己的裤链,将她狠狠的摁了下去。粗暴的喘息持续了大概有五秒钟,他的身子,便突然绷紧了。

他,却没有半点尴尬之色,反而十分享用的长出了口气。

是的,他坚持的时间很短,短的足以跟流星有一拼。可这又怎么样?

没有一个女人,敢嘲笑他,无论是从表面还是到内心,从肉体,还是到灵魂!

完事的三苗九社郎,让女孩帮着自己清理干净,这才胡乱的又将家伙塞了回去,冷冷的盯着一直站在那里,连大气也不敢出的薄膜艹不川,以及那家人体盛的老板。

“山口组的颜面,都让你们给丢尽了!竟然让福清帮的人,砸了你们的场子,还又溜了出去,你说,你们该不该切腹?”

阴冷的声音,在房间中回响了起来。即便是那宽大的落地玻璃中透进来的阳光,也丝毫不能带给他们半点温暖!

薄膜艹不川吓的身子一颤,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四肢伏地,急声道:“少爷息怒,若只是那个南鹰,属下就算不是他的对手,也足以将他缠住。可是,后来出现的那个中年人和他的属下,的确是扎手!”

三苗九社郎轻轻的哼了一声,他也只是说说而已。

现在,山口组的正牌少爷,那个本来应该是他辅佐的人,井衣步兵已经死了。他已经成为了很有希望掌控整个山口组的人。这个时候,正是用人之际,他自然也不想自减羽翼!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查出来这几个人跟福清帮的关系……”

“属下不敢,属下一定全力以赴!”薄膜艹不川身子再次一颤,急忙爬起身,便跑了出去。

三苗九社郎瞄了那垂手,恭敬的站在那里的少女一眼,淡淡的道:“刚才,你伺候的本少爷不错。回头跟财务说一声,让他给你之十万倭国币,明天里面就什么都不用穿了!”

“多谢少爷!”

那女人躬身退了下去。

不一会,他身边最为亲近的三个手下,便走了进来。

当先的一个人,穿着灰色的僧袍,头上有戒疤,竟然是个和尚。只不过,他眼含春意,嘴角噙着一种阴冷的笑容。非但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感觉,反而,像是一条阴冷的毒蛇一般。

在他的身后,两名穿着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走了进来。

他们身材都不算高大,却给人一种十分厚重的感觉。

两人一个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一个有着红色的头发,穿着的衣服也有点卡通。这两个人,正是他手下最强的两个打手,一个叫白福其步来,一个叫红福出去不,至于他们的父母是在做什么的时候,给他们取了这么个名字,就无从而知了。

不过,他们的身手却是极为强悍的。

两人曾经在世界级的地下拳坛中,也闯出了偌大的双子星的名头。要知道,地下拳头那可是欧美人横行的地方,而且,不计生死。

这两人能够活下来,便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强悍实力。更何况,他们活的还非常好。

红福出不去擅长腿功,两腿上的力量,不下千斤。而且,变化多端。纵横腾挪,十分凶狠。白福其步来则擅长爪力,他五指如鹰爪,手指上并不长的指甲,锋利无比,就像是五把锋利的小刀一样。

他们两人,曾经拜一名来z国的老拳师学艺,这两人倒也是天赋极高,老拳师乃是一隐居出去的谭氏弟子,正宗的谭腿和鹰爪功,就算是放到国内,也少有人有他这般的造诣。

本来,老拳师本着有教无类的思想,悉心传授。可是有句话说的好,养不熟的永远都是白眼狼。而这两位,赫然就是白眼狼中的极品。

他们学艺初成之后,便联手将老拳师给杀死了。

而后,两人在地下拳坛又自己闯出了几招必杀技,很是得意了一阵子。

谭家意外得知,谭腿出现在了地下拳坛,派出了好几批人,来找他们的麻烦,却都被这两位所杀。这两人天生的心意相通,又一拳一腿,配合的极为默契,寻常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就当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毫无顾忌的时候,却遇到了另外一对双胞胎,虽然侥幸逃了性命,可是,地下拳坛却是呆不下去了。所以,两人便跑了回来,后来意外被三苗九社郎所招揽,如今,已经成为了对方身边的悍将。

而那个僧侣,是他们的军师,名叫尚北泰剑,此人虽然有着一个和尚的躯体,却盛放着一颗贪恋权色的心。

“少爷,最近黑龙会跟福清帮走的很近!对我们来说,绝不是好事。我认为,是该展开我们的行动了。”尚北泰剑阴笑着道。

三苗九社郎微一拧眉:“合适吗?”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一个稳定的山口组,对您是绝对不利的。只有在战争中,您才有可能掌握整个组织的权利。所以,这,是我们向黑龙会施加压力的最好时候。我听说,樱花组那边的毒品,也已经没多少了。”

“黑龙会,总不能一家独大不是?”

三苗九社郎想了一下,忽然道:“既然如此,那不妨就玩点大的。我们就说,福清帮的那个什么南鹰人,是黑龙会的人假扮的!红福,白福,你们两人,去将黑龙会草船钢板的场子,给我砸了!”

这两人立即怪叫一声,转身出去了。

三苗九社郎笑眯眯的走到尚北泰剑身边,轻轻的一抚摸他的光头,缓缓道:“你啊,还是那么姓感!”

说着,将家伙又掏了出来。

尚北泰剑嘿嘿一笑,缓缓的蹲了下去(是不是口味有点重捏)……

……

“不管了,老子要上了她们,现在就上了她们!”

柳生家族在东经的一处秘密基地内,柳生春竹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恶狠狠的就要朝房间中冲去。

血难忽然那上前一步,拦住了他。

“滚开!”柳生春竹怒了。那两个女人,漂亮的一塌糊涂,不像话的娘们,简直比他们倭国所有的**加起来都要漂亮。现在,落在了他的手中,他竟然两天都没有碰他们,这简直就是他妈的奇迹。

不过,这两天,柳生春竹也的确是有点事情被缠住了。

山口组,樱花组不断的朝着他施加压力,没别的,只因为黑龙会几乎控制了整个倭国的毒品行业。青色业,也占据了半壁江山以上。

这两家都需要在他这里高价拿货,自然十分不满。

好容易摆脱了他们,柳生春竹一回来,自然便来了兴致。可是,却被血难拦住了,他又如何能不愤怒。

血难却并不畏惧,因为他很清楚,柳生春竹虽然叫春竹,却并不是蠢猪,他知道,什么才是他最想要的。

“少爷,您还想不想成为柳生家族的族长?”血难沉声道。

柳生春竹将眼睛一瞪,不满道:“老子本来就是。再说,这跟他妈的我玩两个女人,有关系吗?”

“当然!少爷,那个赵静汐,她是一个十分倔强的女人。如果您碰了她的话,只怕她当场就会自杀!要是那个黑衣得到了消息,又如何会上当,来救人?到时候,他隐藏在暗处,四处找咱们黑龙会和家族产业的麻烦,您又如何跟家族交代?”

柳生春竹略一思索,还真是那么回事。不过,他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尤其是对于到了嘴边的肉。他拧眉道:“那,不是还有另一个妞嘛?本少爷去找他!”

“少爷,不是当属下的看不出眉眼高低,自找不快。那个女人,只怕您也不能碰!”

血难苦笑道:“那个女人的野性,一点也不输给静汐!您若是跟她在一起,只怕要随时小心您的宝贝,不会被她给弄断!”

柳生春竹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的兴致,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怒气冲冲的道:“那你什么意思?难道,让本少爷将她们抓回来,就要好生生的养着不成?”

血难微笑道:“少爷您不要着急,只要干掉了那个黑衣,您不有的是时间,好好**她们么?”

“可问题是,那个黑衣到现在,我们连影子都没有见到!”

“他已经来了!”血难肯定的道:“我敢保证,八天之内,他一定会出现!只要干掉了他,你将成为正式的家族继承人,到时候,左拥右抱,一箭双雕的好生痛快一番,岂不更爽嘛?”

“你肯定,八天之内,能够干掉那个黑衣?”

“若办不到,属下愿意切腹自尽!”

“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柳生春竹点了一下头,随即道:“对了,我要到时候,那两个女人,谁都不能反抗。你要帮我想点办法!”

他可不想自己正舒服的时候,突然**都断在水帘洞里。

“少爷放心!我早就让人给您准备了一剂药,不过,现在还没有配完,大概还有十天的时间,便能够完成。到时候,保证那俩姑娘,对您言听计从,柔顺无比!”

柳生春竹扫了他一眼,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别十天了,你也只有八天的时间吧。在那个黑衣出现之前,你必须要将药配出来!对了,还有你上次给我配的那药,效果很是不错。你再给我多准备一些!”

“是!”

血难恭敬的点头,见到柳生春竹出去,他才缓缓的直起身子,眼中却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身为曾经的纨绔子弟,他当然知道,这些人喜欢什么,想些什么。

无非就是车和女人而已,车子有钱就能买到,可是,女人呢?有钱能够找到是不错,可并不是有钱,你就能随意控制时间和效果的。

而柳生春竹是典型的倭国人,家伙短小,耐力低下。若不吃药,最好的战绩,也没有超过三十秒的时候,就算是吃了,也不过五分钟就完蛋。没办法,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生缺陷。

血难便投其所好,在苗人的手里收集的一味古方,帮柳生春竹配了几味,这东西效果显然很是不错的,个把钟头都让你不带累的,而且,对身体还有一定的温补效果,绝非什么伟哥之流所能媲美的。

那柳生春竹现在显然已经有些离不开这东西了。

血难微微眯着两眼,望着窗外,喃喃的道:“黑衣,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就是因为,我要你亲眼看见,我,是怎么当着你的面,玩弄你的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