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78章 同练**

第1075章 同练**

这妞是老子的菜,你们谁都别动筷!

这是韩雨此时,心中最大的声音。一个男人,可以拒绝一个女人,但是,你能拒绝一个风韵十足,正在为你吹箫的女人吗?

说能的,大概可以进宫保卫皇上了,反正韩雨是不能。

一腔的热血,在此刻,彻底被点燃。

不发泄出去,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被这股火,给化成灰烬。

韩雨伸出了手,向下摸索,果然,方研里面什么都没穿!那没说的了,你要战,我便战!

……

足足整了一个半小时,让方研瘫软的昏死过去两次,铁人一样不知道疲倦的韩雨,这才舒舒服服的缴械。

“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想到,做这个,竟然会如此美妙!你太强了!”方研伸出了手,在韩雨的胸口上,轻轻的抚摸着,充满了眷恋。

发泄过后的韩雨,整个人也感觉神清气爽。而方研毫不遮掩的赞美,更是让他感受到豪气丛生。练习了欢喜禅经的他,在**基本上已经没有对手了。虽然方研明显也是此道高手,却也依然不成!

“要不,我让你再舒服一回?”

“不要!”方研吓的脸色一白,急忙将手缩了回去:“再整,我连命都没了!”

韩雨不由得呵呵直笑,方研这才反应过来,韩雨是吓唬她的,顿时连连捶打。韩雨探手在她丰腴的屁股上抚摸着,嘴里连声道:“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方研这才罢手,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上,轻声道:“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体会到,身为一个女人的幸福!”说着,她将脑袋竖了起来:“哎,你打算怎么安置我?”

韩雨闻言差点没扭身从**掉下去,我擦,这不是免费的点心吗?还要花钱吗?

见了他的模样,方研的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嘴里却轻笑道:“呵呵,跟你开玩笑呢!”

韩雨却没有笑,他认真的想了一下,苦声道:“让我娶你,的确很困难!我已经订下了两个老婆……”

说着,他将自己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这才道:“不过,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住处!”

方研娇媚的白他一眼:“怎么,学人家金屋藏娇啊?”

韩雨嘿嘿一笑,他跟方研,并没有什么感情。他们一个是血气方刚,一个是如狼似虎,在情动时,发展一点超友谊的关系,只能说是天雷引动地火,顺其自然。

不过,毕竟是你把人家吃了。随便一抹嘴,说自己不喜欢这盘菜?这样的事情,韩雨可干不上来。当然,处于他大男子主义的心里作祟,他倒是真的有点不希望方研再上别的男人的床,倒是真的。

“行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才不想要男人养活呢,更不想做一个笼子里的金丝雀!”方研笑笑:“我啊,一个人挺好的,而且也习惯了!你啊,就当这是自己在倭国做的一个梦,睡醒了,便等于梦醒了!”

顿了一下,她又苦笑道:“不过,你可是把我给害苦了!尝了你这宝贝的味道,日后,其他的男人对我而言,岂不等若味同嚼蜡?那以后,我还怎么办?”

韩雨两眼瞪圆,心中很是被对方火辣,大胆,直接的言语给震了一下,不过,一想到她刚才那惊武藤,泣小泽的**叫声,韩雨又有些释然了。

“若是你日后想了,再来找我不就行了?我给你留个电话!”韩雨笑眯眯的道。在心中,他却暗自鄙视了自己一下。

这算什么?炮友?那自己岂不等于是堕落到跟胡来一个地步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过,还是别等以后了,现在,你就先让我再过把瘾吧!”

“可,现在天都已经亮了?”

“那又怎么样?不把我榨干,你别想下床!”方研在这一刻,终于表现出了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所拥有的强悍!她猛然翻身,不容分说的骑在了韩雨的身上,眉头轻蹙,低低的喘息一声……

在这一刻,韩雨不由得想起了一首打油诗:银月枪,裆内藏,桃源深处诉衷肠!

云入雨出愈发亮,一柱擎天撒星光!

这一战又是多久,韩雨并不知道。不过,方研反正再次求饶了,甚至,泪水都哗哗的朝外甩,搞的韩雨是既担心,又**。

这反应,实在是太哈屁了!

现在的他,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控制自如的境地,所以,也就没有忍着,忙活了一晚上,回来又发泄了三次,便是他也感觉到有些疲倦,所以,侧身睡了过去。

不过,当方研起床的时候,他还是察觉到了。

问了一句,听到是去做饭的,他还要拉着对方再睡一会,直到察觉方研态度坚决,这才再次睡了过去。

这一回,他安安稳稳的睡了三个小时。

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太阳都已经挂在了半空。

“方研,你怎么也没叫我呢……”韩雨起身下床,将方研叠放在床边的衣服穿上。这是方研昨晚自己回来的时候,替他新买的,已经熨过了。

“方研……”韩雨收拾利索的出了卧室,来到外面,还是没见到人。不过,却瞥见旁边的餐桌上,摆放着两张烙饼,还有两个鸡蛋,外加一碗粥,一叠小咸菜。虽然并不丰盛,却十分温馨。

而在鸡蛋旁边,则压着一张纸。

韩雨将纸拿了下来,只见上面清秀的字迹写着:“听老人说,吃哪儿补哪,我便给你准备了两个蛋蛋,算是对你的犒赏吧!希望你能把弹药尽快补足,以免得被你的娇妻查出损耗……”

韩雨禁不住笑笑,这女人说话总是那么色色的,好像要勾引你一般。不过,看了下面的,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我走了!原谅我,在你睡着的时候不告而别。呵呵,忘记我的名字吧,也忘记这场梦。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你去征服你的女人吧,我要去征服那些男人们了,或许,有一天我会找到比你更好的猎物,也不一定!”

“记得,把蛋蛋吃了。我好容易知煮的呢!吃过了,把这纸也丢了吧,今天天气不错的,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也要回新加坡喽……”

韩雨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啊!

不过,就像方研说的,这不过是一场奇特的缘分罢了,他们不能因为这一点,就改变掉各自的生活。以后若是有缘,自然会相见的。

当然,他也不会真的就将这一切忘掉。因为,这的确是一场非常难忘的艳和谐遇,而方研,也是一个让人难忘的女人!

韩雨坐下,一个人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空。这才晃了晃脑袋,走到镜子前,略微化妆一下,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袁野几人正坐在一起,看着什么东西!

见韩雨走了进来,几人急忙站起,脸上却已经带上了淡淡的笑容,那目光让韩雨浑身不自在!

难道,是他们发现什么了?不可能啊!这酒店的隔音,还是很不错的!

“咳,一不小心,竟然睡过头了!你们吃过早饭了没?”韩雨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去。

墨金嘿嘿一笑:“您要是再不起的话,等一会儿我们怕是都要吃晚饭了。”

韩雨老脸一热,墨木忽然来了一句:“老大,你的耐力是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是不是吃药了?”

旁边的墨金,噗通一胳膊肘砸了过去,将墨木杠的朝旁边一歪。墨金哈哈一笑:“那个,老大,你别听木头胡说八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真的!这酒店的隔音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韩雨满头黑线啊,不过,他倒不是想要惩罚两人,而是担心别的。

他搓了搓手,小声道:“我的确是遇到了一点小故事。那个,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嘛!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几个知道就行了,不宜再传入雨心她们的耳中,你们觉得呢?”

韩雨很紧张,真的。墨金,墨木两个人算起来,那可不是他的手下,而是墨雨心的心腹,墨家的墨侠。要是他们给雨心透露出,自己跑到倭国来,还寻欢作乐,那只怕两女非阉了他不可!要知道,墨雨心自己还没排上队呢!

墨金脸上的笑容一敛,严肃了起来:“于情于理,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应该选择忠于巨子!”

韩雨心中咯噔一下,墨金脸上忽然来了个阴转晴,笑呵呵的道:“不过,大家都是男人嘛,我们也可以理解。那个,您不会收了她吧?”

韩雨呵呵干笑道:“不会,当然不会!”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不会跟巨子说的!”墨金点头道。这个时候的墨家,那可不是以前了。如果墨雨心跟韩雨闹翻了的话,那墨家便会独木难支。到时候,别说报仇了,便是他们仅存的这些力量,也难逃覆灭一途!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韩雨跟巨子之间的私事,他们做手下的,当然不好插手!

“好兄弟。”听到了两人的保证,韩雨这才是长长的松了口气。不容易啊,偷腥的时候,他没空想起来这些,可是,爽过了之后,却总是还要买单的。

“等回头你跟我说说,看上了哪儿家姑娘,我一定给你们做主,让你们也娶妻生子,开枝散叶!”

“这个先不着急,其实,我们还想跟您打听一点私事。嘿嘿,您耐力超人,是不是练过啊?我们早就听说,社团中流传着一本名叫欢喜禅经的功法,据说是养生之术,我们想,想拜您为师……”

韩雨顿了一下,这才瞄着其他几个人,脸色有些古怪的道:“你们几个也想学?”

袁野和孙广超,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韩雨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下他可是真放心了:“嘿嘿,好办,大家既然都是兄弟了,那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同练的。从现在开始,你们便是我欢喜佛一脉的高级弟子了!”

全本推荐:、、、、、、、、、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