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84章 一子抵半城

1084章 一子抵半城

车厢中,两个人平静的走了过来。()

后面的是一个独眼龙,唯一的一个眸子,看似平和,却流露着一种凛凛的寒意。

他的皮肤黝黑,粗糙的下巴,看上去有点狂野。就像是一只孤独的野狼,带着一种阴柔的狠辣。让人一看,便知道,他是一个心狠手黑之人。

这样的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气势和气质,可是,当他跟前面的那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人,还是会将目光落在前面那人的身上,而不由自主的忽略了他。

外面的阳光,透过车窗落了进来,似乎,也只愿意照在他一个人身上似得。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好像有点无法形容!

他的五官并不精致,也不好看,甚至,排放的有些错位,他的两眼间的距离也有些宽,可是,他却有着一双极为奇异的眼睛。

黝黑,深邃。又带着一种淡淡的嘲弄和俯视,就好像是在嘲弄这个世界,俯视着芸芸众生的愚蠢似得。

正是因为这双眼睛,他那有些失败的五官,顿时多了一种雄壮的感觉。

他的唇边,带着一抹浅浅的弧度,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平和,广袤的气势!

他的脚步很慢,可是,给人的感觉,却犹如散步中的狮虎。虽然看上去好像是漫不经心的,可是,却让人在见到他的第一眼,便能够真切的感受到,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危机感。

他身材很圆润,却绝不会给人臃肿的感觉。

韩雨的两眼不自由自主的眯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出彩的人物,而且,还是一个胖子。单从气势上论,便连青铜肾斗士胖子,似乎也要逊色他半筹!

这人,绝对是个棘手的主!

韩雨心中提高了警惕,左手轻轻的按在报纸上,可是,身子却已经在瞬间绷紧。脚轻轻的踏在地上,来自雪山的颤抖之力,已经落到了整个脚上,只要他意念一动,便会立即爆发!

散落在车厢各地的孙广超等人,也一个个的将目光抬了起来,紧紧的落在了对方身上。从这两个人走过来的那个车厢中,墨木已经扭过了头,在他的手中,握着自己特制的暗器。

一瞬间,韩雨和他的手下,都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车厢内,淡淡的杀气开始弥漫。

随着对方越走越近,孙广超等人的神经也绷的越来越紧。

韩雨的另一手中,还端着咖啡,慢慢的朝嘴边送去。可他自己却心中清楚,他整个人的感官,都已经被调动了起来。似乎从对方出现的那一刹那开始,一种无形的压力便已经四散开来。

除了皇帝,他还是第一次从别人的身上感受到,如此迫人的威压。

此人就算不如皇帝,只怕也差不会太多!

高手,绝对的高手!

“请问……”对方忽然停下了脚步,并且开口。

在这一刹那,韩雨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两下,强有力的喷射出了新鲜的血液,给他带来更多的力量。他猛的抬起头,目光犹如实质一般,紧紧的迎了上去。

这个小胖子微微一笑,一瞬间,犹如冰冻融化,万物复苏:“厕所在哪儿?”

韩雨口中的咖啡,才刚刚喝进去,顿时呛进了气管里。他使劲的咳嗽着,脸色通红。

墨金反应很快,伸手向前轻轻一指:“那儿!”

“额,谢谢!”小胖子笑了一下,目光落在旁边的一名女孩子身上,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嗨,美女,你的身材,看起来真好啊!”

说着,他将手伸了出去。

后面的那个独眼龙,立即将一张一万元面额的纸币递了上去。小胖子将纸币轻轻的一掸,笑呵呵的俯下身子,深吸一口气道:“正所谓秀色可餐,这么好的美景,怎么能不买票呢?”

说着,将那纸币朝那女子的胸口塞了进去。

那女孩子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小胖子已经进了厕所,撒尿去了。

墨金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唾沫,轻声道:“老大,这人会不会是真找厕所的?”

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冷声道:“这车厢里那么多厕所,他偏偏专门跑到这来上?显得他**很大怎么着?”

墨金也不说话了,虽然还没有交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从对方出现的时候起,就感觉心中好像是停顿了一下似得。一种淡淡的危机感,一直弥漫心头。直到那小胖子开口问路。

“现在怎么办?”袁野低声道。

韩雨擦擦嘴角的咖啡,淡淡的道:“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吧!”

果然,韩雨并没有猜错,对方在上完厕所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又重新走了回来。紧张的气氛,再一次弥漫!

小胖子缓缓的伸出了手,朝韩雨的杯子摸了过去。

韩雨眉头一拧,手腕微微一晃,便朝他的手腕捏了过去。

“对不起,我刚才去厕所没洗手!”一个带着懒散无耻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好像随时在挑衅着你的忍耐极限似得。

韩雨闻言不由得顿了一下,然后,那杯咖啡便落在了对方的手中。韩雨眼中厉芒一闪,手腕猛的向下一压,便要捏住对方的手腕。

不妨对方忽然将手腕朝上一挑,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冲了过来。犹如浩淼的波涛一样,气势雄浑,连绵不绝。韩雨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上弹了起来。

“嗯,味道不错,卡布奇诺?可惜,糖放的少了点!”那小胖子将咖啡端起来喝了两口,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旁边的袁野,朝着他猛击过来的一拳,竟然就那么落在了空处。袁野眼中寒光一闪,手中的指刀,骤然转向,向着他的喉咙便扫了过来。

“你若想喝,再点便是,何必来抢?”小胖子忽然笑眯眯的说着,手中的咖啡更是猛然一翻,朝着袁野的指刀,便迎了上来。

墨金的两脚,不动声色的踢了过来,小胖子却趁着坐下的时候,十分从容的将两腿抬了起来,正好落在了他的膝盖上。

原本陈猛的力量,就好像是泥块突然落入了水中似得,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墨金的脸色,顿时变了一下。

转眼间,韩雨,袁野,墨金三人的连番出手,竟然全都被化解了。虽然,三个人全都是坐在那里,并没有施展开全部的实力,可这依旧十分骇人。

袁野,墨金眼中各自燃烧起熊熊的斗志,两人冷哼一声,正要再出手,韩雨便开口了:“住手!”

两人顿住,对面的小胖子这才重新将咖啡微微一翻,慢条斯理的又喝了一口。刚才袁野可没有将手真的插到咖啡里面去。

“哎,这才对嘛,一见面就那么热情,老子就是喝杯咖啡,不至于的吧?”那无耻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韩雨笑笑,轻声道:“你认识我?”

“呵呵,要是你不请我喝这杯咖啡的话,我肯定说,我不认识你,但是,现在看在这咖啡的面子上,好吧,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认识一下我!”

韩雨无语了,明明是你抢的咖啡,还说成是我请的?还给我们一个机会,认识一下你?见过无耻自吹自擂的,可老子还没见过这么能无耻着自吹自擂的!

“那正要请教……”

“宋半城!”

“什么,你就是宋半城?”韩雨这回是真的吃惊了,声音都禁不住提高了八分,如果不是在火车上的话,他或许都要跳起来了。

三门五姓中的第一天才,年纪轻轻便创下了偌大威名,号称一子抵半城的宋半城?那个连唐峰都要佩服不已的宋家头号继承人?宋家的骄傲?

竟然,是个胖子?

韩雨两眼微微瞪圆,不过,想到雨心跟他说过的关于宋半城的事情,对于这个人他还是很佩服的。

所以,他神色一正,伸出手道:“原来是宋大哥!”

宋半城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等你什么时候将静汐救出来,再跟我握手吧!现在,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韩雨的两眼瞬间眯了起来,他缓缓的将手缩了回来,冷冷的道:“我敬重你,是觉得你是个汉子,不过,你宋家我也未必能看的上!这一次,等静汐的事情终结之后,我也会亲自去宋家一趟,找宋无极好好谈谈!”

宋半城微微一笑:“你说的是关于无极跟静汐的亲事吧?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门亲事,取消了!”

“你说取消就取消?”韩雨微微一顿,冷哼道:“凭什么?”

宋半城哈哈一笑:“就凭我宋半城这三个字!”

韩雨冷冷的看着他,心中却暗自叹息,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猥琐的胖子,真的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让人为之折服。

“行了,那些无聊的事情,我也不想说了。我来,是想问问你,做了那么大的事情,还敢悠哉悠哉的坐在火车上,你是不是真的以为倭国没人了?”

韩雨一拧眉:“我做什么了?”

宋半城两眼轻轻一眯:“你一枪干掉了德川家族的继承人,德川正雄的老二,算是废掉了德川家族!现在,不仅是山口组的在找你,德川家族,倭国的百鬼夜行组,也都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既然能够找到这辆车上,只怕,他们也能找的到!”

“原来是这样!”韩雨脸色变了。

他没想到,自己干掉的那个人,竟然是德川家族的继承人。妈的,难怪山口组的人表现的这么激烈,感情是不想背这个黑锅!

“怎么,怕了?”宋半城轻轻的扫了他一眼。

韩雨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狗日的才会怕呢!他们来找我正好,我还正愁着怎么大开杀戒呢!”

本以为宋半城会夸赞他两句,至少也该点头表示欣赏的。不想这家伙竟然缓缓的摇头道:“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一味的争强斗狠,不过是匹夫之勇。真想不到,你是怎么把遮天带到今天的?难道,都是靠的运气嘛?”

韩雨无语啊,不是你丫的问我怕不怕的嘛,难道还要我说怕你才满意?

“行了,别呆着了,走吧!”宋半城淡淡的道。

韩雨愕然,朝哪儿走啊?火车现在的速度,没有两百,也得有一百八!拜托,这是高铁好的吧?

宋半城静静的走到厕所对面的控制室前,在每辆火车的中间,都有这么一个以防万一的刹车制动器,手动的。这是为了当前面突发地震,或者泥石流,山体滑坡什么的,而能够让火车快速停下来。

这东西,是用防弹玻璃护了起来的,除了列车长有钥匙之外,其他的人根本无法触及制动器,所以,非常的安全。

当然,那是在常规的情况下,在普通人眼中。

在宋半城看来,这大概也就是替他下车方便所准备的吧。

一伸手,那边的独眼龙,将一把冲锋枪递了过去。宋半城毫不犹豫的开枪,对着玻璃的边缝,便是一阵疯狂的扫射。

是的,那的确是防弹的玻璃制作的,可是,它能挡的住子弹如此近距离的近乎狂野的虐待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在一片玻璃的碎地声中,宋半城随手将枪抛给了独眼龙,然后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制动器,狠狠的一拉!

咔……

刺耳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因为巨大的惯性,许多人都狠狠的向前摔了出去。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本节车厢中,因为枪响才刚刚反应过来的游客,才刚要逃跑,便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整列火车,从高速行驶,到完全停止,只用了不过十三四秒的时间!行礼,东西,四散乱飞,不少人更被抛了起来,一片狼藉!

可是,宋半城却是毫不在意,他哈哈一笑,打开车窗,就那么轻松的落了下去。

独眼龙紧紧的护在他的身边,像是一面盾牌。

“还不走?”宋半城在走了十几步后,回头看了一眼。

韩雨一咬牙:“风紧,扯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