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89章 庄家的决定

1089章 庄家的决定

SX省城TY。

TY地处中原,沃野千里。而SX更是能源大省,人们对资源的疯狂掠夺,使得这里的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白天出门的时候,若是不带个面纱,眼镜什么的,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基本上就可以不用化妆,也能跟博尔特做兄弟了。

不过,在TY西北,却明显的格局不同。

这里规划有序,错落有致,街道宽广干净,高档住宅区,写字楼,以及一些生活配套场所,应有尽有。

如果这里有个市政府的话,你说这里是市中心怕是也有人相信。

而TY之所以会有这种东西分化,南北不同,最主要的是因为西北这一大片,住的都是同一个家族的人。

那便是,庄家。

因为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马走千里,不食他家之草,人走百日,不宿别姓之宅的说法,已经渐渐的成为了历史中的尘埃。可是,庄家底蕴之强,从遍布世界各地的晋商便可以看的出来。

庄家大小一千七百五十个分支,便代表着一千七百五十个庄姓之人所开的公司。这些人,依旧按照着古老的规矩,在庄家的根,TY置办下房产,表示自己还是庄姓之人。

而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庄家也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与庄姓一家,现在,外姓的集团,成为庄家联盟或其中一份子的,也是多不胜数。

可以这样说,在SX,你找不到一个跟庄家搭不上关系的人。而在全国,你找不到一家跟庄家搭不上关系的公司。

这,便是庄家的可怕之处。这个隐忍不动,以经济为主的家族,已经运用钱这一独特的王牌,铸就了一个庞大的经济帝国。

而在TY西北这片土地的正中,有占地五百多亩的一片土地。

这是一处大宅院,依旧保持着古色古香,恍如电视中的那种巨大的王府一样。

这里,便是庄家的老宅,也是庄家的核心。

平常的时候,人们所说的庄家,三门五姓之一的庄姓,所指的便是生活在这所大宅子里的人。

此时,在庄家静心湖畔,一位穿着青布长衫,蓄着白色长须,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在那里垂钓。老爷子风骨优雅,身上带着一种浓浓的儒家气息。正是庄家现任的家主,庄啸风。

庄家自古以来便以儒商自居,更以儒商传承。

庄啸风,更是庄家百年不出的经商奇才。

而此时,在庄啸风身后肃手而立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面容俊朗,身如利竹。一身白色长衫,看上去温文尔雅,充满了儒雅之气。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庄家第一继承人,庄家大少爷,庄修竹。

而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带着长沿帽,运动衣,脚下蹬着运动鞋,正暗中瞪着湖水,在那里给老爷子搞破坏的家伙,自然就是庄金了。

单以形象气质论,庄金也是一个绝对的帅哥。可是,跟他的老哥站在一起,那就悲剧了。

而在庄啸风的旁边不远处,一位中年帅哥正笑眯眯的煮着茶。时不时的还扫过这祖孙三人一眼,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这位,就是庄家真正的大公子,庄啸风的儿子,也是庄修竹和庄金的老子,庄钱!

老子能干,儿子有出息。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人自豪的事情呢?庄钱微微一笑,他虽然单名一个钱字,可对这铜臭之物,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倒是白瞎这名了。

“最近倭国经济形势严峻,连带着整个亚洲区乃至全世界,都跟着受了影响。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庄啸风淡淡的道。

庄修竹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若是搁在平时,这样的问题,应该是只属于他的。就算是他答错了,爷爷也会给与他指正。

因为,他是脚下这片土地,这个家族未来的主人。

可是现在,情势却显然有了让他预想不到的变化。

不过,心中虽然恼怒,可是,庄修竹却不表现分毫。他略一思考便道:“我认为,这只是暂时的。大的波动应该不会出现。我们还是应该再找迪拜大公谈谈,只要我们能顺利的切入那里的石油市场,我们便能掌握更多的资源!”

庄啸风头也不回,淡淡的道:“小金,你认为呢?”

“啊?我,爷爷您也不是不知道,我对经济并不太懂。对于家族的发展,就不多嘴了!”庄金实话实说道。

“既然你说了,这事关家族的发展,那你身为家族的一份子,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怎么能算是多嘴呢?说!”庄啸风随意的回了一句。

别看庄金表面上得瑟,可心中对这位爷爷却是怕的紧。他微微皱了下眉头道:“我觉得,咱们应该跟着楚颜她们。反正我是压了十亿美金过去,现在已经赚了有四五亿了。”

庄修竹微笑道:“老弟,你赚的也是美金吗?”

“人民币!”

庄修竹噗的一声乐了出来:“老弟啊,你还是太嫩了点。金融掠夺或许可以赚一时,可其中的风险却也甚大。里面门道太多,稍有不慎便是血本无归的场面。你自己拿点钱玩玩也就算了,就算是赔了,只要你开口,我让人再给你打十亿就是!”

“可我们庄家却冒不起这个风险……”

庄金尴尬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并没有真的打算要入伙!”

“不,这一次,我们就入一伙!”庄啸风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让这兄弟俩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爷爷,这么做风险太大了,不符合我们庄家的利益,再说了,我们庄家一直都是以能源等实业为主……”

庄啸风将鱼竿放下,转过脸来,脸色阴沉:“利益?你知道什么是利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皮都不存,毛将焉附?倭国上一次入侵,我庄家的产业,十损**,几乎全部捐献。这一次,难得有人向倭国动手,我们又怎么能闲着?”

顿了一下:“更何况,眼前的局势,绝非你想的那样,倭国不是我们的朋友,也不会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朋友!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的道理,你不懂吗?你们要记住,我庄家不仅仅是商人,更是儒商!儒商儒商,先做儒,后为商!”

“孙儿谨记!”两人急忙恭敬的表示。

庄修竹直起身道:“爷爷一番教训,让孙儿如拨云见日,醍醐灌顶,是孙儿见识短浅,目光肤浅,险些坏了大事。这样,我回去就立即调拨资金,给与楚,墨两家以支持!”

“不用了!”庄啸风淡淡的道:“这一次,便让庄金主事!”

“啊?爷爷,我没做过!”庄金吓了一跳,忙摆了摆手。他虽然想着打败庄修竹,那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可对于自己有着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

事关庄家的生死,他也不敢因为自己的利益,便胡乱答应。

庄啸风笑了一下,温和道:“凡事都有第一次,没做过怕的什么?难道,我还能不派人帮你吗?”

“我已经让人调集了五百亿美元的资金,这次就交给你,全权掌控!”

庄修竹的头缓缓的低了下去,眸子中,寒光一闪而过,右手更是轻轻的握了起来。五百亿美金?那可是大半个庄家啊!

庄啸风瞄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继续道:“这次,让你去,是因为你跟黑衣是朋友。那楚颜,墨雨心是他的未婚妻,你去了,才好方便跟她们联手。你要记住一点,配合楚颜那丫头。”

“这一次,我会将家族中,最好的七位金融操纵高手,调给你!这次,希望你不会让爷爷失望!”

机会,他等了多年的机会,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出现在了面前?

庄金轻轻的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狠狠的点了下头。

“对于那个黑衣,你也要客气点。记住,你跟他做好的关系,不是投资和利益关系,而是朋友,很好的那种!”庄啸风淡淡的道。

“是!”

庄金也不是笨蛋,他知道,庄啸风之所以会让他去,就是因为他当初,帮了韩雨一把的那个小决定。因为他跟韩雨是旧识。可问题是,他的爷爷,什么时候知道黑衣这么一号人物的?

“修竹,迪拜那边的事情,也不能停下来。我已经让人给你安排好了飞机,你现在就出发吧。希望你能够将那里的油田拿下来一块!”

庄修竹的心中,虽然已经郁闷的想要杀人了,可脸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爷爷,孙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好了,鱼上钩了,你们先下去吧!”庄啸风转过了身子。

庄修竹笑着对庄金道:“弟弟,恭喜你了。我现在还有事,先回去了,等我什么时候回来,咱们再好好的喝一杯!”

庄金静静的望了他一眼,自己这个哥哥的眼中是什么?愤怒,忌恨?还是仇视?只怕都有吧。哥,我什么也不争,你不高兴。我现在来争了,你还是不高兴。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庄金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

不过,眸子中也闪过一抹凛冽之色,黑衣说的对,要想避免悲剧的发生,只有让自己成为命运的掌控者!

“大哥,您也保重!”庄金点了点头,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庄修竹站在原地,眸子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顿了一下,才起步离去。

“爹,您的茶!”庄钱走了过来,将茶递了过去。

庄啸风拿过茶杯轻轻的喝了两口,才缓缓道:“你是不是觉得,我逼这俩孩子逼的有点紧了?”

“没有!”

“你就说有也无碍!修竹为人精明,也够果决,只是太过心高气傲,所以,难免有些心胸狭窄,盛气凌人。论格局,他不如小金!”

庄啸风的眼中,闪过一抹精明之色:“轩辕家野心勃勃,我都已经警告过他了,可他就因为这消息是小金传过来的,就偏不听,暗中跟那轩辕小楼来往。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兄弟都无法容忍的话,又如何能容忍他人?”

“这次,便算是对他们最后的一个考验了。小金虽然不如修竹聪明,可胜在运气不错!”

说着,庄啸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难道你就不着急吗?”

庄钱笑眯眯的道:“不管他们谁当家,都是我儿子,怕什么?”

庄啸风气的哼了一声,微微眯着两眼,这才望着下面微微沉下去的鱼钩道:“上面,要有大动作了。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了。”

庄钱点了点头,以庄家的人脉,堪称绝密的会议,也没有瞒过他们的鼻子。至少,他们嗅到了一点点冰冷的味道……

PS:情人节快乐!!嗯,写了一章不满意,推倒重写的,不想时间没搭上……还有一章,依旧算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