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93章 柳生别院

1093章 柳生别院

夜晚,冷风扑面。倭国本就四面环海,湿气较重,此事被夜风裹挟,落在人的身上,显得寒意越发深重起来。

这里地处东经较为偏僻的地方,算的上是被东经的繁华所遮掩住的贫民区。四处都是那种老宅院,木梁泥瓦。而在这片宅院的中间位置,有一处颇为宽敞的三进宅院。

当然,即便是住在这片住宅区的人,也不知道,这里便是柳生破东的一处秘密别院。

此时,夜色已深。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时不时的还会有一道炸雷响过。周围,没有一丝亮光,黑漆漆的有些压抑。

不过,路边还是不时的有穿着暴漏的女孩子,站在昏黄的路灯下。

苍饭吉玛丽亚便是其中之一,她家里很是贫穷,有三个孩子,外加一个整天就知道喝酒的老公。每天她都要靠出卖自己的肉体,赚取一点闲钱来养活这一家子,还要负责给老公打酒。

他只喝小米酒,而这一瓶她便需要接客两次。

在她的身后,便是她所住的地方。一间只能够放下一张床的狭窄地方。她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刚刚送了一个客人的她,只是裹了一件宽大的衣服,连内衣都没有穿。这样在接下一个客人的时候,可以少掉许多手续,节约时间。

风吹的她有些冷,苍饭吉玛丽亚下意识的朝墙边靠了靠。又立即想起这样,会让经过的人很难发现她,忙又朝外走了两步。

然后,她便幸运的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圆帽,整张脸都藏在帽子下面。看不清楚,不过,他身材高大,走起路来,也显得极为坚硬。每一步都迈的很大,看似很慢,可是,转眼间就到了近前。

“嗨,先生,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苍饭吉玛丽亚张口了。在这里,可是很少看见能穿的如此干净的男人。

那个裹挟在黑色中的男人,没有一点停顿的走了过来,用倍地道的倭国口音道:“你,住在这里?”

苍饭吉玛丽亚抬起头,这是一个很硬朗的男人,炯炯有神的眸子,年轻的面容,都再狠狠的敲打着她的心。比起那些苍老,干瘦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她身上,动不了几下的家伙来说,他简直就是一个上天赐予的礼物。

或许,我可以不收他的钱。

苍饭吉玛丽亚心中暗自嘀咕一声,轻轻的点了下头:“就在我身后的这个房间,虽然小了些,不过我可以保证,那里很干净!”

“干净?”对方嘲弄的笑了一下:“樱花组在办事,你还是回去睡一觉吧!”

樱花组?

苍饭吉玛丽亚的眼睛顿时瞪圆了,可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那男人已经横掌为刀,狠狠的劈在了她的脖子上。苍饭吉玛丽亚嘤咛一声,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类似的事情,在周围不断的上演。

一个个裹挟在黑色中的身影,不断的朝着柳生别院的方向靠近。沿途的流浪汉,援交女,还有那些流浪狗,都不断的被击昏或者击毙。

而这些人在倒下之前,全都会听到类似的话,山口组在办事,樱花组在办事。

当然,这些人实际上都是韩雨的人。

他,来救静汐了。

韩雨静静的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嘴角叼着一根烟,杀气内敛。忘语道:“尚地等人到达指定的位置了。”

“路上也都已经清理出来了!”袁野沉声道。

“特战小队已经做好了接应的准备。”熊猫孙广超道。

魏正峰轻轻的握紧了他那把黑色的战刀,时隔几十载,这把刀将要重新饮起倭国人的鲜血,这让他整个人都开始兴奋起来。

“疯字营随时候命!”

李剑白静静的道:“飞羽堂,可战!”

“那便战吧!”韩雨点了点头,大踏步的走了上去。

他已经让神罚小队的人试探过了,柳生别院内戒备森严,便连屋顶上也都有人。想要悄无声息的摸进去,将人救出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办法,便是硬抢。

一行人来到了柳生别院的门口,韩雨静静的抬起头,望着这处别院,厚重的木头门,看起来颇为坚固,高大的楼岩,上可立人。

韩雨嘴角勾了一下,淡淡的道:“柳生春竹若是见到老子,会不会很意外?”

说着,他轻轻的一竖手中的陌刀。刀是特制的,比寻常的武士刀,都还要长二十公分。再加上一个长柄,有点像是冰疙瘩刘泽宇用的那种关公刀。

此时,刀锋向外,微微垂着。这刀十分的厚重,比起普通的陌刀来,要重了十几斤。

此时,韩雨一刀在手,整个人的气场顿时为之一变。

李剑白轻哼一声,手中的飞龙抓抓在了门楼上,一挂住,人便像是灵猴一样窜了上去。黄岩,姜东两个飞羽堂中的佼佼者,同时飞扑到门的两边,朝墙头窜去。一干天劫,早已经分散左右,同时朝墙头上窜去。

三人才刚一动,韩雨便猛然发动了起来。

他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身子像是炮弹一样,狠狠的轰到了门前。手中的陌刀从身后画着一道圆弧,狠狠的劈在了门正中!

“给我开!”韩雨爆喝声中,陌刀发力,硕大的陌刀,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绞杀在了木门上。那木门如何能承受的起?

轰!

足有两人高的木门,竟然轰的一下,分成了两截。上半截门板,轰的一下倒飞了出去,下面的两截,则轰然倒地。

尘土弥漫,杀气纵横!

而就在尘土飞溅,木屑纷飞中,两声咆哮猛然响起,两道黑色的身影,顿时朝着门外,站在那里尚未来得及退去的韩雨扑了过来。

韩雨手腕一翻,还没有落下的刀光,猛然在身前划起了两道弧线。

鲜血飞溅,两声只叫出了半截的惨哼声中,两个狗头飞了起来。这是两只足有小一人高的纯种藏獒,它们受过特殊的训练,若是有人靠近的话,它们会主动发出警告,提醒主人。

可也不知道是它们今晚淋雨感冒了,还是韩雨经常跟火影在一起,身上沾染了它太多气味的缘故。总之,这两头被当作雷达来用的藏獒,失灵了。

不过,处于对主人的忠诚,它们还是第一个做出了反应!只可惜,被韩雨来了一个一刀两断。

相比起火影的凌厉霸道来,它们的动作,太慢了。

连火影都能揍着玩的韩雨,对于藏獒的扑击方式,最是熟悉不过了,连火影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两只普通的家伙?

真真的应了一句出身未捷身先死,长使藏獒血满身!

不过这两刀,却是极好的取得了先声夺人的效果。韩雨的手下,一个个的精神大震。反观柳生春竹这边,站在门口的几个手下,几乎是闷哼一声,有两个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被飞起的门板,给砸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几个小弟,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从韩雨身边扑出的袁野,墨金两人一人两个,抹掉了喉咙。

院中,柳生春竹的手下,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们从各自藏身的地方,露出头来,手中拿着各种加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这里是东经地区,柳生春竹为了对付韩雨,特意调集了一支三十余人的手枪队!不过,没等他们动手,上了墙头的李剑白等人,便发动了。

总共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天劫的连弩,李剑白和手下的弓箭,便猛然发动。无差别覆盖式攻击。

噗噗噗……

箭支入肉的声音接连不绝,韩雨一手扣住了一把飞刀,抖手便甩了出去。飞刀中途变成了两把,瞬间便没入了两名漏网之鱼的咽喉中。

“阿弥陀佛!”袁野手中扣着两枚佛珠,屈指弹了出去,正中一名小弟的两个眼睛。在那小弟的惨嚎声中,袁野的身子,已经犹如黑色的利箭一样,窜到了他的近前,一刀,在对方的喉咙上拉开了一道血口。

本来他是用指刀的,可是,他不想让倭国人肮脏的鲜血接触到自己的身体,所以,难得的用起了匕首。

不过,用来杀人,一样锋利无匹!

“杀!”韩雨整个人猛然暴窜而出,手中的陌刀,轻轻一挥,便带起了一颗斗大的头颅。墨金,墨木两人脸色冷峻的跟在他的身边。

墙头上的天劫众人,已经飞快的落了下来。一声不吭的冲了上去。

“八嘎!”

一队黑龙会的精锐出现了,这些小弟,全都神情精悍,身上裹挟着凛冽的杀气,足有上百人,擎着长刀从后院各处,朝着韩雨他们便冲杀了过来。

而在这些人身后,一群擎着倭国长刀,身穿宽大的武士长袍的家伙们,保护着柳生春竹慢慢的走了出来,在他的身侧,跟着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此时,他正带着无限仇恨,冷冷的盯着韩雨。

正是血难。

“哈哈哈哈,黑衣,你终于来了!用你们Z国话说,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今天,我要让你来的去不的!”柳生春竹的叫嚣,在武士身后响了起来。充斥着一股胜券在握的自得。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