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95章 血难异动

1095章 血难异动

现在的韩雨究竟有多强,只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跟皇帝的一战,交手虽然短暂,却给了他极大的压力,也让他终于知道了,自己走向世界巅峰的道路。

那一战虽然短暂,可是带给他的影响却是巨大的。这并不是说他的身手变强了多少,而是说他的心神,变的比以前更加的坚毅了。就好像你见过了大海的风浪,便不会再为一个小湖泊的涟漪而动一样。

跟皇帝比起来,这些黑龙之焰算个毛?

老子是要挑战皇帝,成为世界最强的男人。这几个小虾米,便想阻挠老子救人?做梦!

无边的信心,暴强的气势,让韩雨恍如骤然燃起的火焰一样,通过他手中的天策和陌刀,泼洒出来。

黑龙之焰渐渐的,连他的身边都无法靠近过去。

柳生月月的目光,渐渐的冷了下来。整个人开始变的阴森起来,便连身上都给人一种如有实质般的阴寒感觉。他手中的长刀,微微向上扬着,带着一丝兴奋的颤栗。

细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妖异的红光。

想不到,来人中竟然还有如此身手之人,他也配的上我出手了。

柳生月月握紧了手中的长刀,身为倭国的六级武士,超一流高手,即便在整个柳生家族中,也仅有一个人比他略强而已。放诸倭国,他也是最为顶级的武士一流。

他也已经快摸索到了七级武士的边缘,距离绝顶高手紧紧一步之遥。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势,而想要再进一步,踏足七级武士的话,那只有经过不断的战斗,在生死中去领悟。

可是,到了他这个境界,想要找一敌手,何其艰难?

原本已经绝望,以为只能慢慢积累经验,进行磨练的他,却不想,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对手。他又如何能不心动?

“我去杀了他!”柳生月月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柳生春竹神色微微一变:“啊,那,那我怎么办?”

他能够站在这里,自然是因为身边跟着这么一个绝顶高手。真要说起来,他柳生春竹也并不是弱者,至少,对付一两个黑龙会的精英小弟,还是没有问题的。可也仅限于此而已,至少,他绝不是天劫的对手。

柳生月月若是去跟韩雨交手了,那他岂不没人保护了?

“只要他死了,你自然是安全的!”柳生月月的声音中,没有一丝表情。柳生春竹嘴巴张了张,却不敢出声了。

柳生月月忠于柳生家族,可是,因为他那超绝的身手,在家族中的地位却也颇为特殊。有点类似于客卿的味道,毕竟,这样的人才,放到哪儿里都会受到无数人的尊敬和追捧的。在柳生家族中,真正能够给他下命令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柳生家族的现任家长,柳生长天。

柳生春竹若不是柳生家族的继承人,他的徒弟,只怕柳生月月都未必能够来保护他这一趟。

所以,柳生春竹也不敢强自将柳生月月拉在自己身边。

“他们会保护你的!”柳生月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毕竟他还是柳生家族的人,不想真的得罪了柳生春竹。

柳生春竹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在他的身边,还有近二十名武士,他自然是立足于不败之地的。

“嗨,月师亲自出手,想必黑衣的死期到了!”柳生春竹轻轻的拍了一记马屁。只是到了柳生月月这个地步,不说是百毒不侵吧,至少,这点小儿科,他是不会再为之所动了。

他嗯了一声,缓缓的向韩雨走了过去。

血难站在原地,眸子中闪过一抹惊骇的神色。刚刚柳生月月只是瞟了他一眼,他便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被看透了似得。

后背刹那间就湿透了,要不是他经历大变,心志早就磨练的坚硬,圆润无比的话,没准刚才就已经露出马脚了。

他可不相信柳生月月是真的看透了他内心深处的算计,他之所以会不安,主要还是因为双方的实力,实在是差距太大了。他虽然到了倭国之后,努力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可受限与本身的资质,他知道,自己是绝对无法从正面交锋中,干掉韩雨的。

便连这个柳生月月,他也要离的远一点。

“少爷,想不到这个黑衣竟然如此恐怖,我们现在虽然还占据上风,却也不得不做两手准备!”血难轻声道。

“哦?”柳生春竹拧眉道:“你的意思是……”

他虽然没有猜到,却没有流露出来。说话只说一半,让下面的人误以为自己已经猜中了他的想法,这才能显得他高深莫测。这,是他柳生春竹自己的余暇之道。

血难心中暗自鄙夷一下,脸上却恭敬的道:“将静汐跟那个叫什么灵醉墨的一起抓来,让她们看看这血腥的场景,见识一下少爷您强大的武力。同时,也能够让那个黑衣分心,让他手下的人失去分寸,这样,也许她们会立即向少爷您折服也说不定!”

“嗯,你说的在理!不过,既然月师出手,那个黑衣是绝无幸理的。月师可以说是我柳生家族的第一高手,让两个花丢丢的小姑娘来这里,太血腥了。不好。不如这样,本少爷我去找她们吧!”柳生春竹轻声道。

说着,他便要带头朝后赶去。反正黑衣死定了,那他还不趁机将两个小美人给吃了,更待何时?

血难心中大骂对方色鬼,他忙压低声音,快速的道:“少爷,别着急啊。月师是您的师傅,对您忠心耿耿,若是他受伤,对您来说也是一种损失不是吗?更何况,将那两个女子抓来,一旦月师占据上风,您可以一边行乐,一边欣赏黑衣的绝望,岂不是更加的美妙嘛?”

柳生春竹被他说的食指大动,眼中冒出了幽幽的狼光。他很兴奋,对于血腥的恐惧,此时转化成了一种急需要发泄的变态欲望。

他连连点头:“嗯嗯,说的好,说的好!我马上让人将她们带来!”

“嘿,少爷,这两个美人那都娇滴滴的很,下面的人太过粗手粗脚的,若是引的她们不快,总是会扫了您的兴致。不如这样,我亲自过去一趟,将她们两个押来!”血难正色道。

柳生春竹冷冷的盯着他,没有出声。

血难身子瞬间绷紧,刚刚干下去的后背,再次被冷汗所侵满。妈的,不会让这个家伙看出什么破绽来了吧?若是的话,只怕自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柳生春竹探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拍,笑骂道:“呵呵,我看是你小子想要趁机揩油吧?也罢,本少爷就随你一次心愿。不过,手脚稍动两下就罢了,可不许你趁机真的占了老子的便宜。另外动作要快一点,本少爷现在有些急不可耐了!”

血难这才长松了口气,刚才,他差点没虚脱了。

此时,忙挺直腰杆,堆出笑容道:“少爷您放心,我绝不敢动您的菜,我去去就来!”

“胆小鬼!去吧!”柳生春竹淡淡的道。他显然以为血难是害怕了,所以才会找个理由躲了回去。不过,他倒是挺照顾对方,为了顾及他的面子,所以才没有点明此事。

血难嘿嘿一笑,也不多说,扭身快步的走了下去。

在他转身的刹那,有两名武士的眸子亮了一下,两人暗自紧了紧自己有些宽松的衣服,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辣绝然之色。

“这家伙,胆小如鼠!”柳生春竹嘴角勾了一下,其实,他的心中也是忐忑到了极点。不过,他认为自己至少没有像血难那样表现出来,单凭这一点,自己就比他要强的多了。

血难知道,韩雨跟那个柳生月月一旦分出胜负,那自己再想脱身就难了。

所以,他快步的来到后院,先是叫过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倭国剑道大师菊门纲的弟子,表面上看是柳生春竹的手下。

实际上,却是柳生破东的人。

他带着这两个人,来到了一间房子外面。那里站着两个武士,是柳生春竹的手下。

“人还在里面吗?”柳生破东沉声道。

“师爷,您放心,大嫂在里面安全着呢,我们一定保护好大嫂!”那两个小弟挺直了胸口。

血难点了点头:“嗯。我进去看看她。”

“这个……”

“怎么?难道你们怀疑我,还是担心我会跟自己的老婆过不去?”血难的眉头立了起来,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气。

这两名武士顿时低下了头,眼前的这个像是毒蛇一样的年轻人不好惹,这一点他们是早就心知肚明了。此人现在是少爷的心腹,大红人,跟他过不去,那回头他找个借口把自己给收拾了,只怕少爷也未必会替她们出头。

想到这,两人连声道:“不敢,您自己进去就是!”

等他进去了,跟在血难身后来的那两个人,顿时低声骂了起来:“你们两个,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少爷派我们两个一起来,自然是赞同了的。你们非要阻止他一下干什么?不知道这么做,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么?”

两个人说着,越走越近,渐渐的,凑到了两人身边。当最后四个字出口的时候,阴冷的刀锋,也瞬间送入了那两名小弟的胸口!

那两个小弟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随即门打开,两个人走了出来。一个自然是刚刚进去的血难,另一个却赫然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