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96章 柳生月月

极道特种兵 1096章 柳生月月

李楠会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实际上,她一直跟柳生春竹他们在一起。从z国回来,帮着血难将静汐抓来之后,她便知道自己除了跟着血难他们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而她跟血难之间,似乎也因为某些相似的经历或者性格,走到了一起。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王八看绿豆,对眼了。

而柳生春竹对与血难也并不是一点防范都没有。他在厮杀开始的时候,便让人将李楠看了起来,美其名曰是保护,实际上,却是变相的软禁。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就真的怀疑血难什么了。他这么做,只是处于一种习惯。他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有一丁点的机会背叛他。

只可惜,背叛与否,并不会因为他的这点小手段而发生改变。

血难毫不客气的带人击杀了守卫,将李楠救了出来。

“黑衣杀来了?”李楠眉头立着,脸上却没有一点害怕的神色。她这些日子,经历的事情,已经彻底的将当初那个只是想凭借着自身的姿色,为自己谋取一个美好未来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冷静,阴狠的女人。

她开始恨黑衣,如果不是他的绝情,自己不会走到这一步。她嫉妒静汐,即便被人绑架到了万里之外,那个男人,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带了人来,为她拼命!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并不是属于自己的?

血难握着她的手,眸子中闪过一抹柔和之色:“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活下来的!”

李楠狠狠的点了点头:“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血难点了点头,李楠轻声道:“给那两个女人下这种药,这是我特意为他们准备的!”

说着,将一个粉红色的小瓶子递了过去。

血难见状拧眉道:“这是什么?”

“催情粉!你去干了那两个女人,让那个黑衣什么也得不到!”李楠狠狠的道。

血难接过来,笑道:“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就是喜欢你的这股很辣劲!”

“别酸了,快去吧,我先走!”说着,李楠带了人跟那两个护卫一起,通过密道走了。

血难也快速的去将静汐和灵醉墨,也就是那个跟静汐一起被抓来的外国女人,反正这是血难从她嘴儿里抠出来的名字。

“你们这是要带我们到哪儿去?”灵醉墨眨了眨眸子,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妈的,天生媚骨,说的就是她吗?

血难心中暗自嘀咕一声,心中的那股火焰,却是猛然升了起来。柳生春竹一直压抑着对两女的那种欲望,他又何尝不是?

这几天,柳生春竹换了大概有十几个女人,每次都是弄到半夜。

他很羡慕,如果不是报仇在即的话,他都想抱着李楠狠狠的也爽上一爽了。

“你不用担心,老子很快就能满足你了。”血难冷哼一声,找了两块毛巾,塞到了她们的嘴里,然后,找了两个人将他们弄了出去。

此时,他的人,已经通过别院用来逃生的秘密地道,赶进来了。

“留着这个地道,黑衣会追上来的!”血难嘴角勾了一下,看着地道口,笑了一下:“如果他没死的话!”

说着,一猫腰走了下进去。

此时,他的后院都已经空了,柳生春竹却并不知情。他现在,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了,拳头狠狠的握着,瞪着两眼看着中间交手的那两个人。

那两人的动作快的他已经捕捉不到了,可是,那种凛冽的劲风,还有周围渐渐被清理出来近十米左右的范围,都表明,黑衣,已经挡住了他的月师。

这怎么可能?柳生春竹心中惊呼……

他却不知道,韩雨此时也很惊讶。想不到,倭国竟然还有如此高手。不过想想这也正常,倭国毕竟有着近两亿人口,因为跟z国近,是对z国文化,武术等传统继承最多的国家之一。若是柳生家族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拿不出来,那才是见鬼了。

毕竟,柳生家族已经在倭国矗立了数百年,而且现在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若非如此,德川家族和井衣家族也不会对他如此忌惮了!

就是不知道,若杀了此人的话,对与柳生家族会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呢?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手中的天策忽然如从天而降的流星一样,朝着柳生月月手中的鬼丸国纲生生的劈砍了下去。

柳生月月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眸子微微泛红,手中的鬼丸国纲轻轻的一引,朝着韩雨便刺了故去。他的动作迅速异常,再加上他手中的鬼丸国纲乃是倭国排名第六的名刃,所以,并不怕韩雨的天策。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韩雨手中的天策,还有一个他一直隐藏的特性,那便是软!

本来应该被挑开的天策,突然一下弯了下来。

青色的刀锋,直接扫向了他的咽喉。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再加上韩雨此时颤抖之力的贯注,他手中的鬼丸国纲再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柳生月月不愧是六级武士,倭国的超一流高手。

只见他手中的鬼丸国纲,微微一转,刺向韩雨的手腕。而他的左手则拍向韩雨的天策,上身同时向后仰去。

韩雨的眸子中,猛然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神色。他脚下微微一动,来自雪山的颤抖之力,使得天策猛然一个加速。随即,整个人顿时消失了。

是的,消失。

柳生月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视网膜中的那个人,好像一下就不见了似得。一种来自骨髓的寒意,让他身子瞬间绷的如同被拉开的长弓一样。

“八嘎!”心中喝骂一声的他,身子猛然间窜了出去。手中的鬼丸国纲更是向后撩去。

却已经迟了,韩雨的拳头,已经全力的轰杀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柳生月月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雷给击中了似得,不由得向前窜了好几步。

胸口沸腾,一股甜猩猩的感觉瞬间布满了整个喉腔。可是,他却强行将这口鲜血咽了回去。

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鬼丸国纲在韩雨的小服,拉开了一道口子。可惜的是,他不知道韩雨身上穿有牛皮内甲。

当然,就是这样的战果,他也没有机会看了。没等他回头,凛冽的杀机便又从后而至。

韩雨将手中的龙鳞,在天策上一拨,随手在天策的手柄处一拍,锋利的天策,便又朝着柳生月月的后背,轰杀了过来。

柳生月月身子向旁边一侧,头也不回的用鬼丸国纲便挑了出去,正中天策。

一击得手的他,本应高兴,却毫无征兆的虎吼一声,身子向后微微一扬,手中的鬼丸国纲突然爆发出道道寒光。后退中的身子,也猛然扭了过来。

当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火星不断的迸出,一支支破空的长箭被他挑飞到了地上。不过,还是有一支擦着他的腰部飞了过去,带出一道血槽。

李剑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望,手中的长弓,还在举着,都没来得及放下!

而柳生月月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便猛然再次侧身,身子极力的扭动起来,可是,马上他的身子就是一个踉跄,肩头爆出一团血花,他手中的鬼丸国纲也掉到了地上。

这时候,一声清脆干净的枪声才响了起来。

狙击手!

柳生月月还没有停稳的身子,猛然倒了下去。砰,旁边的一名武士的脑袋,突然爆裂开了。

“少爷,快走!”柳生月月身子猛然向前,准备招呼了柳生春竹离开。他是有些胆寒了,一个黑衣已经不比他差,不,是少稍微厉害上那么一点点了,现在还要加上一个狠辣的弓箭手,一个狙击手!三打一,他如何能招架的住?

留守的那二十多名武士,立即不要命的冲了上来,试图阻拦韩雨他们。两名武士更是一左一右,一个前来接应柳生月月,一个则朝韩雨的方向拦了过来。

韩雨一声不吭的跟了过来,手中的龙鳞微微扬着,准备痛打落水狗。

柳生月月此人的强悍,也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次来找柳生春竹的麻烦,看似鲁莽,可实际上韩雨他们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安排,都是经过了精密的推算和安排的。对于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他们都做了应对的安排,甚至还做了演练。

而这,就有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高手给干掉的。

柳生春竹毕竟是柳生家族的继承人,在他的身边,一定会跟着极为厉害的高手。这基本上也是江湖惯例。对于柳生家族的真正实力,便连李佳和涂地也都不是十分清楚。

甚至,他们都做好了应付三个,和两个超一流高手的安排。

不过韩雨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连串的攻击,十绝在他的天策下,霸道绝伦,给柳生月月带来了那么大的压力,而后,李剑白又开弓偷袭,同时,尚地抓住机会,一枪狙杀。

三个人,只要有一个人能够得手的话,敌人都必死无疑。

而柳生月月却无愧于柳生家族超一流高手的身份,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都是只伤未死。

可他的好运,却也就到此为止了。

眼见一名自己人接应了过来,柳生月月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危险。

这人,是生面孔!

柳生月月几乎是想也不想,便探手朝着对方咽喉抓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

他的问话,再也问不出来了。因为,他的旁边突然轰的一声,发出了沉闷的爆炸,让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他的身子,被气浪掀了起来,没等飞起,他面前的那名武士,也突然炸了开来。

柳生月月只感觉自己好像一下陷入了无边的黑暗,然后,像是被送进了绞肉机一样,狠狠的揉成了一个个的分子……

堂堂柳生家族的顶级武士,在韩雨等人的联手攻击下,都顽强的活了过来的超一流高手,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在了两个人体炸弹的光环下!

ps:四章,一万两千五百字,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