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97章 生擒柳生

1097章 生擒柳生

韩雨在爆炸开始前的刹那,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不过,他要比柳生月月幸运一点,因为,他被一名武士所阻挡,距离对方,至少还有六七米的距离。

而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面对死亡的本能,让他的反应,也要比对方稍快一点。

韩雨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就像是他相信自己的手一样。那是无数次生死间的游走,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信任。

冷哼一声,本是劈向对方的陌刀,猛然撒手,将他的武士刀撞的向上扬了起来。

空出来的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狠狠的向自己面前一拽。另一手中的龙鳞,趁势刺进了他的胸口。

轰!

爆炸声,便在这时候,突然炸了起来。

两声几乎是链接在一起的爆炸,产生了十分可怕的后果。首先是巨响,震的众人的耳朵嗡嗡直响,位于爆炸中心的黑龙之焰甚至在被炸死之前,便已经被震的七窍流血,绝了生机。

便是离的远些的,也被震的耳朵嗡嗡作响,出现短暂的失聪。巨大的爆炸,更是掀起了飞扬的尘土和热浪,使得交战的双方,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

在这个时候,便可以看出上过战场和没上过战场之人的区别了。柳生家族的武士,乃是从小便接受训练,若论武术修养,他们将比天劫等人强上不止一点半点。

可是,他们却没有真的经历过枪林弹雨,没有感受过炸弹掀起的气浪和轰鸣,剧烈的爆炸,来的太过突然,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了起来,甚至,大多数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

而天劫中那些从楚家雇佣军中出来的人,却用近乎冷漠的反应,强硬的神经,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向后退步,将连击弩再次平端了起来。

噗噗的破空声中,二十余把连击弩完成了他们最后的咆哮。

柳生家族的武士,转眼间便有十几个人,被射成了刺猬一样。更有倒霉的几个柳生家族的武士,拼死朝柳生月月靠近,结果自然也跟着吃了瓜落。

跟着好人沾光,跟着霉蛋挨枪,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人吧!

当然,也有几个天劫小弟,跟着倒了点霉头的,不过,因为黑龙之焰背对着爆炸的方向,等于是替他们挡下了爆炸的冲击,所以,他们只是幸运的受到了点轻伤而已。

反观柳生家族的武士们,原本由着人多势众的一方,突然就只剩下了十来个人。便连他们的少爷,黑龙之焰的总队长都生死未知,一个个的心情可想而知。

绝大多数人,都绝望的丢掉了手中的武士刀,失魂落魄的傻在了那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举着刀开始他们最后的疯狂。

袁野手中的指刀,毫不客气的将两名武士的喉咙割开,毫不理会那嘶嘶的撒气声,拧身就朝爆炸的方向跑了过来:“大哥!”

不仅是他,墨金,墨木,还有李剑白也一个个的以最狠辣的手段,干掉了对手,冲了上来。刚才他们看的真切,韩雨是追击柳生月月的,结果也跟着挨了一炸,甚至,因为离的距离太近了,他们甚至看见韩雨飞了起来。

“少爷!”墨金,墨木两人脸色煞白,急忙瞥着左右。

李剑白脸色阴沉,两个眼睛朝着两边快速的扫去:“老大!”

忘语带了人从后面赶了过来,见状神色也不由得为之一变。他本来发现了地道,正想追赶,忽然听到爆炸,立即意识到出现了变故,也顾不得继续追击,便赶了过来。

眼前的情形,让他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唾液,涩声道:“黑衣!”

场中,已经没有站着的柳生家族的武士了。一干天劫,气喘吁吁的看着,渐渐被吹散了尘土的爆炸现场,入目的景象,让他们赶到一阵绝望。

在刚刚柳生月月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大坑。两个坑的中心,几乎是挨在了一起,直径足足有十米多。最深的地方,也得有一米。坑内,满是断臂残肢,鲜血内脏,血腥无比。坑边,更是躺着十几个黑黝黝的尸体,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少爷!”袁野最先发现了韩雨。只见他微微闭着两眼,面色有些煞白,灰头土脸的,身上还压着一个倭国武士的尸体。

“少爷!”袁野一见,两腿不由得一软,砰的一声跪了下去。墨金,墨木两人,也都傻乎乎的愣在了那里。

袁野一把按住了韩雨的胳膊,使劲摇晃了起来。

“咳咳!”韩雨猛然睁开了两眼,没好气的道:“晃个屁啊,老子没死,也被你们给晃死了!”

袁野三人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大喜过望:“少爷,您没死?”

这三个家伙,在紧张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将对韩雨的称呼改了过来。袁野是因为无名神僧的缘故,才称呼韩雨为少爷的。而墨金和墨木,自然是因为墨雨心。

“废话,难道你们很想让我死吗?”

韩雨抬手将身上的尸体掀到了一边,瞄了炸坑的方向一眼,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显然是高能炸药,才能有如此骇人的效果。

“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也被炸飞了呢!”袁野在韩雨的肩头,使劲锤了一下,韩雨暗自一咧嘴角,却没有吭声。

倒是站在旁边的李剑白眼尖,一下便看见了袁野拳头上的血迹,拧眉道:“老大,您受伤了?”

韩雨站起身:“是别人的。我不过是擦破了点皮罢了,不碍事!”

说着,他微微眯着两眼,朝着坑对面瞄了过去:“柳生春竹就在那里,去看看,死了没!”

不得不说,柳生春竹的怕死救了他一命。这家伙在发现柳生月月不一定能击败韩雨之后,便一直在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后退,要不是碍于柳生月月的身份,他早就丢下人自己先跑了。

当柳生月月说撤的时候,他更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反正这是他的月师让他跑的,事后也不能怪他!正是他的这份果断,让他在爆炸发生的时候,只是受到了轻微的波及。

再加上他的身边,还跟着二十余个柳生家族的核心武士,十多个核心武士被炸飞,可他却还是屁事没有。

只是这家伙一直趴在那里装死,当他想爬起来的时候,恰好忘语又带了人赶来,一阵塔罗牌乱飞,加上卓不凡几个人的秒杀,幸存的几个核心武士,再次变成了尸体,吓的这家伙又老老实实的缩了回去。

本来他以为,能够这样躲过一劫的,可是,听到韩雨的命令,他知道,自己的愿望落空了。

他猛然从地上窜了起来,撒腿就跑。

这家伙,倒不愧是柳生家族的子孙,在逃命的这一刻,他将柳生家族的优良基因,发挥了个淋漓尽致!那家伙跑的,别兔子都快!

“你大爷的!”

忘语这么一老实人,都被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一抬手,十三张塔罗牌就像是十三道冰冷的刀锋一样,朝着他的后背便追了过去。

李剑白抬手便是七支长箭,射了出去,嗖嗖的箭支破空声,不绝于耳。墨金,墨木,袁野三人,更是抬手将手中的家伙甩了出去。

噗噗噗……

冰冷的刀锋,锋利的塔罗牌不断的撕裂着他的衣服,或是贴着他的头皮,割裂了他的衣服,从他两腿之间,抬腿的脚下,两臂摆动的空当不断的飞了出去。

然后,一个个散发着凛冽杀气的金属,便或是插入了他面前的地上,或是没入了旁边的木梁之上。

砰!

一颗子弹砸起的小坑,几乎跟那些金属同时出现,在他的身前组成了一个死亡之网。

如果,他刚才再向前一步的话,那他现在的身上,只怕已经被这些武器插满,被子弹给穿透了。

柳生春竹脸色苍白,三十名枪手,一百多名社团精英,一百多名家族精英武士,再配合着他安排在外围的三百多名社团小弟,近六百人的力量,就算是韩雨的人,个个都是铁打的,估计,也打不了几个钉。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的人,全都死了,包括家族最为顶级的武士,柳生月月,他的老师。

“黑衣,你已经杀了月师,若是再杀了我,你将会遭到柳生家族最为恐怖的报复!到时候,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柳生春竹缓缓的转过身来,虽然声音微微颤抖,可他依旧极力掩饰。

韩雨笑眯眯的回了两个字:“所以……”

“所以,你最好放了我!”柳生春竹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

韩雨缓缓的走了过去,下面是坑,他没有闪,脚下是碎了一地的血肉,他也没有停顿,就那么一直来到柳生春竹的面前,然后,反手,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

清脆的响声,在夜色中响了起来,竟然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柳生春竹原地转了四五圈,像是喝醉了似得,轻轻打着摆子。

“你现在要考虑的,是自己怎么死!”韩雨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你不能杀我!”柳生春竹身子一颤,捂着已经肿了起来的半边脸,大声咆哮道:“你的女人还在我的手上,你若杀了我,我的人,一定会杀了她们。除非,你想让她们死!”

啪!

韩雨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柳生春竹只转了两圈便一屁股坐了下去。他抬起头,惊诧的望着韩雨,神情有些呆滞,显然不明白自己的警告为什么会没起作用!

“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你狠,我会比你更狠。你阴,我会比你更阴!我若是你,便一定会祈求,静汐平安无事。不然,你一定会死的,动感无比!”韩雨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阴风嘶吼。

明天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