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00章 计中计谋中谋

1100章 计中计,谋中谋

关于韩雨对付柳生破东的整个计划,还需要从头说起。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时间已经指向了半夜,韩雨在决定救人之后,所有的资源,便开始动了起来。各种相关的情报,资料在不断的搜集。

而韩雨,也在跟一干手下进行讨论行动计划,紧锣密鼓的商议分派着任务。

其中,遮天的军师,叶随风通过加密的视频,参与了这次会议。

在韩雨来倭国之后,各种关于倭国势力,各个黑道社团,头目,柳生春竹等人的情报资料,柳生别院的信息等等,搜集之后,叶随风全都要过去看了一遍。可以说,这家伙虽然身在国内,可是,对于倭国的情形,却一点也不陌生。

而韩雨现在更是寄希望与他这颗妖孽般的头脑,尤其是关于救出静汐这种难度较高的事情上。能为自己制定一个缜密的计划,争取能将救人时候的危险降到最低。

果然,叶随风没有让他失望。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血难这个人,是最喜欢借力打力的。可是,柳生春竹此人也不真是个蠢货,他好色,所以他会一直将静汐带在身边,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可除此之外,在他的内心深处,怕是也存了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好用来当挡箭牌的想法!

所以,此时的静汐应该就在别院。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消息,会被泄露这么多。

再说血难,他是想借着我们的手,干掉柳生春竹,却不是想跟柳生春竹陪葬,所以,他一定会在危险来临前离开。同时,他还会带走静汐。

因为,这是他报复您的筹码。”

叶随风胖乎乎的小眼眯着,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过,柳生春竹此人生性多疑,血难若动手早了,被他察觉,反而会中途出岔子。所以,为了整个计划的顺利实施,血难一定会隐忍到最后。

这也是由他性格中的冒险成分决定的,寻常的时候,血难是无法将人带离柳生春竹身边的,可也有意外。比如,我们突然杀了过来,而且,表现的极为强势,让柳生春竹的信心动摇,或者说,他以为自己取得了必胜信心的时候,得意忘形!”

“就算柳生春竹没有这念头,血难也一定会找借口怂恿,以便自己去带人。而一旦柳生春竹点头,那血难便有了机会!”

“这时候,是您救静汐的第一个时机。可前提是,您得能找到柳生别院内的详细资料,并且,提前判断出,别院内的情形。找到关押静汐的所在,提前安排人。”

“一切都要抢在血难的前面,可这么做是有难度的。因为从他泄漏的这份情报来看,这几个关键的东西,我们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若是在这个时候,无法将人救出来的话,那就只能任由血难将人带走了!”

“可要是救不出人来的话,我们进攻别院还有什么意义?”韩雨缓缓的扬起了眉头。

“您别着急啊,听我慢慢跟您说!”叶随风笑了笑,拿过一个饼,边吃边道:“咱们先站在血难的立场上分析一下。他的计划无非就三个,第一,如果在柳生别院,您死了,柳生春竹也死了,这自然是他最想看到的。他只需要带人剿灭其他的人就成了!”

“可如果您死了,柳生春竹没死,那血难自然会想方设法的再干掉他,然后嫁祸到您头上!不过,这两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最小!最大的可能,是您活着,柳生春竹那边的人马被灭了!”

“那血难就要好生谋划一番了。首先是您,若见到自己费劲心思攻进别院,可是血难却将人带走了,您会怎么办?”

“追!”

叶随风点头道:“关键就在这了。若发现静汐再次被掠,您一定会生气。人一旦生气便会愤怒,从而导致判断不再准确。若我是血难的话,一定会利用这个,再布杀局!”

“你的意思是,血难若带走静汐后,会有意留下线索,引我前去?”

“血难为人小心,自然会考虑到这种对他来说,最不好的结果。他了解您的性格,自然就会针对这一点,再布杀局!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屡次杀不死您,只怕血难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报仇。”

“更何况,他难道就不担心,您长时间救不出人而放弃?毕竟,国内还有许多事等着您处理,若是您拍屁股走了,他再想杀您,可就难了!”

“对血难来说,杀您和掠走静汐,他更在意的应该是前者!所以,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韩雨长长的出了口气,问出了在场的众人,最想问的一个问题:“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四个字,将计就计!”叶随风阴险的笑了。

血难虽然天资不错,可是,毕竟经历的事情不多,也就是说,他玩弄阴谋诡计的天赋是有的,可惜,却缺少足够的经验积累。

以叶随风的老道,跟他交手几次之后,自然便摸透了他的性格和手段。

对于叶随风的这个判断,韩雨是打从心眼里赞同。

更为重要的是,叶随风还给出了救出静汐的一个完美方案。

这也是韩雨不折不扣的执行他这个建议的主因。

别说是血难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像叶随风说的那样,带走静汐,引走韩雨试图再施杀招,就算他突然犯病,逃出了叶随风的判断,选择了那百分之一的可能,韩雨也要迫使对方这么做!

因为叶随风告诉他,他在柳生破东的身边,有一个人。

断刀!

那个曾经跟在柳生破东身边的护卫,那个曾经跟韩雨交过手的人。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韩雨忽然萌生出一种崇拜和深入骨髓的寒意。在那一刻,他甚至都有点为柳生破东感到悲哀,做叶随风的敌人,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而他能够招揽到叶随风做军师,更是一种莫大的运气和机缘。

对于断刀,韩雨自然是知道的。他跟血难都是从剑门覆灭前,跟着柳生破东来到倭国的人,现在也是他的左右臂膀。

可韩雨却没有想到,断刀竟然会是叶随风的人。难怪他会有的时候,柳生破东的了解都要超过自己,难怪他能猜到,柳生破东想要对付柳生春竹。

难怪他说,只要将静汐交到了柳生破东的手上,救人就不成问题了。柳生破东现在是菊门纲的弟子,也招揽了一批武士。可是,他最为倚重的却还是断刀和他父亲交给他的家族武士,柳生扬威。

这两人都是跟着他从Z国一直到倭国的,可是,断刀因为身手不如柳生扬威,所以,柳生破东十有**会安排他接应。而让柳生扬威贴身保护他的安全。

接应,自然还含有后手的意思。而静汐便是他的后手。所以,柳生破东十有**会让断刀带人将血难和静汐,保护起来,到时候只要断刀伺机救人,那就又多了几分把握!

就算不让断刀接应,他也有足够的机会,打听到静汐的下落,然后,只要将消息通知韩雨,他也一样能够救人!

所以,无论是韩雨还是手下众将,全都十分兴奋!

根据叶随风的建议,韩雨和手下的众人,连夜从李佳那里,找来了柳生别院周围二十里内的环境,做了一个全面细致的了解,然后,做了一遍遍的推演。

最终将目标定在了荒山。

荒山地势偏僻,周围荒凉,很少有人来。二来离着柳生别院有着足够的距离,能够便于隐蔽人手。而这距离又不太远,足以保证韩雨不会追丢,或者失去信心。三来,这里地形开阔,没有什么建筑,很适合打伏击。

有了这三个条件,韩雨连夜让神罚的人出去侦察情况。

将荒山周围摸了个清楚,同时,在天快亮的时候,他也接到了断刀秘密传来的消息,证实了柳生破东亲自带人,到荒山附近转了一圈。同时还点出,柳生破东特意招募了十名狙击手,准备安放在荒山上。

有了这份秘密情报,韩雨自然胜券在握。荒山的土丘是周围的最高点不差,可那里的垃圾堆,却足以捕捉到土丘上的所有情况。

他从孙广超的手下,调集了二十个狙击高手,混进了下午朝垃圾堆里送垃圾的车内,然后,悄无声息的赶到了垃圾堆,潜伏了下来。柳生破东的人虽然检查过垃圾堆,那哪儿里会想到这些新来的垃圾里,会藏有人?

就这样,柳生破东的狙击手,被干掉了。

至于静汐那边,情况跟叶随风的判断也差不多。

血难通过种种手段,控制了两名死士,让他们成了人体炸弹。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不放心,能不能杀死韩雨,和柳生月月这样的人,毕竟,突**况太多了。

所以,他先行一步,带着静汐和李楠离开了。

他故意暴漏了密道,为的便是引韩雨前来。因为他跟柳生破东已经在荒山,安排了九百名精锐。他坚信,韩雨就算是能够从柳生别院追杀过来,也已经是一群失去了锐气的惨胜之旅。

九百个以逸待劳的精锐,面对人数最多在一百上下,打了一场的遮天众人,便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足以将他们淹死,更何况还有狙击手的点杀。

胜券在握!

可血难还是很小心的带着静汐和灵醉墨,绕过了柳生破东,去找了断刀。

都说老实人骗人,那是一骗一个准。

此时的血难就是这样,他这人阴险奸诈,可是,对于断刀却并没有什么戒心。一来断刀早就跟了柳生破东,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没发现断刀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二来,他也想拉拢断刀。

毕竟都是Z国人,他想要在柳生破东的手下立足,当好这个第一人,那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他跟断刀的关系还算融洽。

当然,这一回也是因为他给静汐和灵醉墨喂了李楠给他的春和谐药!

下了车的血难,长长的伸个懒腰。用李楠的话说,那种药物的作用比较缓慢。或许,他有时间能够欣赏到韩雨的死亡。

正想着,断刀带了两名手下走了过来。

血难身边还是有十来个人的,此时正散布在车的周围。其他的柳生破东的人,则三三两两的或坐或躺的在那里闲扯淡。

血难见状不由得暗自皱眉,断刀已经靠了过来:“马哥,那个黑衣真的来了?”

“嗯。没想到,黑衣那家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扎手。不过,柳生春竹算是完了。老断,这些家伙……”

话没说完,他便恰巧的看见了断刀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

血难是什么人?虽然跟断刀很熟,可这家伙的警惕心之强,那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只是一感觉到不对,他便猛的跳到了一边。

断刀挥洒而来的一刀,竟然被他躲闪了过去。

“老断,你他妈的干什么……”血难厉声喝骂,可是回答他的,却是他带来的一名小弟的惨叫和喷洒的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