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01章 断刀之死

1101章 断刀之死

血难的两眼同时眯了起来,他立即猜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断刀根本就是黑衣的人。

一想到这,血难的头皮都炸了起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若是今晚能够杀的了黑衣,才他妈的有鬼了。

“拦住他,他是叛徒!”他怪叫一声,让手下的人拦住断刀,自己却是撒腿就朝旁边的车子跑去!

旁边的那近百名精锐,本来正满是懒散的将这次的行动当成郊游,因为断刀跟他们说了,今夜未必会有事发生。

所以,冷不丁的见到这一幕,让他们突然有些转不过磨来。听到血难的嘶吼,不少小弟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长刀。

“奉少爷命令,诛杀血难。他是山口组的人!”断刀毫不示弱的大吼一声,眼见血难快上车了,他狠狠的一刀,劈趴下了一名小弟,大踏步的就要朝他追赶过来。

可是,跟血难一起来的这十几个人,太难对付了。他们是柳生破东招揽的心腹,这次得到的命令是,保护好车中的人。若是有了意外,还不都得玩完?所以,见到断刀突然发难,又听了血难的话,他们立即反应过来,拦截血难。

可又听到断刀的怒吼,手中的动作禁不住迟疑了一下。

断刀趁机又将两人砍翻,剩下的小弟见状,娘的,这感情是想杀光他们啊,不能跑就拼吧。于是,他们玩命的拦截起断刀来。

而几乎同时,周围出现了一阵沉闷低沉的枪声,先是跟断刀交手的人,不断的倒下,接着,那些刚刚站起来的小弟,也都中枪。

随即,他们便看见一群神情彪悍的人,从不远处边开枪边冲了过来。他们的枪上都有装的消声器,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子弹却依旧很致命!

而与子弹同时窜起的,还有弩箭破空的声音。

遭到袭击了!

静汐两人呆的车子中的司机并没有下车,而且,车子还保持着发动的状态。此时,反应过来的司机,终于开始倒车,竟然试图逃跑!

想走?

断刀的眼中寒光一闪,他已经顾不得血难了,整个人猛然跳了起来,窜到了前面的引擎盖上,手中的半截断刀,更是毫不客气的朝着车内的窗户刺了过去。

便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过后,血难只觉得整个胸口,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蚊子狠狠的叮了一口似得。他转过头,只见血难正握着一把改装过的手枪,探出车窗,冷冷的对着他。

鲜血,顺着他的胸口流了下来。

血难忽然爆喝一声,手中的断刀,骤然加速,玻璃粉碎,他手中的断刀,将司机戳了个透心凉。在对方绝望的目光中,他探手便想要将刀拔出来。

却不想枪声再次响起,他感觉到身上的力气,就好像是被人用泵给抽走了一样。

浑身软绵绵的,身子轻飘飘的,有些不着力气。

“断刀,你跟我的时间也不短了,这一次,你可愿意跟柳生破东去一趟倭国?”

“只要少爷让我去,我便去。”

“好兄弟,这一次去倭国,你是要做一个死间的。如果没有需要,你或许要在那里潜伏三年,可你放心,最多不超过五年,我一定会将你接回来!记住,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老子等你回来!”

“呵呵,少爷放心,断刀不会让您失望就是……”

隐隐约约的,断刀好像又回到了自己来倭国的前夕。得知要走的他,悄悄的跟叶随风见了一面,那一夜,两人似乎都喝醉了。

少爷,断刀没有让您失望。这一次,你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救出静汐小姐,我,做到了!

断刀握着刀的手,缓缓的一松,整个人的脑袋狠狠的一垂。可是,握着刀的手,却依旧坚强无比……

血难知道自己想要通过冷兵器干掉韩雨,是不现实了,所以,这家伙刻苦的练习枪法。没曾想竟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接连几枪得手,本想着开车过去将人再抢回来的。可是,子弹和飞羽朝他呼啸而来。吓的他一打方向,脚底下狠狠的轰开了油门,竟然生生跑了出去。

忘语两手,不断的甩出一张张的塔罗牌,那些黑色的塔罗牌带着死亡的呼啸,不断的从一个个小弟的咽喉上划过。李剑白站在远处一动不动,可是,手中的长弓,却是狠辣无比。

他见到自己母亲惨死之后,整个人都多了一股戾气,此时难得的发泄,竟然搭手便是七支长箭,转眼间,死在他手中的人,便已经超过了二十人!

孙广超两手持枪,枪枪打中对方的眉心。卓不凡握着匕首,白小七提着一把短刀,纷纷扑向敌人。

无论是神罚的成员,孙广超的手下,还是李剑白的小弟,下手都是狠辣无比。

对方的人数虽然占优,可也挡不住有几个猛人啊!转眼间,伤亡便急剧增加。聪明点的,已经开始逃跑了,可是,愚蠢的便发动自杀式的冲击。

可无论是逃跑的,还是冲击的,基本上都是一个结果,那便是,被射成筛子!

近百人,竟然一个没有跑出去,便被屠戮了个干净。这一幕,看的刚刚跟在断刀身边动手的两名小弟,腿肚子打颤。这俩人的运气较好,竟然没有被杀死。

可现在,他们的情形,却恨不得自己是个死人。

这他吗的是从哪儿里冒出来的一股猛人,一群杀神啊?

裹挟着凛凛的杀气,孙广超等人走了出来。忘语挑眉扫了两人一眼:“z国人?”

两人用颤抖的倭国话回了一句:“你们是……”

话没说完,孙广超举起两手,砰砰将两人爆了脑袋。

倭国人,没有留的必要。

那些小弟自然去打扫战场,依旧是老规矩,无论生死,先给上一刀再说。可是,有不少人却不忘朝这边张望。

忘语等人都围在车旁,对着引擎上的那个身影,目光渐渐的充满了敬意。

孙广超缓缓的道:“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送他一程吧!”忘语轻声道。

李剑白等人,将右手平举胸前狠狠的捶了两下。然后,缓缓的弯下了腰。孙广超等人则是敬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

旁边的小弟,也都默默的行了一礼。礼毕之后,忘语才让两名小弟,将断刀的遗体从车上搬了下来。这是唯一一个他们需要带走的遗体!

忘语这才道:“抓紧时间上车,去老大那边!”

说着,他漫步走到车边,轻轻的敲了一下车窗:“赵小姐!”

孙广超也走了过去:“小姐!”

车窗缓缓的摇开了一条细线,随即,他们看见了一个碧蓝的眼睛和黄色的头发。那皮肤白皙的绝对不是黄种人能够拥有的。

忘语的两眼瞬间眯了起来,一张黑色的塔罗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手中:“你是什么人?”

“嗯,你们可以叫我灵醉墨,你们是黑衣的人吗?”

听到对方说普通话,忘语的眸子稍微柔和了些,可是,握紧了牌的右手,却丝毫没有松懈。他的柔和,只是一种欺骗的手段而已。

“是。赵小姐在哪儿里?为什么车中坐的是你?”在这一刻,忘语都有些绝望了,难道说,静汐没有被救出来?

“我在这!灵儿,别玩了。”微带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车门打开,静汐走了出来,灵醉墨也走了下来。

不过,两人被刺鼻的血腥味,顿时刺激的眉头一皱。随即瞥见了周围的情形,两人禁不住齐齐的呕吐了起来。

本来在她们下车的时候,忘语就想着阻止的,可是两女的动作太快了,所以,他竟然没有来得及。

此时见状忙道:“赵小姐,赶紧上车吧,老大让我们来救您。”

“黑衣呢?”赵静汐毕竟是将门之女,干呕了两声之后,伸手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拧了两下,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若是真的呕了,只怕曰后这些人,都会看不上她。

“老大在前面。您先上车,我让人先送您回去!”

“黑衣呢,我要去找他!”赵静汐缓缓的摇头。

忘语拧眉,毫不客气的道:“不行,来的时候老大有命令,您若是不从的话,我便让人将您打昏。”

“你们呢?”赵静汐转眼间便看见了孙广超。此人乃是赵家的卫队长,她自然见过。

孙广超走向前一步,敬礼道:“小姐。我们奉命前来,带您回家。”

“那你们现在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赵静汐指了指忘语。

孙广超毫不犹豫的道:“来的时候少爷吩咐了,让我见到您之后,一切都要服从您的命令!”

赵静汐知道自己的老哥,对韩雨的印象不好,所以,早就猜到会有这一点。

闻言点头道:“好,那我要去见黑衣,你们带我去吧!”

孙广超只是略一迟疑,便应声道:“是!”

简单的一个字,顿时让场中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兄弟,您别让我为难!”孙广超也知道,静汐的话并不合理,可谁让人家是主呢?身为军人,他只知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赵小姐……”忘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心血,将人救了出来,却没想到,赵静汐竟然会如此固执。

“我不会让你去跟老大添乱的。如果你不想让这些人,因你而死的话,最好收回刚才的命令。”忘语眼中杀机森然,冷冷的扫了孙广超等人一眼:“我不想杀自己人,别逼我!”

“如果黑衣死了,我要陪着他。如果他死不了,那就没有危险,我去又何妨?你放心,我是不会给他添麻烦的,我只是想,现在就看见他!!”赵静汐同样的一步不让。

李剑白轻轻的扯了一下忘语的衣服,这家伙也是只听韩雨的,却不懂得人家小情侣之间的那种浓情蜜意!你在这个时候阻止,好家伙,两边先打起来,那老大那边还有人管事吗?

忘语微一皱眉,有些不情愿的道:“希望你说到做到!上车!”

ps:第四更,虽然怪晚了,不过一万三千五百字,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