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83章 男儿血

083章 男儿血

“是,那个,刚才我们见到萧炎大姐大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然后,然后她便被人给劫走了。”那小弟沉声道。

“什么?萧炎被人劫走了?谁干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狂熊的眼睛瞪了起来,抬脚就踹了那小弟一下。

他是个夯人,也是个直性子。喜欢谁就是喜欢谁,虽然萧炎对他一直不冷不热的,可这并不妨碍他去关心萧炎。在他看来,我喜欢你,我就得关心你。这和你对我如何是两码事!

那小弟向后退了两步,目光闪烁的看了他养眼,低下头轻声道:“我和兄弟们想要阻止,可他们当中下来几个人,我们,我们不是对手。兄弟们都被揍趴下了,他们让我告诉老大您,若是想要救回萧炎大姐大的话,就去百乐门!”

韩雨的目光从这个小弟现身的时候,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此时闻言,他眼睛微微一缩,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那小弟却没有察觉,狂熊眼中寒光一闪,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狗熊一般,冷声道:“百乐门?走,去百乐门!”

他身后的那些人纷纷轰然应诺,黑狼的眼中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嘴角张了张,可看见韩雨,他还是又将嘴闭了回去。

那小弟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犹豫的神色,他嘴角张了张,忙低下头,单手使劲的搅动着衣服,一脸的惶恐不安。

“等一下!”韩雨轻笑着出声道:“狂熊,事情还没弄明白呢,你就这样急慌慌的去了,不怕中了别人的圈套啊?”

狂熊霍的一下转过身子,皱眉冷声道:“圈套?什么圈套?”

韩雨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对着那小弟笑着道:“你刚才说,有人下车将你们都揍趴下了?那他们有多少人,你们又有多少人?”

“我们,我们只有六个人,他们也有六七个!”那小弟目光一缩,抬头快速的扫了韩雨一眼,忙又低了回去,沉声道。

“你认识不认识他们?”

那小弟缓缓的摇了摇头。

韩雨点头笑道:“他将你们都揍趴下了,那你呢?他们没打你?”

那小弟抬起头,一脸怒色的瞪着他道:“您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吗?”

“谈不上怀疑,只是看你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不像是打过架的样子。”韩雨淡淡的道。

他这么一说,狂熊等人立即将目光投向他。那小弟忙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当时,我在后面,等我冲过去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被打倒了。他们让我回来将萧炎大姐大被绑架的消息传回来,直接就走了。”

“黑衣老大,艾丰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他。眼下还是先去救回萧炎再说,兄弟们,走!”狂熊大声道。

“你若是这样去的话,不但救不回萧炎,反而会害了她!”韩雨平静的道。

狂熊等人的脚步又一次顿住了,韩雨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绑架萧炎的人为什么要让你去救人?摆明了,他是冲着你来的。”

“那又怎样?就算是豁出了这条命去,我也要救她!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绑架了而不管吗?”狂熊嘶吼道:“兄弟们,怕死的留在这,不怕死的跟我走!”

炮弹等人轰然应诺,再也不看韩雨一眼,他们甚至庆幸的想,这个自称遮天老大的黑衣,胆小怕事,亏的老大刚才没有答应跟他混,不然,可真他奶奶的自己朝粪坑里跳,找屎了。

韩雨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小凡!”

卓不凡一直在他身边猫着呢,见他下巴一扬立即嘿嘿一笑,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了狂熊他们的前头,小匕首一扬,嘿嘿笑道:“都站住,谁再往前走一步,卓大爷认识他,可咱手里的匕首却不认得他!”

“黑衣,你这是什么意思?”狂熊的眉头立了起来。眼中布上了一道道红色的血丝,就连老大俩字都省了。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看着你害了萧炎,也害了自己。”韩雨皱眉道。

一开始他瞅着这狂熊还挺精明的,虽然表面上憨厚笨拙,可内里却颇有锦绣,能屈能伸。正打算将他列为可造之才,没想到一碰到自己关心的人,他就成了一点就着的火药桶脾气。

狂熊气的一瞪牛眼道:“我害了她?老子是去救她!”

“你这种救和害没设么区别!”韩雨冷冷的横了他一眼,两步走到他身边,抬脚将那个艾丰就踹了出去。

噗通!

艾丰只觉得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都被一股大力给掀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他闷哼一声,正想起身,忽然觉得脖子上多了一道冰冷透骨的寒意。

他浑身一颤,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那把青色的钢刀,眼都直了。

“黑衣,你干什么?他是我兄弟……”狂熊说着话就想上前,却被卓不凡一匕首给挡了回去。

“叛徒,也是你的兄弟吗?”韩雨转过头,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道。

狂熊等人顿时僵住了,叛徒?他们不解的望向韩雨,然后目光又投向被他踩在脚下的艾丰。

“我,我不是叛徒,老大,他,他胡说……”艾丰脸色一白,扭动着身子使劲挣扎起来。

“你若是再说一句不是叛徒,我就将你的手割下来!”韩雨一下将天策插在了他撑在地上的手指中,蛮横的道。

好像来自地狱幽冥中的声音,艾丰只觉得自己脑后凉飕飕,浑身冰冷,脸色惨白,却不敢动,也不敢再说了。他能够感觉的到,踩着自己的那个男人,说的出边做的到。

狂熊两眼瞪着韩雨,大声道:“艾丰,别怕。他若是敢剁你的手,老子便要了他的命为你报仇!你告诉他,你他妈的不是叛徒!”

“是吗?你不是叛徒吗?那这一路跑来,你的额头上怎么不见一点汗珠?你的呼吸虽然急促,可说话平稳,不像是遇到惊慌的人啊!人嘛,谁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只要还没铸成大错,总还有机会回头。可你要是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那可就是你自己找死了。”

艾丰身子一颤,脸色苍白,用一种惊骇的眼神望着韩雨。

韩雨抽出天策,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拍打了两下。像这样的小人物,他本来是不屑和对方为难的,可狂熊太莽撞了,竟然不听他的劝阻。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拿这个倒霉的家伙开刀了。

“别想了,这种简单的问题,其实只要一问那些和你一起负责保护萧炎的人,就都清楚了,我现在让你说出来,是给你一个机会而已。”

韩雨弯下腰,笑眯眯的道:“绑架萧炎的人是谁儿?黄连鑫还是废柴?”

黄连鑫这三个字落入他耳中的时候,艾丰就好像是被雷电劈中了似地,他紧紧的盯着韩雨,那目光仿佛在看着鬼魅一般,不敢置信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一出口,那边的狂熊等人脸色就变了,尤其是狂熊,他一把推开卓不凡,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什么?你?你真的当了叛徒?”

韩雨站到一边,任由他将艾丰举了起来,这一次韩雨却没有再阻止:“为什么?啊,老子拿你当自己的兄弟,让你去保护老子的女人,可你竟然出卖了我,为什么?你他妈的为什么啊?”

“你当我愿意吗?你以为我愿意吗?”艾丰也爆发了,他虽然人在半空之中,可张牙舞爪的,那气势竟然不比狂熊弱:“楚兴社的人找到了我,我要是不按他们说的办,我的家人,我自己就都他妈的没命了!楚兴社,咱们市三大帮派之一的楚兴社啊,我有什么办法?我有什么办法?”

楚兴社三个字,好像是怒雷一般在狂熊的脑海里轰然炸响,让他浑身都没了力气。他豁然松开手,连连后退两步,喃喃的道:“楚兴社?楚兴社?”

那边,艾丰落到地上之后,抱头哭了起来:“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啊,可我没办法,他们用我的父母,我的妹妹威胁我,呜呜呜,我没办法啊……”

见他承认自己是叛徒的炮弹等人刚刚还一脸的愤怒和鄙夷,此刻却满脸的同情和,可怜!

是的,可怜!

艾丰他只是比较倒霉,被对方选中了而已。 换做是他们,换做是他们的父母,兄妹受到威胁,他们只怕也会和艾丰一样,和艾丰一样成为一个可耻的叛徒。

所以,他们可怜艾丰。那感觉就仿佛今天的艾丰,便是明天的他们一般。他们是在可怜艾丰,也是在可怜他们自己。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狂熊在哪儿里恍若失神一般,不断的念叨着:“楚兴社,楚兴社,啊……”

他使劲的朝四周打着拳,状若疯虎。他自从知道是楚兴社的动的手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他不怕死,可他却怕救不出萧炎。

他忽然冲到韩雨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去,直挺挺的道:“老大,你带我救出萧炎,你带我灭了楚兴社!我狂熊韩旭的命,是您的了!我求您了……”

说着,竟然咚咚咚的磕起头来。

那边的黑狼也走到狂熊旁边,跪了下去:“我要杀废柴,为爹娘报仇!”

红狼等人纷纷跪了下去,轰然道:“求老大,带我们报仇!”

“男子汉大丈夫,跪天地父母,跪祖宗英灵,却不必跪我!”韩雨目光一眯,冷声道:“都起来,我带你们去杀人!”

说完,韩雨转身就走,留下一路长歌: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手提黄金刀,身佩白玉珏,饥啖美酋头,渴饮罗刹血。

儿女情,且抛却,瀚海志,只今决。

男儿仗剑行千里,千里一路斩胡羯。

爱琴海畔飞战歌,歌歌为我华夏贺。

东京城内舞钢刀, 刀刀尽染倭奴血。

立班超志,守苏武节,歌武穆词,做易水别。

落叶萧萧, 壮士血热,寒风如刀, 悲歌声切。

且纵快马过天山,又挽长弓扫库页。

铁舰直下悉尼湾, 一枪惊破北海夜。

西夷运已绝,大汉如中天。

拼将十万英雄胆,誓画环球同为华夏色,到其时,共酌洛阳酒,醉明月。”

今天,继续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