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10章 灵醉墨

1110章 灵醉墨

韩雨静静的站在路上,清风吹来,他不由自主的微微眯上了眼睛,右手自然的垂在身边。

那辆白色的crv,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车上,走下来一名带着墨镜的老外。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上去倒是比一般的黑龙会小弟,还像道上的人。

“要么放人,要么死!”老外一下了车,便用倭国话冷冷的丢了一句。

韩雨笑了,他眉头微微一扬:“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吧?至少,你的车技很逊!”

“找死!”老外冷哼一声,右手轻轻一抬,手腕便举了起来。

可是,一直都警惕着的韩雨,却比他还要快。垂着的右手猛然扬了起来,匕首,犹如离弦之箭般,瞬间撞到了他的手腕上。

叮的一声响,老外的手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砰。

一声细微的轻响,韩雨那辆车的收音机天线顿时被打断了。韩雨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冲了上去。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沉声道:“英国皇家军械厂生产的特工专用枪械手表,里面含有一颗4.5毫米的子弹,五米范围内可轻易取人性命!”

那名老外的眉头顿时扬了起来,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却也可以想见,他此时的心中,充满了惊讶。

不过,这家伙显然也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近身格斗强悍有力。他拳头快速的舞动,挡住了韩雨的进攻,然后,反手从腿边抽出一把短刀。

朝着韩雨猛然一挥,韩雨两脚在地上一点,身子快速的窜了回去,只瞄了一眼便道:“费尔班,塞克斯战刀?”

暗黑色的战刀,比匕首要稍微长一点,却要窄上许多,准确的说,它更像是刺。只看那锋利的造型便可以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容易刺进人体软组织的利器。

“知道的还挺多嘛!”特工冷哼一声,手中的战刀,再次朝韩雨划了过来。

韩雨并不想跟他多做纠缠,右手一晃,一抹青色的光芒,便朝对方卷了过去。那特工的身手算是不错的,若是只搞刺杀,便是普通的一流高手,只怕也难以防范的住,他那极尽诡异之道的暗杀技巧。

可是,若是光明正大的正面格斗,那他只怕也就是一个特种兵的水平。跟韩雨斗?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青色的天策,在对方的手腕上缠了一圈,顿时带起了一道血花。不等对方反应过来,韩雨便猛然扑了上去,抬腿撞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冰冷的天策,却紧紧的压在对方的喉咙上,让他连弯腰都不能。

“现在,你应该明白,是谁在找死了吧?在黑龙会的地盘上,敢跟本少爷做对的人,还没有出来呢!”韩雨忽然露出一丝邪笑,然后,直接将他打晕了过去。

那特工瞪大了眼睛,本来他认为对方抓了他,怎么也应该会跟他交谈两句的,可是不想,人家竟然什么都没说。这让他心中郁闷到了极点,不过却也记住了一个名字,黑龙会!对方是黑龙会的人!

韩雨将那两名被揍晕的特工放到了车中,顺手将他的手表卸了下来。能够拥有这种手表的特工,在英国也算是顶级的了。他将这东西带回去,交给汉魂战火研发,到时候或许能够仿制或者改进一下也说不定。

重新上了车,韩雨皱眉道:“刚才让你们走,你们怎么不走?”

“我们对你有信心!”灵醉墨轻声道。

韩雨瞄了一眼后视镜:“胡闹。如果对方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我短时间内无法拦住他们的话,那你们岂不是又要落入别人的手中?”

灵醉墨没有出声,韩雨顿了一下,才轻声道:“那些人,是不是来找你的?”

“找我干什么?”灵醉墨急忙瞪圆了眼睛,连连表示否认:“我又不认识他们?”

“真的?”韩雨笑眯眯的回头,望了她一眼。

“当然,不信的话你问静汐,我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灵醉墨抓住了静汐的手,连声道。静汐略微点了下头。

韩雨本就没想追根问底,他现在正要利用这些欧洲特工的力量,给柳生家族和倭国施压,以方便他施行下面的计划呢。若是灵醉墨承认了,他还真不好弄了。

路上,韩雨给李佳打了个电话,让人暗中接应一下他。

昨晚的行动,福清帮等于是向黑龙会宣战了。同时,也表明韩雨可以跟对方展开更深度的合作。对上了倭国的黑龙会,若是没有了来自z国方面的支持,福清帮随时都有可能陷入覆灭的危险。

李佳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当即表示会让南鹰亲自带人,负责从周边掩护。

韩雨就这样,顺利的到了游艇。

袁野等人都没有出现,这倒使得两女免除了尴尬。韩雨直接将两女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的这间卧室,那是按照总统套房设计的,足足有四个套间。里面的布置之奢华,足以让一些顶级酒店汗颜。

即便两女那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也一个个的不由得瞪圆了眼睛。

她们打量着房间中的一切,似乎也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拿钱不在乎的主。不过,这里的主人,显然并不是一个暴发户类型的,实际上,这里的风格,颇有z国古代的底韵。

地上铺着的是纯手工的波斯羊毛毯,用的茶几,桌椅全部都是用的上等木料,沉香木。虽然比不上降龙木那么神奇,却也是极为罕见的。分两边布置的四张太师椅上,铺着洁白的熊皮,正中间的那张主人座位,铺的却是虎皮!

这玩意可不是仿制的,而是货真价实。

桌子上摆放的是用象牙雕琢而成的杯子,再旁边则是一个书橱和一个酒柜,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显示着这里的主人不仅好酒,而且学识渊博。

在靠着窗子的那一边,则摆放着沙发。至于周边的装饰,不多,仅有两幅字画山水和几个瓷器,墙边还有几把刀剑而已。

可是,看上去却十分的惬意。

“这里好漂亮啊!”灵醉墨拿过旁边的一个唐青花瓷瓶子,仔细的看了两眼,忽然惊呼一声:“这,这是真的?”

“什么?”韩雨随口问了一句。

灵醉墨举着那个唐青花的瓶子道:“这个瓷器啊,我曾经在欧洲的一个私人拍卖行中,见到过真品,这一个跟那个一模一样!”

韩雨笑了:“在你的眼中,是不是所有的这种瓷器,都是一样的啊?”

“什么啊!”灵醉墨白他一眼:“元青花一般都是胎体厚重。釉有青白釉、枢府釉及典型的青花瓷釉。这个呢,就是第三种。你看这眼色,色泽浓翠,上有铁斑。器底无釉。而且,圈足外墙斜削,这可是元代瓷器普遍特征。” 韩雨愣了一下:“这不是唐代的么?”

“当然不是了!”灵醉墨夸张的撅着小嘴,不满的道:“你看,这件瓷器仍沿用枢府瓷特有的小底足。而且器物图案花纹密布全器,分多层次布局。在这下端,有仰莲瓣纹,元代的仰莲瓣呢有两个普遍特征:一是每瓣分开描绘,人明以后往往各瓣之间不再分开,而借用边线;二是莲瓣边框均有青花涂抹之粗线,人明以后往往用细线条双勾莲瓣边框,而且其中不再涂施青料。缠枝牡丹的叶子,元代十分规矩,入明以后则多变形。缠枝莲叶瓣,元代成葫芦形,入明后都变形。 ”

韩雨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从小就对z国的古代文化感兴趣,所以,就学了一些你们考古的知识。还跑过不少的拍卖行,做过倒客,所以,在这方面的眼光,是不会错的!”

韩雨禁不住有些汗颜,自己老祖宗的东西,他反倒不如一个外国妞了解的多。

那边的静汐,此时指着旁边的一副山水道:“这幅字画,应该是唐寅的真迹。”

韩雨瞄了一眼四周道:“你们别说,这里摆的几件古董,字画,还有那边的书稿什么的,都是古董。就你手里拿的那东西,我差点没把它当尿壶!”

“啊!死黑衣,你把你那东西切了去,都不如它值钱!”灵醉墨抬起头,狠狠的骂了一句。

韩雨忙举手表示投降:“行了,两位专家,先别理会这些东西了。到了这里,你们就已经很安全了。我还有事,你们可以到餐厅吃点东西,也可以让人将吃的送到你们卧室去。吃完了,好好休息一天,等天一黑,我便会安排你们回国!”

“折腾了一晚上,你们也累了!别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静汐的脸色禁不住红了一下,什么叫做折腾了一晚上啊?

不过,让韩雨这么一说,她才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

“我先去洗个澡!”静汐说着,逃也似得朝旁边的浴室走去。

灵醉墨眨了眨眼:“黑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按照你们z国的规矩,我是不是也该嫁给你啊,那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呢?你是想让我做妻呢,还是做妾呀?”

韩雨大感吃不消,也扭头落荒而逃。

出了房间的门,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朝外走去。来到外面的会议室内,果然,见到了袁野等人,正笑眯眯的坐在那里边吃边聊。

韩雨一屁股坐了过去,拿起筷子来,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

“不是老大,你这多长时间没吃了?”墨木诧异的道。

“去去,老大这是体力消耗过大,补充一下不行啊!”墨金回了一句,引的众人都禁不住暗自偷笑。

韩雨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似得,边吃边问了一句:“柳生破东的下落,找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