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12章 一场刺杀引起的风暴上

1112章 一场刺杀引起的风暴 上

送走了涂地,韩雨径直赶回去睡了一觉。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静汐和灵醉墨的房间还没有动静,韩雨没有理会。

只是径直来到游艇的甲板上,守在外面的卓不凡这才赶了过来,轻声道:“大哥,涂老大已经等了您半天了!”

韩雨点了点头,毕竟是在外面。虽然他相信李佳,可是,他手下的这些人却并没有掉以轻心。现在,整个游艇基本上都是在天劫的掌控之中。

保卫工作,自然也由遮天的众人接手了。

“请涂老大到这里来吧!”韩雨去旁边接水,就站在那里洗了一把脸。

还没等他擦干呢,涂地便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涂老哥,让你久等了。我这一觉睡的有点沉了。”韩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涂地微微一笑,一脸我都了解的表情道:“知道,知道。那车子我都已经参观完了!”

韩雨的脸色禁不住一热,尴尬的搓了搓手道:“老哥您就别取笑我了!”

“哎!”涂地摆了摆手:“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我毕竟也年轻过,所以有些事情,我懂得!这有什么好尴尬的,说实话,对于你的战斗力,老哥我是钦佩不已啊!不是强龙不入海,不是猛虎不上山!黑衣老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天赋异禀啊!”

妈的,您能别夸了么!

韩雨无语了,扶着栏杆道:“老哥,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您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全都按你说的准备好了!”涂地将手中拿着的资料递了过来,沉声道:“下面可就看你的了?”

“老哥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的笑容……

山口组,三苗九社郎微微皱着眉头,在十几个小弟的簇拥下,下了车。本来他是想挑起社团跟黑龙会之间的争斗,他好从中渔利的,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失去了他的控制。

山口组是跟黑龙会打起来了,可社团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发生动荡,相反,那个井衣中出,做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反倒是他好容易招揽的两名手下,竟然被黑龙会给废掉了。还搭进去两百名精锐小弟。这让他心中恼火到了极点。

就在刚才,井衣中出还直接打电话将他骂了一顿。并扬言要废掉他副组长的位子。妈的,他的老子是银座株式会社的社长好不好?让一个小丫头,骑在他的脖子上吆五喝六,三苗九社郎只是想想就蛋疼。

正当他想着,旁边,忽然车灯亮了起来,一辆摩托车,直直的冲了过来。

三苗九社郎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眼睛,张嘴就要骂娘,却发现那灯光突然跳了起来。他抬起头,只见那摩托车从一辆汽车的车顶上飞了过来,是的,飞。

有看见那名车手动作的人,已经禁不住惊呼出声。他们看见那骑摩托车的人,在离着车子还有七八米的时候,便将一块木板甩了过来。

正搭在那车上,借着木板作为桥梁,摩托车才冲了起来。

三苗九社郎意外的抬起头,正想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那摩托车已经落到了他保镖的面前。

一抹凄冷的长枪,从车的灯光中投了出来,瞬间,便破开了两名保镖的咽喉。

刺杀?

三苗九社郎的保镖,惊呼一声,有的后退,开始掏枪,有的上前,试图守护在三苗九社郎的面前。身为山口组的高层保镖,他们很清楚一点,那就是此时不能后退。

因为他们保护的人,若是被刺杀的话,那等待他们的,将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死亡!

可惜,有的时候,有勇气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却是另外一回事。

就当他们才刚刚反应过来,并试图做出反应的时候,那辆摩托车却突然倒了下去。轮子磨着地面,冒起了青烟。车身却在轰鸣的马力催动下,狠狠的在地面上转了出去。

金属和地面,摩擦带起了火花。

在马达肆虐的吼叫声中,一个个的小弟,被撞的砰砰飞起。如此转了三圈之后,三苗九社郎发现,自己身边的小弟,竟然没有一个站着的了。

那辆摩托车,却完好无损的停在他的对面。车上,正端坐着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他神情如刀,充斥着一股冰冷的金属气息。

三苗九社郎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一头野兽给盯住了似得,浑身冷冰冰的。这个时候,他最为想念的就是红福和白福了。若是有这两兄弟在的话,至少也能阻挡一下此人吧?哪儿像他手下的这些废物一般?

“你是什么人?”三苗九社郎毕竟也是山口组的副组长,倒也还有几分胆气。他强自稳着心神,毫不示弱的紧紧盯着来人。只是他的手,背在身后,悄悄的从身后摸出一把小枪来。

然后,猛的将手甩了过来,同时身子向后退去。

冷冷的一声轻哼,似乎还在夜色中静静的回响,一抹冷冽的寒光,便抢先一步,撞到了三苗九社郎手中的手枪上。

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那手枪便被挑了起来,铁枪再动,再次追上了手枪。那手枪就犹如被大锤砸中了似得,呼啸一声,朝着旁边的车子飞了过去。

一名从车那边刚刚把头漏出来的山口组小弟,被手枪正砸中脑袋,他闷哼一声,仰头就倒!

三苗九社郎的脸色,不由得再次变了,他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沙哑道:“你是寸枪流的人?”

在倭国擅长用枪的武士,也不算太少。可是,真正能将一杆铁枪用的如此出神入化的,那只有寸枪流的人,一代枪术大师菊门纲的弟子。

那车手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淡淡的道:“我听说,阁下是北辰一刀流的弟子,今日特来讨教!请取刀!”

三苗九社郎正想表示拒绝,他知道这个时候若是取刀的话,只能有一个下场,就是让人给杀死。可是,当他看见对方眼中那凛冽的杀机,顿时意识到,就算他不取,也一样是个死。

妈的,早知道,自己就不当这个出头鸟了。

此时,三苗九社郎的心中是充满了悔恨,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只能拼一把,为了自己的小命。

想到这,他不由得缓缓弯下腰,将一名手下手中的长刀,捡了起来。

他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眼前的这个武士,绝非等闲。玩弄那些小手段,只能让他死的更惨。

所以,他很老实。

一刀在手,三苗九社郎的眼中,也不由得升腾出一抹凶光。

“请指教!”杀手倒是显得十分有武士道精神。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主动的向他鞠躬。

千载难逢的机会,三苗九社郎自然不愿意放过。他两眼猛然一亮,猛然上前一步,双手握刀,大喝一声,然后,狠狠的斩了下来。

冰冷的刀锋,带着凄厉的呼啸,狠狠的落下。

便在这个时候,那杀手猛然抬起头来,嘴角的笑容更浓了。三苗九社郎不由得心中一慌,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铁枪便猛然挑起,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刀锋之上。

然后,长枪毫不客气的刺进了他的小腹之中。

枪身一退,再进,转眼间,三苗九社郎的四肢便各自多了一个汩汩流血的枪口。

“北辰一刀流,也不过如此!”杀手冰冷的声音,似乎才刚刚出口,铁枪便猛然一转,狠狠的刺进了三苗九社郎的咽喉。

热血飙洒而出,枪手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再次上车,扬长而去。

山口组的副组长,竟然就这么被人在街头当场格杀了?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倭国的黑道,一时间,倭国的黑道,沸腾了!

这应该是继德川正雄被刺之后的又一件大事,尤其是对于山口组来说,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先是自己请来的客人,地狱天使的老大遇袭,然后,又让人从自己的地盘上,将德川正雄给废了。现在,直接又让人将他们的副组长给杀了。

这一切的一切,如今,都指向了一个势力:黑龙会。

山口组,井衣家族。

井衣天幕神色冰冷,眉目间尽是隐忍的怒火:“八嘎!”

他轻轻的捏碎了手中的瓷杯,冷声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中出,你现在是山口组的代理族长,你来说!不要告诉我,猜测,可能,我要听真相,事情的真相!”

当初,他本想让自己的义弟,井衣天演亲自保护井衣步兵前往Z国的。可是,一想到井衣步兵是秘密前往,不过是接应一批古董和资源回国。再加上若有井衣天演在,未免会使得井衣步兵的功劳大打折扣。

而在Z国有柳生家族的钉子,柳生镇海的暗中照拂,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便又放下了。却不料正是因为这一念之差,却累的自己的独子身亡。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怀疑柳生家族。

如果不是那个柳生镇海暗中使诈,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死?柳生家族,就是凶手。这八个**小说?*wWw.*class12/大字,当初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而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暗自发誓,一定要灭掉柳生家族,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只是,就算他是井衣家族的族长,也不能一意孤行。毕竟,柳生家族势力庞大,井衣家族若是贸贸然就跟柳生家族对上,未必会有胜算。其他的家族成员,当然不愿意跟他一起发疯。

可是,现在,他终于有了足够的理由。而且,他已经联络了德川家族,报仇的时候,到了!

看着井衣天幕冰冷的眼色,井衣步兵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家主,这一次的事情经过,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行刺的人,是菊门纲的人,柳生家族的二公子,柳生破东应该就是幕后主使!”

“这不可能!”一名井衣家族的长老,也就是井衣天幕的叔叔站了起来。他的势力在家族中也不小,而且,他跟柳生家族走的较劲。

此时,他站了出来,厉声道:“柳生破东,无缘无故的刺杀三苗九社郎干什么?”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