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113章 一场刺杀引起的风暴下

1113章 一场刺杀引起的风暴 下

井衣中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怡然不惧:“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一次,我山口组跟福清帮交易了一批毒品。却被黑龙会的人给抢了。三苗九社郎便让手下的人,再去抢回来。为了安全起见,福清帮还联络了樱花组一同前往。或许,福清帮的本意,是想要力压黑龙会,让他们将毒品吐出来!”

“可不想,柳生家族带头的人,是柳生破东!他非但没交毒品,反而指挥属下硬冲。三家社团不得不与之发生冲突!”

“其中,跟在柳生破东身边的寸枪流弟子,大半被杀,而柳生破东却被菊门纲给救了出去!回去之后的柳生破东,心中自然不忿,便指使属下,刺杀了我山口组的副组长。”

“胡说,柳生破东岂能有这个胆子?”那名长老冷声道。

井衣天幕冷声道:“如果他没有,那德川正雄是谁伤的?”

“家主,这件事情,我们还没有调查清楚,只怕也不能妄下定论……”

“妄下定论?这么说,你是认为我这个家主做错了?”井衣天幕冷冷的道。

“不敢,不过身为家主,您掌控着井衣家族的生死,想来不会意气用事!”

井衣天幕笑了,这一笑,却犹如地狱阴风,使得中热恍如置身冰窖:“你说的这么肯定,显然是认定柳生家族不是凶手了?那么,你觉得会不会是家族内部,有人不想让我们跟政府走的太近,不想让我这个家主过的太舒服,而暗中一手操持了这一切呢?”

“得罪了德川家族和樱花组,那我们就只能跟黑龙会和柳生家族加强联系了。所以,有的人就可以趁机牟利了,是不是?”

那长老的脸色蹭的一下变了,这话说的,字字诛心啊。分明就是将矛头指向了他,他倒也是个聪明人,他隐约的得到消息,知道井衣天演去过德川家了。自己这时候,若是再坚持下去的话,只有死字一途。

所以,他忙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家主,是我糊涂了。经过您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柳生家族的人做的!柳生家族的人飞扬跋扈,早有灭掉我井衣家族的野心,这一次更是屡屡挑衅,暗中下手。其心可诛!”

“是吗?黑龙会的那些人,也是这么说。可雄霸的到来,极为隐秘,你说会是谁跟黑龙会暗中勾结,泄漏的消息呢?”井衣天幕步步紧逼。

那长老猛的抬起头来,他知道自己因为一不小心,落入到了井衣天幕的陷阱。这个时候,他若是不交个有分量的人出来,只怕井衣天幕绝对会拿了他去填坑。

想到这,他也不敢迟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将旁边跪坐在他下首的那个长老拉了出来:“是他。家主,我也是刚刚得知了消息,是他跟提柳生家族的人相互勾结的。身为井衣家族的子孙,竟然吃里爬外,罪不容诛!”

说着,他竟然一翻手,直接摸出刀子,一下便刺进了对方的心口。

那名长老瞪大了眼睛:“哥哥……”

长老的手微微一颤,眼中却是凶光更盛。井衣天幕明显是想要拿他开刀,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不是你的哥哥。”

说着,他狠狠的将手中的匕首一搅。那名长老就这么生生被他给宰了。

井衣天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想不到,这老家伙倒是挺狠的,把自己的兄弟都丢了出来。

“我只是随口一提,想不到竟然会真有其人。而且还是您的弟弟,我的叔叔!井衣瑙参揪出内奸有功,从现在开始,荣升为大长老。大长老,您的年纪大了,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想来一定会伤心不已吧?这样,会不会对你处理事情,有影响?”

井衣瑙参,也就是刚刚杀死了自己弟弟的那名长老,手颤了一下。他没想到,井衣天幕竟然会如此赶尽杀绝。他猛的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井衣天幕。

井衣天幕也是毫不客气的冷望着他,他要对柳生家族动手,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难得德川家康的儿子也被黑龙会给废了,正是他们同仇敌忾,联手报仇的绝佳时机。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现在,他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阻挠他报仇的事!

井衣瑙参眼中闪过一抹落落之色,这就像是下围棋,一步错步步错!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到现在,定然已经让他那派系的人,心凉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路走了。

“是,我最近感觉到精力涣散,力不从心。想将家族的事务都交出去,还望家主同意!”

“也罢。大长老好生歇着吧,”井衣天幕就这样,毫不客气的将权利收了回来。

然后,他冷冷的扫视着众人道:“从现在开始,将井衣蚕鸡驱逐出我井衣家族,所属一脉的产业,全部收归为家族所有。直系亲属,男子杀掉,女子送到下面的演艺场!”

“天演,将他是尸体,送回德川家族。告诉德川家康君,就说我井衣家族绝不会包庇自己人。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是!”标枪一样的井衣天演,立即招手唤过两人,让他们将尸体抬了下去。有了这具尸体,德川家将会看到井衣家族的诚意,在接下来对付柳生家族的过程中,自然也会全力以赴。而井衣天幕呢,对于整个家族的掌控力又会大大的提升一截。

“柳生家族,狼子野心。对我社团的人,肆意刺杀,若是将这口气咽了下去,我井衣家族还如何在倭国立足?我已经决定了,家族要全力报仇!上到家族,下到社团,必须上下一心!若是有敢三心两意者,杀!”

众人齐齐应诺,嘘若寒噤,再无人敢出言反对。

那井衣瑙参更是眼观鼻,鼻关心,仿佛老僧入定,一句话也不说。

井衣天幕知道,从这一刻,他这个家族的权势,将会无人可以撼动。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先将寸枪流连根拔掉。我已经跟德川家康君说好了,这一次要灭寸枪流满门。活捉柳生破东,我们要让柳生老鬼知道知道,什么是丧子之痛!”

“我愿意亲率北辰一刀流的弟子,为天幕君打先锋!”一直静静的坐在井衣天幕的右下手的中年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是一个麻脸,看上去十分的丑陋。

刚才他一直坐在那里,微闭双目,就好象是睡着了似得。便连刚才的死人,也没有能让他动容一下。

此时,他忽然开口,说话。整个大厅中就好像突然响起了一声刀鸣似得。一股霸道的杀气,突然充斥四周,就好象是一把冰封的宝刀,突然出鞘的刹那,光耀天地一般。

他那一脸的麻子,就像是活了过来似得,突突跳动不停。

此人,正是北辰一刀流的流主,也是井衣步兵的老师,三苗九社郎的挂名师傅,倭国有名的刀术宗师,六级武士,北辰千兵卫!

因为他的北辰一刀流跟井衣家族属于互相合作的关系,他为井衣家族提供武士和强大的武力,而井衣家族给他提供足够的资源,所以,他只能算是井衣家族的客卿长老,并不是井衣家族的人,所以,他并没有称呼井衣天幕为家主。

“还是不劳烦北辰君了!我早就想要会会那个菊门纲了,却是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我要亲自带人灭了寸枪流!”井衣天演忽然截过话头道。

北辰千兵卫猛然抬起头,冷冷的盯着他。

井衣天演毫不示弱,两人的目光,像刀剑一样猛然撞在了一起,如有实质一般。

“天演君,这一次遇刺的人,虽然是山口组的副组长,可也是我的弟子。更何况,杀手临走的时候,说我北辰一刀流也不过如此,这已经是菊门纲在向我发起的挑战!赌上武士的荣耀和信念,我必须要亲手斩杀此人!”

北辰千兵卫站起身,冲着井衣天演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这次机会,还望天演君能够割爱,拜托了!”

井衣天幕两眼微微眯着:“既然如此,那就由北辰君亲自出手。有了北辰一刀流的高手相助,这一次,想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吧?”

因为自己儿子的死,他连北辰一刀流也埋怨上了。对于北辰一刀流的支持和信任,也不再像以前那般。

北辰千兵卫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为自己争取到这次机会。他狠狠的鞠躬道:“用我武士的名义发誓,这一次,我定然要踏平寸枪流,斩杀菊门纲!”

“好。这一次,德川家康也会派出他手下的高手,德川嘉靖和我们一起行动。我刚刚得到消息,听说柳生破东为了争夺家主之位,暗中从z国搜罗了许多的古董,黄金,便藏匿在寸枪流的驻地。”

北辰千兵卫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身为一名顶级武士,他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并不在意。所以,只是勉强的应了一声。

“菊门纲将他一生的心得,都编成了一本武道秘籍,取名为寸枪流大全。我跟德川君约定,财货各取一半,这秘籍却是各看机缘。你要留意查找,或许成就七级武士的契机,就在那里。到时候,北辰君就能百尺竿头,在进一步了!”

北辰千兵卫的两眼亮了起来,眸子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战意和势在必得之色。

那边的井衣天演,眼中却是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满之色。他之所以会争,正是因为他听说了这本秘籍的消息。

可被北辰千兵卫横插一手,使得他的念头,落空了。